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五·忌惮

四十五·忌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妈妈知道这是临江王妃难得高兴的时候,见她面上的笑容和煦,便也笑着凑趣。又想起清霜来,摇了摇头就道:“对了,说起来,咱们这位清霜姑娘,也许久没有消息了,她可真是坐得住啊,侯爷也没几天在家的,可是她就是坐得住,您瞧,一次也没往咱们这边儿递过消息,您说.....她会不会对咱们生出二心来?”

    清霜也实在是太安静了,这么久了,都差不多两个多月了,她自从去了那边平西侯府之后就一点消息也没有。

    平西侯府原本就是沈琛的地盘,临江王妃就算是想要探听清霜的消息也探听不了。

    偏偏清霜她是不大在乎自己家那个酒鬼爹的,在她心里,恨不得没这么个人,姐姐们也都是跟吸血鬼似地,后母更是恶毒得不成,就算是想用这些人拿捏她都不行。

    虽然临江王妃什么话都不说,可是秦妈妈自己却不免觉得有些着慌,不管怎么说,毕竟清霜是个重要的棋子呢,要是反水了,沈琛把她带去临江王那边一招供,那可就真是要了命了。

    临江王现在多宝贝沈琛啊,要是知道临江王妃现在到了这个份上还在暗搓搓的想着算计他,肯定不可能轻易放过王妃。

    临江王妃自己却不着急,见秦妈妈提起这件事便很是忧虑,反倒笑了笑:“你跟那个丫头也相处了一阵子了,难道还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她就是个再有心性不过的,从前是没合适的机会,现在有个沈琛凭空掉在她跟前,她怎么可能舍得放过这个金龟婿。她又不傻,要是跟沈琛和盘托出,固然一开始沈琛会因为她坦诚而对她怜惜些,可是沈琛是什么人?沈琛可是个最重情分不过的人,她要是这么说了,那就是置我这个旧主于不义,你说沈琛会怎么看她?沈琛真会相信她是因为一片赤诚丹心的喜欢他?得了吧。”

    秦妈妈被她说的明白过来,啧了一声若有所思:“您这么说,那清霜那个聪明劲儿,肯定是不敢的。”

    “再说,她要是做了这个恶人,那就是两面不是人,沈琛就算是为了阿吾的面子,也不可能要她在身边了。她是个有野心的人,巴不得在沈琛身边多呆一阵,你看她这么沉得住气就知道了,这么沉得住气的人,怎么会做对她自己不利的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罢,这个丫头,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聪明多了。”临江王妃低头抚摸着自己的猫,有一下没一下的替它顺毛,好一会儿才道:“瑜侧妃那边有动静没有?”

    秦妈妈摇摇头,有些得意:“最近老实着呢,她也知道王爷如今最怕的就是后院起纷争,根本不敢做什么。”

    临江王妃面上却并没有什么情绪,等到楚景吾进来请安了,才带了些笑意问他:“怎么这个时候过来?用过饭了没有?”

    楚景吾点头说吃过了,见临江王妃正看佛经,便等她净手拈香之后才道:“母妃,原先不是说好了要提前操办二哥的婚事吗?为什么父王如今又不提了?”

    临江王妃看他一眼,面不改色的道:“这些事我如何知道?你父王不是说过,你二哥已经是分出去了的,到时候就算是要我帮忙操办,也是叫我看着些罢了,她们的事,我可不知道。”顿了顿又道:“不过,最近卫家不是又因为有姑娘要和离闹的沸沸扬扬的吗?连我也听见了,只怕你父王是因为这个,所以担心罢。”

    楚景吾便忍不住皱眉,他是知道沈琛的,沈琛是非卫安不可了,拦着也没什么意思,他就是怕临江王府在这其中又起了作用,可是现在看临江王妃这模样,好像真的对沈琛的事全然不关心。

    既然不是临江王妃,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临江王听说了外头的风言风语,所以担心卫安太过强势,而对这件事冷淡了下来?

    他咳嗽了几声,见临江王妃果然对沈琛的事漠不关心,连多问一句都懶,便寻了个由头出来,径直去找了沈琛。

    沈琛却还在宫里没出来。

    他只好在沈琛的侯府里头等,见人来人往的热闹的很,就不由得纳闷,叫住汉帛问他:“为什么这么忙乱?府里有什么事不成?”

    谁不知道平西侯府现在还没个女主人,要做什么都是做不成的。

    汉帛就摇了摇头:“不是,给府里头的人量尺寸做新衣呢,因此今天忙了些,府里原先没多少伺候的人,因为人少,王爷虽然给了好几房旧人,可是加起来也不过就二十来人,少的很。现在多了些了,侯爷的意思是,给他们都裁制些衣裳。”

    楚景吾不大明白:“那你跑什么?这些事还用你来?”

    “倒不是我,只是清霜看着内院,我就得看着这外头的小子们,怕他们进里头去。”汉帛皱了皱鼻子:“沈叔他今天跟着侯爷出去了。”

    楚景吾哦了一声,等到沈琛回来,才问他:“父王现在不肯提你的婚事,郑王叔怕是气的狠了,卫安那边是不是也生你的气?你想个法子才是,免得到时候两边伤了和气啊。”

    他是真的替沈琛急,他知道沈琛是喜欢卫安,一定要娶卫安的,也知道临江王对于沈琛这么深情不以为然,怕沈琛被卫安吃的死死的,以后吃亏。

    这两人都是牛脾气,要是对上,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

    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起了什么争执闹别扭,那实在是太划不来了。

    他追着沈琛问:“要不要我去父王那里再劝一劝?父王也只是怕你太过对卫安言听计从了,毕竟现在大家都知道卫家的女儿脾气大难伺候,一个两个的动不动就闹和离,父王其实也是为了你好,没有别的意思。”

    沈琛就住了脚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我心里头有数。父王他跟我的经历不同,想的东西自然也不同,这不是什么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