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一·难堪

三十一·难堪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老太太气的胸口生疼,捂着自己的心口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猛地俯下身就要朝李大太太扑过去:“你这个恶毒的下作娼妇!你是不是巴不得我们家不好?!我们家不好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我告诉你,我就算是下地狱也要拉着你陪葬!”

    她虽然人已经过了半百,可是动作却极为迅速利落,旁边的丫头婆子们一大堆,根本就拉不住她,眼睁睁的看着她扑在了李大太太身上又抓又打,不由得都目瞪口呆。

    外头是吵嚷震天的卫家人的吵闹声,屋子里是李老太太难听的咒骂声和李大太太尖锐的哭喊声,众人都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在家里当差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主子们闹成这样的,简直半分体面都无,叫人难堪,连她们这些当下人的也觉得脸上无光。

    齐妈妈听着外头的哭喊声只觉得心烦意乱对着卫玉攸就更是没了好脸色,赤裸裸的露出要吃人的面目来,问她:“三太太,您可想清楚了,是小少爷重要些,还是您自己的委屈重要些?”

    卫玉攸趴伏在床榻边,头发散着,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好容易忍住了想要呕吐的恶心,回头看着她,冷笑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过是个下人,我的儿子也是李家的孙子,总不至于,她们狼心狗肺到这个地步,连她们自己的血脉也要践踏罢?”

    齐妈妈不理会她的嘲讽,皮笑肉不笑的叹了口气:“哎呀,三太太这话说的,什么叫做践踏呢?您也知道,小公子是姓李的,既然是李家的人,自然该为李家的事着想。我们现在得罪了您的娘家,要是一个不小心,您的娘家不知道要怎么对付我们,我们当然要替自己想,您说是不是?就是老太太,平常她的确是心疼小公子,可是在这样的大事上,也一定要忍得下心痛的,毕竟,她还有大房的子孙,还有姑太太她们要顾念呢,若是因为您跟小公子两个人就丢了李家这一世的体面,自然怎么算都不怎么划算的,您说是不是?”

    齐妈妈是李三的乳母,向来很有些体面威望,当初刚嫁过来的时候,卫玉攸就没少吃过她的亏,知道她为人刚愎自用,的确是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主儿,不由就冷眼瞪着她:“李三虽然混账,可是却不会不顾自己的孩子。”

    “哟,这话怎么说的?”齐妈妈笑起来了:“三爷最孝顺不过了,难不成为了儿子,就不要娘老子了?哪里也没听说过这个道理,再者说,原本就是你们卫家的人纠缠不休,一直都不肯松口,否则事情也不至于闹成这样的地步。三爷对卫家恨之入骨,对您更是深有怨言,您若是这么说,就没什么意思了。”

    她忍不住上手推了卫玉攸一把,皱着眉头:“三太太,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您现在呢,跟从前不同了,三爷不肯放您,我们也没法子,难免只能用尽法子当好三爷给的差事,有得罪的地方,您可别怪我们。”

    这是在威胁她,为了看管好她,是真的可能对她的孩子做出什么不利的事。

    卫玉攸气的发抖,指着她咬牙切齿:“你们会遭报应的!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齐妈妈打开她的手,半点不为所动:“三太太就给句痛快话罢,到底是怎么样,我们也得去前头给老太太交差呢。”

    正说着,外头闯进来一个小丫头,哭丧着脸看着齐妈妈禀报:“妈妈,不好了,外头老太太打大太太,大太太头上流血了,哭的厉害,连院子外头也听见了动静,卫家人快闯进来了,您快想个法子!”

    想什么法子?齐妈妈脸色不善的盯着卫玉攸,这就是现成的法子。

    卫玉攸要是自己出面亲自打发卫家的人,让卫家的人回去,说是只是夫妻间的胡闹,并没有别的什么争执,卫家的人就闹不起来,也没有理由再闹起来,既然都没吵架,卫玉攸亲口说了,那她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齐妈妈逼得更急了,冷笑了一声,再也没有半点客气:“三太太,大家的前途都系在您一个人手里呢,您可要想清楚啊,要是您连累的大家都丢了差事,跟要了大家的性命有什么分别?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凡事都别把事情做绝,免得到时候把人逼得无路可走,您说是不是?”

    她已经忍无可忍了,深吸了一口气,见卫玉攸还是冥顽不灵半点都没听进去的样子,就忍无可忍的回头吩咐自己身边跟着的一个婆子:“出去跟老太太说一声,说是咱们三太太看不上自己的儿子呢,听见咱们说的话也当成没听见,没法子,谁叫小公子摊上这么一个母亲呢,少不得大家一起倒霉罢了。”

    卫玉攸原本就吃了药头晕目眩,恶心呕吐,一听见她的这个话,只觉得一时之间气血上涌,忍耐不住猛地呕出一滩东西来。

    齐妈妈就站的远远的冷冷的看,半点不为所动,仿佛床上睡的只是下人,她自己才是主子,不紧不慢的道:“三太太,时间可不等人呐,您要是真的不顾念小公子,那我可就去了?”

    卫玉攸终于哆嗦着嘴唇,冷眼看着她喊住了她:“等等!”

    齐妈妈得意的转过头来,她就知道,哪个女人会不爱自己的孩子的?为了孩子,什么事都能妥协的,她挑眉看着卫玉攸:“怎么了三太太?”

    卫玉攸咬着牙,用尽力气问她:“你到底要怎样?”

    “不是跟您说了吗?两家人到底是殷勤,这么个闹法儿,叫人多么难堪?也让外头的人看笑话。”齐妈妈笑着看着自己的脚尖:“和气生财么,家和才能万事兴啊,您说是不是?您就跟她们说说,让她们知道知道您没受委屈,让她们好好的回家去,不再来闹事,不就大家都好了么?这可是大好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