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三·逼进

二十三·逼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夫人原本心里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总想着男方能恭恭敬敬的来侯府求情,给卫玉攸赔罪,带着卫玉攸回府来好好求求卫老太太,毕竟是一桩好好的婚事,要是散了,说的简单,往后的难处还是有数不清,何况两人之间还孕育了孩子呢。

    可是男方却做的这么绝,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也断了她最后一点儿希望,她当即就昏了过去,一病不起。

    二夫人亲自去照顾她好几天,可是三夫人这其实大半都是心病,派去男方府上的人回来一拨说还是没辙,她的病就更加重了一分,卫安面容冷淡,少见的有些戾气外露,一双凤眼盯着沈琛,声音也像是绷得紧紧的琴弦:“所以我这回过来也是为了这件事,这么个闹法不成样子,我想了很多法子,可是很奇怪,他们家水泼不进。”

    卫家不是没有手段,可是在这种儿女亲事上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说穿了,还是打老鼠却顾忌着玉瓶的缘故。

    沈琛见她情绪陡然低落下来,还以为是她见了卫玉攸的事物伤其类,便急忙答应:“你放心,说到底那小子不过是仗着说这是家事,所以才能阻隔你们去看人的,我使个法子,让这事儿变成外头的事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卫安相处得越久,他心里对她的爱重便与日俱增,哪怕是卫安的嗔怪,他也当成是夸奖。

    旁的都是好说的,可是他实在是不能看卫安哭,总觉得她一哭,他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极为不是滋味。

    卫安抿着唇,觉得虽然出来的时候涂了唇脂,可是仍旧觉得嘴唇干燥,喉咙里要冒火,半响才忽然叹了口气:“起初的几年,我记得五姐过的也算是舒心的,人真的能变得这样快。”

    如果那人本来就是个心肠坏的,那还好,可恐怖的就是那人原先也是看着是个老实憨厚的,对着卫玉攸殷勤周到,小心体贴,可是这才短短几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露出了要吃人的面目。

    卫安忽然觉得有些灰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沈琛着重提起清霜的缘故,他说的虽然坦荡没有半点隐瞒,可是卫安在心里过了一遍,却总觉得能被沈琛提起来就色变的人不是那么简单。

    上回她在那个摊子上看见的那个女孩子......

    她揉了揉眉心,郑重跟沈琛说:“沈琛,我同你说句话。”

    沈琛意识到了不对,抬眼看着她,也同样一脸郑重:“你说。”

    “若是往后你不再喜欢我了,一定要如实告诉我。”卫安认真的看着他,抬手打住他要出口的话,慢慢的说:“我没有怀疑你的心意的意思,可是我们也同样都知道,人的喜好这种东西,最容易变的。娇妻美妾,大约是这世上所有男人的美梦,我知道你如今不同,可是我不能保证你永远不同,所以我想跟你说一声,让你答应我,如果有这么一天,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她会另谋出路,和离也好,若是不能和离,那就远远的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她没有对沈琛动心的时候,也想过自己要嫁人,想过以后如何拴住丈夫的心,管理好妾侍通房,怎么维持自己的地位。

    可是这个人选换成是沈琛的话,她想到要用这些手段,忽然就觉得倒胃口了。

    她不是不能算计,可是付出真心之后,在被抛弃而后要小心翼翼的用算计手段来维持感情,只要想一想就觉得自己可悲,所以格外不能接受。

    沈琛被她说的愣住了,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仔细的盯着她半响,见她眼睛里头亮亮的,漂亮的眼睛雾蒙蒙,心里头不被信任的那种愤怒感一下子便尽消了-----他看出来了,卫安是哭了。

    她从来都这样倔强,哪怕是心里再难过,面上却总是不肯认输的,连要哭,也只是眼眶红红,眼泪一滴都不肯掉出来。

    他也跟着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他握住卫安的手,心意已经表明了无数遍,那些承诺说的再多,也不过是空口说白话,他定了定神才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不会变心的。”

    卫安点点头,面上看着是信了,可是到底什么也没再说,转移了话题:“那五姐的事情还是要劳烦你了,我们家人.....不好出面。”

    三老爷是朝廷命官,总不能豁出脸面去女婿家里说什么,三夫人去过了,只可惜被堵了回来,人家一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把人的路给堵死了。

    要走正道让那帮人低头看样子是不能了,也就只能让沈琛这种厉害的来出面对付。

    沈琛还想再说几句,可是见卫安蔫蔫的没有精神,垂着头一副听不进去的样子,心里就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些完全没有用,便答应下来:“你放心吧,我都知道了。”

    等出了门,汉帛凑上来再说清霜的事,他便有些不打耐烦了,想了想还是说:“先让她在侯府呆着罢,你们给她寻个轻省的事做就是了,等过一阵子再说。”

    到时候看她愿不愿意去跟着卫安,若是愿意,那就又更好了。

    汉帛见他脸色不大好看,心情好似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就大着胆子问他:“是不是郡主生气啦?”

    沈琛就觉得有些奇怪,他又没有说过卫安生气的事,汉帛也没有跟着进到里头去伺候,怎么会知道卫安生气的事,不由便奇道:“你怎么知道?”

    汉帛有些小得意,又觉得自家主子有些不上道,不由得啧了一声:“您怎么这么傻?人家说什么新妇最忌讳的是什么?最忌讳的当然就是成婚之前丈夫身边那些亲近的伺候的丫头啦通房啦之类的,您还自己跑来巴巴的跟郡主说您救了个丫头回去,专门放在家里头养着,郡主若是不生气,那才是真的有些奇怪了。”

    沈琛抬手猛地给了他一个栗子,痛的他弯了腰才道:“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