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一·要人

二十一·要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是在难得全家聚齐了用晚饭的时候跟临江王妃提起这件事的,用词倒是很客气,只是说,自己那边府里缺些能干认识字的丫头打扫书房的,所以才想跟临江王妃要人。

    临江王妃皱了皱眉头放下了碗,探究的在他脸上搜寻了一遍,确定了他的神情之后,才问:“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府里多的是识文断字的丫头,你若是想要,我叫秦妈妈选几个给你便是了。”

    她说着就看了临江王一眼,淡淡的又道:“只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里也同样是你的家,是你长大的地方,那边虽然好,却只住你一个主子,怎么有点家的样子?你父王也不放心,若是你不介意从前的事了,不如就搬回来。”

    众人都心思各异的抬眼看着她跟沈琛。

    临江王听她这么说,面上有了笑意,难得的和煦的接过话头:“是啊,到底还是家里住着自在舒服,你自己单独开府,什么都要自己管,将来成亲可又怎么办呢?没个主事的人,也不好看。”

    的确是,沈家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多的是当初跟着沈亮和冯氏落井下石的族人,这些人怎么还能再往来?

    沈琛一个人单独开府,到时候要成亲,就会有诸多不便的地方,连个能替他操持婚事的长辈都没有。

    而至于临江王妃,难不成要她过去平西侯府操持婚事?这也不大合规矩的。到时候恐怕临江王妃都已经要准备入后宫了。

    楚景吾难得看见母亲对着沈琛这么亲近,父亲也是一副能听得进她说话的样子,不由得就有些心存希冀,看了沈琛一眼,对着沈琛使了个眼色。

    最近临江王妃是真的变了许多,不仅是对他的钳制少了许多,承诺不会为他乱定亲事,对沈琛更是已经跟从前截然不同,再也不曾冷言冷语,冷嘲热讽。

    只是她也不是太过亲近和热切。

    可就是因为她的这份不是太过热切的态度,才叫楚景吾更放了心许多。没事,放不下从前的仇恨能理解,毕竟死的楚景行是她最亲近在乎的儿子,只要她能维持住这份表面的和气,不对沈琛做太过分的那些算计,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而现在临江王妃说出这番让沈琛回来的话来,他便更加欣喜。

    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希望沈琛能跟从前一样,把他的母亲也当成母亲,大家跟小的时候一样毫无隔阂的。

    瑜侧妃也微微侧头看了楚景谙一眼,对着楚景谙使了个眼色。

    临江王妃好会做表面功夫啊,这才多久的时间,真的已经修炼得越发的好了,从前对着沈琛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哪怕是刚从九江回来那一段时间要做戏,也多的是不自然的痕迹,可是这才短短多长时间,他已经能挥洒自如了,面上看着全然没有任何破绽,也没有任何刻意做作的痕迹。

    若是她不知道这个被沈琛看重的丫头的底细,也会真的以为临江王妃是不愿意给人。

    她在心里忍不住啧了一声。

    沈琛却已经摇头笑起来了:“父王,另外开府乃是圣上亲自下令的,认祖归宗的仪式也那样盛大,天下人都知道我已经回归沈家宗祠了,若是再回来,名不正言不顺。不说现在回来,圣上那里怕是会有些人走茶凉的感觉,连您也会被人说上一声不是的。”

    哪怕是隆庆帝亲生的儿子登上皇位,按理来说也该有几年不动先帝法令的,何况是临江王这么敏感的身份。

    隆庆帝决定的事,他最好便不要再改,否则总是会让底下那帮老臣有话说的。

    这也是他跟卫老太太和郑王商量过了的应对临江王叫他回府的法子,见临江王叹气,便道:“儿子是您养大的,不管怎么样,只要您一句话,不管在哪里,都是您的儿子。何必在乎住不住在府里,再说就像是几个弟弟,他们长大了,也一样要单独出去开府的,您便当我早了些。”

    他说着又看向临江王妃,轻声道:“感谢王妃好意,王妃若是真的疼我,不如就任由我挑几个合适的丫头到我那边去伺候,咱们王府里调教出来的丫头,比外头的总是好上不知多少的,我用着心里也放心。”

    这话说的让人心里舒服,临江王看向临江王妃:“你若是得空,就替阿琛掌掌眼。”

    临江王妃倒也没有再说别的,挑了挑眉回头看着沈琛问他:“不知道阿琛有没有旁的要求?嬷嬷要不要?管事的媳妇子要不要也选上几个?”

    沈琛摇头,看着临江王妃:“对了,上次儿子喝醉了,有个丫头替我送信,倒是认得字的,我看她便不错,不如王妃便把她也算作其中之一罢。”

    临江王妃似有所悟,皱起眉头来:“府里丫头这么多.....知不知道叫做什么名字?”

    “似乎是叫做什么....清霜的。”沈琛直直的看向临江王妃,见她神情一变,紧跟着便道:“听说她从前也是在您身边伺候过的,那便更好了,便是她罢,我那边正缺一个能干的丫头。”

    临江王妃不大愿意,立即出言婉拒:“不如选个旁的?这个丫头.....我有些印象,似乎不是个好的,前些时间,好似是在家里烧纸,被人发现了,这天干物燥的,若是碰上风一走水,可不是什么好玩的。这样疏忽大意,怎么能照顾好你,不如还是.....”

    沈琛没等她说完,已经出言打断了她的话:“王妃您多虑了,儿子看她就不错,这些小错瑕不掩瑜,儿子看她合眼缘。”

    临江王妃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忍着气没有发作,一言不发,却也不答应。

    气氛便立即就有些尴尬起来。

    临江王也敏锐的察觉出了不对,转头看了沈琛一眼,再看看临江王妃,出言下了决定:“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阿琛觉得是她了,那便就是她了,若是还有别的不懂规矩的,叫几个嬷嬷再教教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