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六章·团聚

十六章·团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妃怔住了,一时之间没来得及反应,等到看见了郑王安然无恙的迈进了门槛,眼泪便唰的一下子下来了,连礼也顾不得行,便奔上去喊了一声王爷。

    郑王抿着唇扶住她,应了一声,视线放在她身上一瞬又挪开去,看见卫安和卫安怀里抱着的孩子,声音有些颤抖:“你们都辛苦了.....”

    郑王妃被他这么一说,泪如雨下。

    卫安也怔怔的不知道怎么说话。

    郑王憔悴了许多,比之前去江西的时候简直老了五岁不止,虽然要去面圣收拾了一番,可是看上去却还是显得沧桑了不知多少。

    卫安想起他在山东的那些日子,喉咙便似乎被什么堵住了。

    那段日子郑王一定很不好过,担惊受怕东躲西藏的.....

    郑王低声安慰了郑王妃,抬头笑着看卫安:“安安,不认识父王了?”

    他在山东的时候,再难也没想过要放弃妥协,心里始终挂念着卫安和郑王妃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

    在江西回来路上的时候收到信,知道王府中了别人的算计,郑王妃生产艰难,他就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偏偏后来就出了事,让他连家里的消息都收不到了。

    等到状况再好一点,能得知一点儿消息了,知道郑王妃平安生产了一个男孩儿,都已经是他在蓬莱的时候了。

    他叹了口气,心里涩涩的,既替自己女儿的聪慧觉得自豪,又很是内疚于没有法子给她们庇护,让她们能什么都不用担忧。

    卫安抱着孩子疾走了几步到他跟前,叫了一声父亲便忍不住哽咽了,又急忙把孩子抱给他:“父亲,快看看,他还没有取名字呢,也还没有见过您。”

    郑王手有些发颤,看着在卫安怀里笑的正灿烂的孩子,竟也忍不住掉泪,伸手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有些哽咽的说:“我还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呢,你小的时候我不知道.....”

    小孩子的身子软绵绵的,郑王把他搂的紧了些:“圣上不是已经赐名为瑞了吗?既然大名已经有了,我们便叫个小名罢,叫他宝哥儿吧。”

    他的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女儿都能嫁人了,儿子才刚出生,怎么宝贝都不过分,民间虽然说贱名好养活,可是他怎么也舍不得孩子叫那些名字。

    郑王妃便垂下头伸手去捏宝哥儿的脸:“宝哥儿,你有小名儿了,往后可要平平安安的长大。”

    激动过去,郑王妃擦了擦眼泪,把孩子接过来交给奶娘抱下去,急忙问郑王:“王爷,进宫还顺利罢?”

    郑王点了点头让她放心:“还算顺利的,圣上问了些山东的事。”

    郑王妃想起山东便忍不住皱眉,看了卫安一眼:“山东的事,是谁办的谁心里自然清楚......只恨我们不能如实说。”

    说起这个,郑王也挑了挑眉:“这些不必再说了,并没有证据,现在说这些也无益。我跟圣上说了山东那边的情况,我在山东一阵子,知道那边如今的情形,恐怕过不多久,山东平叛的事,我还得去。”

    郑王妃的心便忍不住又提起来了:“您才刚刚回来.....”

    郑王知道她担心,摆了摆手摇头:“我毕竟去过山东,也熟知那边的情形,何况不管怎么样,有用的人才能有价值,你不必说了。”他又看了卫安一眼:“沈琛恐怕也要一同去的。”

    今天隆庆帝提起来的时候,他便敏锐的察觉到了隆庆帝的心意,说实话,能去山东,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跟卫安道:“山东叛乱已经许久,却总不能彻底平息,等开了年,肯定是要新派人去的。我的意思是,沈琛若是要去,便先让你们完婚,到时候,就说小夫妻总不好生离的,让你也一同跟着去。”

    郑王妃皱起眉头:“这怎么行?战场上刀剑无眼,哪里能让安安去?”

    卫安却明白过来了郑王的意思,这是一个避开临江王妃为难的好时候,平乱谁也不知道要多久,要是顺利的话,可能是半年一年,可是要是不顺利的话,三四年也是有的。

    等到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临江王妃鞭长莫及,哪里还能管的了他们?

    不过这些事都还是未知数,郑王也不过是随便提了提,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便先领着卫安和郑王妃去定北侯府。

    定北侯府早已经准备好了,开了中门,卫二老爷卫三老爷和卫阳清都在前头候着,见了郑王寒暄了一阵便领着郑王往后头去。

    郑王妃和卫安却先去了后院的,卫老太太知道郑王给小世子取了名字,便也叫了几声:“这个名字好,咱们可不是个如珠如宝的么,可要健康长大。”

    等到郑王进来,彼此见过了礼,卫老太太才感叹道:“可算是回来了,不管怎么说,平安回来,便比什么都强。”

    郑王点头,轻声谢过卫老太太:“多谢您和二夫人三夫人对我们府里的照顾......若是没有你们,真不知该怎么办......”

    卫老太太笑着摇头:“一家人,说这些话便见外了。”

    正说着,镇南王和陈御史他们也到了,二老爷三老爷便递话进来,请他们去入席。

    卫安趁着这个间隙和卫老太太三夫人说了之前沈琛说过的事,低声道:“沈琛既然这么说,恐怕是没错的,三伯母,您不如再问问五姐的意思,若是.....”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再说,三夫人却明白她的意思,皱了皱眉头,神情变得有些晦暗。

    她实在不希望女儿和离,这门婚事当初卫老太太和她都是看准了的,觉得对方家风也好,又可是谁知道现在却成了这副模样。

    可是不愿意归不愿意,听见卫安这么说,她又知道这件事只怕是板上钉钉了-----沈琛说那户人家野心甚重,那怕是牵扯进了什么不该牵扯的事,否则沈琛才懒得多嘴。

    她心里苦涩,却知道好歹,点了头:“我知道了,安安,多谢你和侯爷,我回去和老爷仔细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