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五章·和离

十五章·和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像今天,他虽然很忙,可是知道郑王回来,也不忘记要赶来和卫安说一声宫里的消息,好让她能更安心一些。

    再者,他也希望看见卫安开心的样子,想要陪她一起分享父亲回来的喜悦。

    既然林跃那边沈琛已经查清楚了,她也没什么好再不放心的,想了想,就让玉清出去吩咐一声,叫刚才那个嬷嬷再回去带个话。

    玉清就有些稀奇:“姑娘,怎么这么急?横竖咱们晚上也一样要回去的。”

    卫安便忍不住笑了笑,有些苦恼:“蓝禾这个傻妮子,见我迟迟不肯答应,还以为我是对林跃有什么不满,蓝禾她们家里也急得很,还是别拖着了。”

    沈琛懒懒的双手枕在脑后听她们说话,听见卫安这么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玉清也明白过来,忍不住便捂嘴笑了一声,答应了出去叫住了那个嬷嬷,叫她带话回去。

    等玉清出去了,沈琛便转过头来,眼睛里似乎有星星,轻声问她:“怎么,替人家把家底摸清楚了,是不是还打算给嫁妆了?”

    卫安便挑了挑眉,有些揶揄:“是啊,莫不是咱们平西侯有什么意见不成?”

    沈琛被她看的头皮发麻,想起前些天卫安说的卫玉攸婆家苛待,竟然还说什么卫家如此势大,嫁妆才七十二台云云.....便急忙咳嗽了一声:“可不敢,可不敢,只是问问郡主殿下,打算送什么样的嫁妆,我也好给一些,叫蓝禾姑娘风风光光的出嫁啊。”

    卫安便忍不住笑了,知道沈琛是在小衣讨好,却又觉得有些怅然,叹了口气道:“五姐的事情,让三伯母气了好一阵子,五姐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卫玉攸的婆家跟三夫人关系匪浅,一开始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人都是会变的,而且变的还很快。

    三夫人没料到这个男人如此收不住心,变得这么快,就很是气愤。

    卫老太太听卫玉攸回来哭诉,起先还说若是姑爷能有所收敛,便叫他们继续过下去,可是到鞥到后来,听说那男的竟开口跟卫玉攸张口就要别庄的地契,便察觉出事情不对了。

    沈琛见卫安担心,便直起身子来:“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个事情,咱们外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让他们自己想清楚,等到你五姐那里做了决定,再说吧。”

    他替卫安缕了缕头发,柔声安慰:“或者,你若是实在气不过,我替你去把他教训一顿。”

    “可别。”卫安瞪了他一眼,又好气又好笑:“一开始便是你故意整他,叫他丢了差事,他才会原形毕露去找五姐狮子大张口,竟然还要五姐的陪嫁别庄的。”

    沈琛便只好苦笑:“合着又是我的错啦?不是你说的,叫我试探试探此人人品吗?事实上,他根本就不值得试嘛,也经不住试探,他自己亲娘不肯给银子,他就去找妻子要钱,竟然还想对妻子动粗,这种人,哪里像是知错的样子,我看你三伯母想要他们重归于好,不想家里再多个和离的女儿,这样的想法是不成的了。”

    卫安也知道,便沉沉的叹了口气。

    卫玉攸虽然一开始对她不好,可是随着时间过去,随着她出嫁,这些恩怨早已经不是恩怨了,闲暇的时候,卫玉攸回娘家来,卫安还会跟她说说话,一同出去看时新的首饰,抱抱她的孩子。

    不管怎么说,她心里是不愿意看见卫玉攸所嫁非人的。

    何况三夫人这阵子都快要愁死了。

    她想了想,见沈琛这么说,便忍不住皱眉:“照你这么说,那事情岂不是糟了?五姐不是舍不得那个男人,是舍不得孩子,可是要和离的话,男方哪里可能把孩子让出来。”

    “怎么不可能?”沈琛冷笑一声,牵动了嘴角:“光是他做的那些事,随便抓一桩都是把柄,他们家他是小儿子......”

    卫安明白他的意思了,便有了些精神:“你的意思是,若是当真要和离的话,你有法子让他们心甘情愿把孩子放在卫家?”

    “他不答应也没什么用,只要他家里看得清形势也是一样的。”沈琛理所当然的看了卫安一眼,理直气壮的道:“再说了,孩子在卫家养大,也一样是姓他们的姓,在外祖母家待,谁能说的出不是来?”

    这样折中一下,双方都不会太丢脸面。

    卫安想了想,觉得可行,便点点头:“既然你这么说,我回去问问三伯母和五姐的意见,只是,三伯母好似不大赞同和离.....”

    沈琛揉了揉眉心:“那家人不是安分的,若是你五姐还在他家呆着,恐怕之后不只是受受气罢了,只怕他野心太重,以后带累了不该带累的人。”

    卫安的眉头就皱起来,看了沈琛一眼,她知道沈琛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也不是喜欢对别人的事指手画脚的。

    这回卫玉攸的事,若是她非要沈琛去查,沈琛恐怕也不那么喜欢插手别人家事的,可是沈琛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缘故。

    她立即便郑重的说了一声知道了,打算回去跟三夫人好好的说清楚,连沈琛都说不成的人家,那就是真的不成了。

    三夫人不管是从前有多重视这门亲事,这门姻亲,现在也不能再要了。

    沈琛点点头,跟卫安说了会儿话,逗她开心,中午便留在了王府陪她们一起用了饭,然后才又去了临江王府。

    等到傍晚的时候,郑王妃便越发的有些等不及了,很是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安安,你说怎么王爷这么久了还不出来?不是说留了用午饭吗?那便算是有再多话要说,也差不多了罢?怎么这样久......”

    她是关心则乱了,卫安抱着小世子,见小世子睁着眼睛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安慰郑王妃:“王妃先不要着急,父王或许是有许多事要同圣上禀明,所以才晚了些,既然.....”

    话音未落,田伯便喘着粗气一路奔进来:“王妃,郡主,王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