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四章·回来

十四章·回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老太太和卫阳清对视了一眼,都是一怔,没料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惦记了他这么久,人终于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卫老太太才面露笑意,真切的道了一声好:“好好好,这是喜事啊!”

    卫阳清也忍不住感叹的站了起来:“果真么?可真是一波三折......”

    翡翠站了起来退在一边:“是真的,林大管家亲自接到了消息的,听说人还没回王府,就先被宫里来的公公接进宫里去了。”

    郑王回来的这么艰难,隆庆帝在其中又出了力的,当然得召他进宫一慰辛劳,要知道,郑王毕竟之前也是在晋王之战里头立了功的。

    卫老太太笑了笑,这回是真的松了口气:“既然人回来了,那便好了。郡主那边知道消息了么?”

    卫安早起去看郑王妃了,郑王一连这么多天说回来却总接不到人,那边也紧张的很,卫安便时不时的过去陪着说说话,以免她思虑太多。

    翡翠笑了起来:“郑王府那边比咱们去的还勤快,田伯他们一直是在码头上守着的,通州那边和京城金水这边都有人,肯定也收到消息了。”

    卫老太太便点头:“现在天色还早,你叫人去郑王府那边问一声,若是郑王回来的早,不如就来府里用晚饭。”

    卫阳清便有些迟疑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母亲,这样怕是不大好罢?郑王自己自然有府邸,回来第一天若是便上咱们这里来,怕是太显眼了。”

    卫老太太便笑了一声:“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些?郑王是寿宁的爹,这是圣上金口玉言下的旨意,何况大家谁不知道郑王妃一个人孱弱无法照顾府中诸事,都是咱们家在料理?这个时候,那些御史们也不会不知趣的。”

    另一头的郑王府也已经接到了消息,接到了消息郑王妃便搂着孩子哭了,怔怔的坐在椅子上半天才回过神来,对着卫安又哭又笑:“可算是回来了,我还只当这回怕是又没指望了......”

    这些话都是不适合说出来的,可是郑王妃这些天跟卫安相处的久了,越发的跟卫安亲近起来,再加上实在是喜从天降,也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卫安接过孩子来,笑着安慰她:“王妃不要着急,父王既然已经回京了,往后就都是平坦大道了,父王先进宫去了,想必怎么宫中也得留饭,再出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您不如先去梳洗,还有许久呢。”

    郑王妃点了点头,孩子交给别人不放心,可是卫安抱着,那就再放心不过没有的,她叫丁香跟着去后头伺候了。

    卫安就自己问田伯:“父亲还好么?”

    田伯惊喜得几乎要掉泪:“都好,我上前给王爷请安了,王爷问了王妃跟您,我都说好着呢,还说了添了小世子的事.....王爷高兴的了不得......”

    卫安就有些出神。

    郑王待她真的是好的,加上原本便有血缘,父亲这两个字跟上一世就完全有了不同的意味,在她心里是真真切切的有了分量,现在郑王回来了,她就好像是卸下了心里的重担。

    那种踏实感哪怕是沈琛也不能完完全全的给她。

    她低下头逗弄怀里的孩子:“听见了么?父王回来了,你要见他了,开心不开心?”

    怀里的小人儿才五个月左右,看着她笑眯眯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卫安也忍不住笑起来。

    正闹着,外头就有人来通报说是卫家那边来人了,卫安叫人进来,见是三夫人身边的嬷嬷,便知道是老太太那边知道消息所以过来了。

    嬷嬷见了她先跟她道了喜,然后才把来意说了:“老太太的意思,反正都是一家人,王爷也是个最尊老的,她老人家了腿脚不便,便托大做个主,干脆在家里摆了席面,请王爷过去用个晚饭。”

    郑王妃正好收拾好了出来,听见这话便看了看卫安。

    卫安也正看她,是在问她的意思。

    郑王妃是无可无不可的,这么久的时间相处下来,她早已经很相信卫安和卫家了,就跟卫安说随老太太的心意,王爷定然也是这样想的。

    卫安便答应下来了,让嬷嬷回去回话,和郑王妃又说了几句话,听见外头报说沈琛来了,便有些诧异。

    沈琛最近也是很忙的,她没有料到他会这个时候来。

    沈琛一来先跟郑王妃请了安,紧跟着便和她们说起了郑王的事:“宫里已经留饭了,王爷恐怕要傍晚才能出宫,我先来跟你们说一声,省的你们一直等着心急。”

    郑王妃笑着答应,看出沈琛来不仅是为了这件事,抱着孩子说是该要叫奶娘喂了,便先出去了。

    花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沈琛便咳嗽了一声道:“怎么,就这么不高兴见到我啊?”

    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沈琛向来是不顾忌什么形象和礼数的,俯身偷亲卫安的额头,轻声道:“郡主殿下,不要生气了,我累得慌。”

    他是真的累得慌,临江王如今在兵部主事,福建那边的军报一封接着一封的送上来,他自然也是要帮忙的,这些天忙的几乎昏天黑地。

    卫安看了他一眼,见他眼圈底下有些许乌青,便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又怎么了?”

    “就是忙,其他的倒是没什么,我不是遣了汉帛来给你报平安吗?”沈琛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声又道:“还有,林跃的事查清楚了,放心吧,那小子还不错,是个靠得住的,蓝禾嫁给他,也是一桩好婚事。”

    他说可以,那便真的是可以的,卫安彻底的放了心,嗯了一声,让他坐下来:“人又不是铁打的,要是受不住,就休息一阵子,怎么能这样总是日夜颠倒的忙?”

    沈琛笑了一声不说话,不想跟她说,他若是努力一些,做的再好一些,就能多换来一些自主的权力,到时候真的要分出去,也更有底气,不会叫卫安受委屈,他将这些念头敛去,笑嘻嘻的跟卫安开起玩笑来,惹得卫安又打了他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