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八章·勾结

第八章·勾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成器看着面前的人眉毛跳了几跳,才老神在在的拿起刚才的茶喝了一口,咽下了那口难以下咽的冷茶,才道:“这可真是不大好看了,何况我记得,也不仅是典当这一处做的不妥罢?”

    张伟勋忍着心里头的万般气恼看着他,似乎是在叫他快点走,全然不想听他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董成器也是能坐得住的,他自小在蒋家长大,什么阵仗没见过,什么场面没经历过,什么人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他拿张伟勋根本就不是没法子,看了他一眼就径直道:“你典当的东西里头,我记得有一样是蔡放的论语罢?这东西,啧啧啧,怎么说呢,少说也是价值连城罢?你便当普通珠宝这样当了.....”

    张伟勋后知后觉的察觉过来,抖了两抖才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成器就砰的一声把茶盏往桌子上一放,冷声道:“这是宫里头的贡品!是在内库里头的珍品,这东西是怎么到的你这里,你自己不知道,不如回去问问你们家老人?这东西要是被拿出来了,知道了来路,你说从前当着内库的差事的您的父亲,会不会被抄家啊?”

    帮皇帝管着私库,原本从前也是皇帝很信任的人,可是转头却中饱私囊,私底下往家里倒腾宫里的贡品。

    当初蒋松文的罪状里头就有这么一条。

    张伟勋目光都变了,看着面前的董成器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他半响,才努力镇定了心神,结结巴巴的勉强问出了一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是真的不想牵扯进这些人的争斗里,忍不住便放低了声音哀求:“董大人,您们一个个都是大人物,我不过就是个想要安生过日子的小人物,您就放过我吧,我求求您了.....真的,求求您了......”

    董成器冷淡的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俯下身将他扶起来:“大人,可别这么说,您可是工部左侍郎呢,这前途无量的,我现在才是真的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您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他见张伟勋一动不动,像是僵直了的尸体,便压低了声音,唉了一声:“我知道,您不想牵扯进来,可是您都已经牵扯进来了,再想要上岸去,岂不是难为人吗,您说是不是?这前面九十九步路都走了,就剩下这最后一步,您干嘛不走完呢?不管怎么样,赢了,那我们自然不必说,往后都富贵不愁了,输了,那您的处境也不见得就比现在差了多少......”

    董成器耐着性子,自觉已经说的足够的多了,弯着腰道:“何况您也是好好的左侍郎,什么不比卫阳清差,何必就得压在他底下不能动弹呢?该做的事,自然还是要做的,否则,您家里可就真的从此衰败下去了,您到时候怎么对得住您父亲和您母亲,您说是不是?”

    张伟勋闭了闭眼睛,瘫坐在地上,腰背还是绷得直直的,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可是这一旦不成.....”

    “怎么便一旦不成?”董成器目光阴冷,语气也冷:“只要我们谋划得当,卫阳清因为这个获罪,最后卫家倒了,那你便是赢家,有什么一旦不一旦的?!”

    董成器分明是不给第二条路走,威逼利诱都用上了,张伟勋知道自己现在不给个明话,不站队,恐怕接下来头一个要死的是他自己。

    他没法子了,走错了一步,接下来的命运就握在了别人手里。

    人真是半点都不能错,他闭上眼睛,坐在地上,很久很久以后才开口:“可就算是我答应了,也没什么用处啊,这河堤的事情原本便不归我管.....”0

    “不归你管才最好啊。”董成器微笑扶着他起来:“不归你管,就不会犯错,自然就到时候牵连不到你头上,你说是不是?”

    张伟勋还是不明白他究竟准备让自己做什么,犹豫着道:“那您的意思,到底是要我怎么样?之前让我去平安侯府那里说话,我也去了,可是这一招不怎么高明,平安侯府只怕不会因为卫阳清寻花问柳就怎么样.....”

    “这我当然也知道。”董成器安抚他:“你不必担心,卫家那帮人的鼻子比狗都灵,我是怕他们太闲了心思也就多了,容易嗅出不对劲来,所以故意给他们找些事做,让他们忙一忙。这个说了也没关系嘛.....”

    人总有失言的时候,人也总有些嫉妒心,董成器对着他挑了挑眉,轻声道:“你就说,你不过是一时糊涂,卫阳清未必还能为了几句话就杀了你不成?他们那些人,总喜欢把事情往复杂了里头想,一定会觉得事情不简单,可是我们又不是真的要他们结不成这门亲事,他们亲事成不成,对咱们来说,真不是那么紧要,要紧的是,河堤那头的事。”

    张伟勋有些明白了董成器的意思了,想了一会儿就问:“河堤的事,咱们要在其中做文章吗?”

    “卫家现在正是烈火烹油的时候,人家运气好着呢,眼看着,这一天天的,是越来越顺风顺水了,不是这样的大事,恐怕扳不倒他们啊。”董成器坐在他对面,见他已经上路了,便道:“你是工部左侍郎,咱们一道想想法子,有什么办法,能叫卫阳清从这个位子上下来的同时,还能获罪。”

    张伟勋算是明白董成器的目的了,他就是要卫家人不好过,要卫家死。

    他琢磨了半天,心里头的不愿意渐渐的也就淡了,不管怎么说,有几句话张伟勋是说到了他心里。

    他有什么不如卫阳清的?

    凭什么卫阳清能把这个肥差揽在怀里,他就只能去喝西北风,苦哈哈的修皇陵?要是之前没有陈御史的事还好,出了陈御史的事和蒋松文倒霉,接下来谁还敢在皇陵这一事上偷油水?那就是自己找死!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