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七章·利诱

第七章·利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羡慕有什么用?人家生来就是定北侯府的,人家有个当初跟明皇后是亲姐妹的娘,不管之前多少风雨,老太太就是屹立不倒,现在连隆庆帝也给她几分脸面,让她几分,前儿因为老太太进宫受了风寒,竟还特地赏下了一百饷田,这么多田地,少说也能卖个万把两银子,要是有了这笔银子.....

    银子银子,从前富贵的时候不知道,现在缺了钱了才察觉出来,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他眼神阴沉,目光阴郁的看着面前的当票,半响忽然撕了个粉碎,扬起来撒了一地,冷笑着看着面前的人,恶狠狠的下了逐客令:“银子我自然会还,可你们要我做的事,我办不到!”

    他当官这么些年了,不是傻子,蒋松文的事尚且没能牵连到他,被他给避过了,就能见出他的冷静清醒来。

    这回显然是有人瞄准了他,窥准了他的阴私,所以找上门来设计他,要他出头去当出头鸟来陷害人的。

    一开始只不过是引着卫阳清常去那些烟花柳巷,说实话,这些事原本也不算什么大事,男人嘛,哪里有不花心的。

    卫阳清虽然快娶填房了,可是这填房到底还没进门不是?就算是时常去那些地方,也可推说是应酬,不伤什么大雅,那些人要他引着卫阳清常去,他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就顺便办了。

    满心以为那些人能就此放过他,还特地编造了自己的烦心事引得卫阳清同情心大作,可是现在这些人却不仅没有放过他,反而还变本加厉,要求越发的过分起来。

    他愤愤不平的望着眼前的人,沉声道:“快滚!”

    那人不慌不忙的踱步过来,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很是惋惜的叹了口气:“您都难成这样了,怎么还是这么大的气性?人家不是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您这样学问渊博的人,没道理连这个道理也不懂罢?何况您都已经开了个头,怎么就不把接下来的事也给做完了呢?也省的虎头蛇尾的,您说是不是?”

    张伟勋深吸了一口气,耐心耗尽,咬牙切齿的冷笑:“放屁!你们这么威逼利诱的,非得让我引着卫阳清去烟花柳巷,我还以为你们只不过是想要坏他一桩亲事,想想只要做的不算过分,不会把我牵扯进去太多,你们用把柄威胁我,我也就忍了。可是现在你们却得寸进尺,竟然还想我在.....在河堤的事上动脑筋!这是抄家掉脑袋的大事,你们知不知道我沾染上了,但凡是有个什么闪失,我们一家人的性命就都没了?!为了这点银子把一家人都赔进去,这笔买卖我还是会算!”

    他忍着气,看眼前的人只觉得凶神恶煞,处处都带着杀气,只想着快点把这难缠的佛给请走。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僵了下来,那人看着面前的冷哼了一声:“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张伟勋也豁出去了,忍不住就拍了桌子怒吼:“董大人!我敬您从前是蒋大人的亲戚,所以对您礼数周到,也算得上给您面子了,可是您也不要逼人太甚了!牛不喝水还不能强按头,更何况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呢!若是逼急了我,我上折子参您一本,咱们大家脸上都不好看,结果都不好,您说是不是?!”

    这就是在威胁人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日子过到现在已经算得上是憋屈万分,别说什么脸面了,只要能保住家族,不受别人嘲讽,便已经很好了。

    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知道对面这人的来头,这些人就是那等不拿别人的人命当人命的,他们要斗就让他们去斗,要是自己也跟着牵扯进去,那才是真的脑子里头进了水了。

    卫家现在是什么样的境地?人家现在处处都顺风顺水,宫里头有隆庆帝对他们关照有加,外头有平西侯护着,卫阳清自己也算得上是规行矩步,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正是煊赫的时候,这时候碰上去,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这种不划算的买卖,董成器那是因为是蒋松文的亲戚,蒋家倒了他的好日子也到了头,家里的亲戚也都死了,所以没法子不得不斗,可是他不过就是损失了些银子罢了,犯不着为了这些东西把命都给填进去,那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董成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半响才嗤笑了一声:“有些事可是身不由己的,不是你说不做了就能不做了,要知道,去勾引卫阳清出来寻花问柳的是谁?约了卫阳清去别庄吃野味的是谁?之前在平安侯那里上眼药说他坏话的人又是谁?我告诉你罢,平西侯府就没有傻子,定北侯府更没有。卫安那个死丫头可精明得简直不似人,到时候哪怕你临时抽身,可是我们要是算计到了卫阳清头上,算计不成或是漏了马脚,她难道就体谅你中途抽身,不算你是仇人了?”

    卫安的本事,张伟勋隐约也是听说过的,这些人里头,就没一个能没有提过卫安做的那些事,和跟卫安对上以后那些人的悲惨经历。

    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看着董成器摇头:“董大人不必吓我,不管怎么说事情到此为止了,其他的事,我是不会再做了,至于大人是不是要告发我,是不是要去卫家那里告状,我是不怕的。”

    董成器自己的耐心也已经到顶了,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张伟勋,恨不得能一脚踩死他,只觉得他顽固不化,如同一头蠢驴。

    半响,他才忍住了心里头的气,阴恻恻的又带着点玩味嘲笑的哦了一声:“张大人真的这么想?那可真是可惜了,这么多放到当铺里头的东西,以后恐怕也赎不回来了,这也便罢了,大人家里头从前也是富贵过的,典当也能撑一段日子,可是....过了这一段日子,大人家里拿什么补贴下去呢?这可是一家子人呢,个个都要用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