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二百章·赞许

第二百章·赞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到晚间看烟火的时候,卫老太太将卫安搂在怀里,笑着问她今天去了哪里,她看得出来卫安似乎有些不大高兴。

    卫安将自己在摊贩那里看见的事说了,末了忍不住便道:“只是由此及彼,所以我见沈琛似乎很是震惊,便告诉他,这是很寻常的事罢了。”

    卫老太太不由失笑,觉得卫安和沈琛都实在是太孩子气。

    人情百态,这世上的世情岂是一眼就能看尽的?有得意的自然就有失意的,有好过的自然就有不好过的,不然为什么人都拼命的想要往上爬想要读书有出身过上更好的日子?

    她摸了摸卫安的头发,知道卫安心里的症结在何处,见沈琛正和明敬不知道说什么,便垂下头跟卫安说:“你若为了这些事就难受,那以后还有更多难受的,见一个小姑娘出身不是很好,母亲不是很温和就觉得难过伤心了?那你怎么不去问问伺候你的下人们?她们或许也多的是难处呢?这世上谁没几件难事呢?要这么说的话,你的日子也不见得过的就舒心,要是做的不好,面对的虽然不是痛骂却也不会少了冷嘲热讽,这不是一样吗?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罢了,不必为了这样的事起争执的。”

    争执实在是算不上,卫安也忍不住顺着老太太的目光看了一眼沈琛,想了想便轻轻点头:“道理我都知道的,只是看沈琛似乎有些不对,所以忍不住想说罢了。”

    卫老太太知道这是卫安想借着这件事告知沈琛女孩子的处境多艰难,挑了挑眉便不再说。

    沈琛若是真的能体谅女孩子的辛苦,那是好事。

    临江王妃从宫里赴宴出来,回了府的时候才想起今天的烟火,摇了摇头笑了一声:“可惜了。”

    吟霜在旁边替她将簪子都卸下来,秦妈妈摆了摆手叫她出去,轻声问她:“王妃说的是什么可惜了?”

    “烟火可惜了。”临江王妃头上的首饰一空,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她今天心情好,说话的语气便也变得格外的温和了一些:“你瞧瞧有几个真的愿意看的?”

    秦妈妈轻手轻脚的将东西都卸了,服侍着她洗了脸,拿了帕子替她将手擦净,耐心的服侍她擦了珍珠膏,才道:“我们倒是瞧见了,漂亮的很,听说是因为年前不是出了事,所以烟火放的少了些?”

    卫安之前被火药弄伤,以至于火房那边的管控严苛了许多,许多花样好看可是却太过猛烈的品种都不叫用了。

    想起卫安,临江王妃也难得的没有立即就落下脸,她嗯了一声,问秦妈妈:“说起了她,今天的事还顺利么?”

    秦妈妈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急忙把东西都放在旁边,答她的话:“您放心吧,进展的可顺利了,清霜这小丫头,年纪小小的,可是那耐性,真是一等一的好,没话说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呢,也忍得住,愣是连头都没敢抬,更别说看见了侯爷有什么不规矩的了,这姿态可做足了,侯爷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别有用心的。”

    临江王妃有些满意,清霜可是她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才调教出来的,自然不是那等随意就能被挑出毛病的人。

    再说这个小姑娘自己也是个极为有野心的。

    她随意的问了一句:“沈琛就没起疑心?”

    按沈琛的性格,这可不大正常。

    “查了的。”秦妈妈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立即接上:“其实之前的事开始,侯爷就去问过了,是知道清霜家里的情况的,也知道清霜有了个刻薄的后娘,至于清霜为什么在那个云吞摊子上,自然是清霜的妹妹喜欢吃啊,去问问摊贩就知道了,清霜可是去过好几次了的。”

    这处处都对的上,也没什么疑点好找。

    临江王妃之前就说过了,为了防止别人起疑心找出纰漏来,清霜的事,她们这院子里,是万事不管的,什么都不问,一句话都不多说。

    明面上清霜跟这院子半点关系都没了,若说是有,那也只是这个院子的人特别厌恶清霜,会排斥她罢了。

    沈琛找不出什么疑点来。

    秦妈妈笑了笑,见临江王妃不说话,便又道:“这么说来,那清霜姑娘可是在侯爷那里记下了名号了,是个有本事的。侯爷再派人去查查,自然就知道清霜姑娘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那接下来的事,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临江王妃难得的有了一点笑意,这件事的确是比其他的事都能叫她开心,她想了想,便道:“脸也露了,叫清霜悠着点,另外,过些日子不是说郑王便回来了么?”

    秦妈妈应了一声,提起这件事,神情就变了变:“是啊,郑王爷一旦回来.....”

    “回来便回来了。”临江王妃自己倒是不大担心:“还是那句话,他若是要说我做了什么,那便拿出证据来,拿不出证据来,便是在污蔑人,不必管他。”

    “倒是徐家,没有旁的消息传来了吗?”临江王妃说起徐家,才是真正的有些伤脑筋了:“阿吾这个孩子,我的话他全当成是耳边风,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偏偏要如此任性妄为......”

    重要的是,徐家那是什么身份地位,有了徐家做姻亲,名分又一定下来,那楚景吾的将来就不愁了。

    也不怕楚景谙和瑜侧妃那边再使绊子了。

    可偏偏楚景吾就是得了失心疯似地瞧不上人家。

    秦妈妈见她气恼,也不敢说更多的话惹她生气,只是道:“毕竟出了这样的事,人家姑娘一时没脸,也不好立即就.....说不定往后还会有转机......”

    临江王妃的目光冷了下来,没再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楚景吾这跟沈琛太亲近,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让她时刻如同有芒刺在背。

    得想个法子让他们两个生疏了才好,不然得熬到什么时候才能随心所欲的处置沈琛和卫安,才能叫他们两个真正的受到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