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七·偶遇

一百九十七·偶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年大约是大家都过的最舒心的一个年了,过去的几年里,每年到了年尾的时候都好像是约好了似地,所有的事都接踵而至,弄的人灰头土脸的应接不暇,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赏什么灯?

    也就是今年,隆庆帝身体好了些,又已经等同于将继承人定了下来,蒋子宁之流又已经伏法,党羽们都已经伏诛,其他的人也就都开始各自走门路,而元宵节无疑是个最好的走关系的时候了,因此今年的元宵节格外的盛大和热闹。

    卫老太太担心卫安的安全,虽然知道沈琛自己有武功身边的人也都是靠得住的,还是不免要叮嘱几句。

    沈琛笑着答应了,出来便跟着卫安一同上了马车。

    他很少坐马车的,大多数时候都是骑马,卫安便看了他一眼觉得奇怪:“你怎么不出去骑马?”

    虽然已经是未婚夫妻了,可是这个时候跟平常私下里不同,到底很多双眼睛看着,两人同乘其实是不合规矩的。

    沈琛有些无赖,叹了口气看着她就笑:“当然是想要无时无刻看着你呀。”

    这人说出来的话越来越好听,卫安不理他,瞥了他一眼靠在软枕上,把蓝禾要嫁林跃的事说了,轻声道:“我一直不知给蓝禾她们找什么样的人家,不想委屈了她们,现在蓝禾嫁了林跃,我心里便放心了。往后玉清若是也想继续留在我身边,我便在底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嫁给我身边的人,我也能看顾她们一些,比较放心。”

    这些伺候的人都是卫安看的很重的,大多都很早就陪在了卫安身边,沈琛嗯了一声,认真的听了以后便又道:“林跃这个人踏实稳重,难得的是还有机灵,这样的人,蓝禾是嫁对了。只是,不知他对待妻子一事上如何。”

    这是很多男人的通病了,外头瞧着处处都是好的,光鲜亮丽,诚实稳重,可是多的是外头看着好看里头破败不堪的。

    如果林跃只是办事好,而私底下对待媳妇儿不好,那蓝禾一样不算过的是好日子。

    卫安直起身子来看着他,抿了抿唇就道:“我就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想叫你留心些,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虽然平时用林跃的时候多,可是毕竟不知道他私底下为人如何。若是他人品不好,那即便再得力,我也不想蓝禾嫁过去的。”

    沈琛对于卫安的要求从来就没有不应的,并不迟疑便答应了下来:“刚好汉帛如今闲着,我便叫他去私底下查一查,跟林跃多相处相处,他最机灵,若是真的有什么不对,他不会看不出来的。”

    卫安便答应了,她心里知道林跃若是跟他父亲林海那样,多半是没什么差错的,可是还是觉得尽量问的清楚些比较安心。

    在府里耽搁了一阵,到了这外头已经将近正午了,正是用饭的时候,沈琛陪着卫安先往她的药铺里头查了账,见时辰差不多了,就领着卫安去了三元楼。

    凤凰台也一样是酒楼,可是吃食却无论如何比不上新开的三元楼,三元楼的厨子做牛肉是一绝,炭烤牛肉和卤牛肉都做的极好,沈琛亲自卫安将牛肉烤了,替她沾上酱,便笑:“你这个人绷得太紧了,也该时常出来走动走动,否则都没人敢信你是在京城长大的。”

    卫安尝了一口,发现牛肉鲜嫩却又有嚼劲,酱料也调制得很是精心特别,便忍不住称赞:“怪不得大家都说三元楼的牛肉是一绝,的确是很特别。”

    至于沈琛说的常出来走动,她全当沈琛是在说胡话了。

    大周的规矩虽然不算森严,女子也不是一生都非得锁在深宅大院里,可是叫贵族妇人成天在外头跑,四处的酒楼都吃遍,这怎么可能?

    沈琛又笑着替她夹旁边的卤牛肉,正说这话,便听见底下一阵喧哗。

    卫安忍不住侧头,便从打开的窗户里头看见底下堂中摆了台子,有人陆陆续续的抱了琵琶等乐器上台,便问沈琛:“这是做什么?”

    “京城大些的酒楼,如今都流行这个,到了时候便有人上台唱上一段或演上一段,说是助兴,其实吵闹的很。”沈琛皱了皱眉:“三元楼从前是不弄这些的,也不知最近怎么也跟着学了这些花样。”

    这也不难理解,既然大家都是这样的,那三元楼这样招揽生意也是寻常啊,卫安侧头若有所思,见底下的台子已经摆好了,乐工们都已经准备就绪,开始唱戏,便转头道:“这是在唱折子戏啊。”

    只唱一段,高潮都在其中了,卫安听了几句,见是唱养娘辛苦养大孩子,孩子却不孝顺,中了状元却虐待继母,不奉养继母,与媳妇单开一府的故事,便皱起了眉头。

    总觉得好像是在意有所指似地。

    沈琛也同样察觉出来了,正要说话,便听见敲门声响,小二在外头恭敬的说是有位客人找,问他们是不是叫进来。

    卫安看了沈琛一眼,这个时候,谁会来找?不是应当都过元宵去了吗?

    沈琛也有些意外,听见外头汉帛的声音,说是林三少来了,才唔了一声:“请人进来罢。”

    怪不得外头的小二要过来了,他们这些大酒楼里头的小二最是精明狡猾了,明明他都已经嘱咐过不许别人打扰了,原来是林三少这样的人物,难怪他们要来禀报。

    门打开,林三少难得的穿了一身常服,霜白色绣了云纹的直身长袍,叫他平白少了平时的肃杀之气,看上去多了几分温和。

    连沈琛都啧了一声:“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消息也够灵通的,我就想带着安安出来单独吃顿饭,也被你找着了。”

    林三少和卫安见了礼,在旁边打横坐下,瞥了他一眼便道:“正好在对面,瞧见你了,就过来打个招呼。”

    沈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果真在对面敞开的窗户里瞧见了笑嘻嘻看过来的应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