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五·丫头

一百九十五·丫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侯府给伺候的都放了假,许她们回家去,今天是元宵,外头整夜都是不宵禁的,花灯早早的从傍晚便开始燃起来了,外头要从早到晚热闹一整天。

    这一天向来都是不同的,大周朝规矩并不算特别森严,女孩子们虽然被管的严些,可是也有特殊的时候,譬如元宵节,便连贵族小姐们都会被允许出门去观灯,从前卫安没有去过。

    她上一世的时候早早的因为被庄奉当众拒婚丢尽了脸面,又不得老太太宠爱,家里没有人理会她,她早去投奔卫阳清了,而后就被锁在深宅大院里锁了一辈子,直到死也没再见过外头的世界。

    都说元宵节好看,都说花灯很美,猜灯谜如何热闹,工部这一天在城门外安排燃放的烟火有多美,可是她并没有什么概念,因此也就并不是很期待。

    可是蓝禾却超乎寻常的热情,平常恨不得黏在卫安身边寸步不离的人,竟也扭扭捏捏的要跟卫安提前告假。

    卫安忍不住便笑了:“平常可从来不见你躲懶的,原本今天该是轮到你当值.....”

    她故意拉长了音调,蓝禾便跺了跺脚看着她:“姑娘!您....您也变坏了!”

    卫安就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本意是想调侃蓝禾也变得跟小丫头们一样去看热闹了,可是看蓝禾这样子.....

    玉清便小声的在她耳朵边咳嗽了两声:“姑娘,蓝禾她娘前儿不是进来问过您的意思吗?若是您允准的话,她便想跟您求个恩典.....”

    被她这么一说,卫安就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事了,蓝禾的娘前几天进来过了,磕头想跟她求个恩典,想叫蓝禾出去嫁人。

    她皱了皱眉头,见蓝禾喜不自胜的模样,想了想就先叫蓝禾下去,转过身问玉清:“我不是让你去问过蓝禾的娘了吗?问出来没有,她们想求的是什么人家?”

    蓝禾家是卫家的家生子,一代一代的传到如今,都没出过什么有什么好差事的,除了一个蓝禾分给了卫安,后来得了卫安的信任,一路竟然也做到了大丫头,带挈了一家子都立起来了。

    原本蓝禾的娘是不敢有这个心思的,想着自家的姑娘肯定是得跟着卫安陪嫁过去,未来可能还能得了缘分,做了姨娘。

    可是后来蓝禾跟她说开了,摆明了说沈琛不可能看得上她,说沈琛眼里只有一个姑娘,她自己也不想为了这些事跟卫安生分,蓝禾的娘心里便有了想头,想着既然不能陪着嫁过去开脸,便干脆趁着卫安还没去婆家,能自己作主的时候,替蓝禾说一门亲事。

    反正就算是蓝禾嫁了,以后也不是不能跟着卫安嫁过去了,就充当陪房,一家子都过去,她到时候当个管事媳妇儿,仍旧去卫安身边伺候,也是一样的。

    玉清知道她是怕蓝禾娘给找的是什么不靠谱的小厮,便笑了笑就摇头:“您别担心了,这门亲事啊,还是蓝禾她自己愿意的,原是咱们.....”

    她看了卫安一眼,轻声道:“您以为是谁来求的亲?是林跃!”

    林跃?!

    卫安有些惊愕,转瞬却又反应过来忍不住松了口气,紧跟着便又笑了:“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他,他们什么时候......”

    如果是林家,还真的是一门极好的亲事。

    林海是卫家的管家,林家在外头的宅子里头也是伺候的人都齐齐整整的了,一家人过的比外头的乡绅还要体面些。

    林跃又是小儿子,在家里头是受宠爱的,却又自己也算上进,卫安让他办了许多差事从来不出错,她原本就想好了,若是她出嫁了之后,林跃还愿意跟着她,便让他做自己的管事,管着外头铺子上的账目,或是负责田庄上的出产。

    现在林跃求娶蓝禾,那便更好了,到时候她便把蓝禾一家子都当成陪房带去平西侯府,手底下除了何斌他们几个,也有了更能在外头行走出面的人。

    玉清替她将斗篷给罩上,仔细的将带子抽出来系好,才笑道:“我也不知,只知道林管家亲自去了蓝禾家里,把蓝禾的娘给高兴坏了,蓝禾自己也是愿意的......”

    这的确是一件大好事,卫安略想一想,等到蓝禾进来,便笑着道:“好了,你的假我便准了,你现在便出去罢,只是记得明儿早些回来。”

    蓝禾飞快的答应了一声,又跟卫安说:“姑娘,您得了空,也叫侯爷带您出去走走,外头花灯可漂亮呢,正阳大街到朱雀大街上,全都是花灯,咱们家不是也要往外头搭棚子去瞧的吗?前几年咱们家都不搭,夫人们也都不去,今年咱们家也要出去搭棚子看烟花了,您也一同去罢!”

    卫安笑着点头。

    她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能叫自己身边人如愿的这一天,上一世跟着她的人没什么好下场,忠心的死的死,散的散,不忠心的也因为她身边清冷孤苦,早早想法子走了,总留不住人。

    可是这一世,好歹纹绣素萍和蓝禾玉清都是一路跟着她走到了现在的。

    她看着蓝禾微笑:“我知道了,你去吧,明儿早些回来。”

    等到蓝禾出去了,卫安想了想便跟玉清道:“你将我的那个描金的寿字锁的匣子寻出来。”

    她的财物都是玉清管着的,玉清心细,略微翻了册子就去库房找了出来,一面忍不住问她:“姑娘好端端的,找这个做什么?”

    从前卫安可从不找东西,她也用不着。

    “这是外祖母给我的。”卫安有些惆怅,抚着上头的花样低声叹了口气,想起前世今生都对自己十分好的那个老人,急忙闭了闭眼睛忍住泪,打开匣子看了一眼,吩咐玉清:“把这个匣子里装的首饰的册子也寻出来。”

    玉清有些明白了,见她吩咐,急忙去把册子也找了出来递给她:“姑娘,这会不会....太贵重了?”

    卫安找这些东西,又是在这个时候,很显然是为了给蓝禾的,可是这些东西都是当年老王妃给的啊,极为珍贵的,人家外头有钱都买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