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七·不喜

一百七十七·不喜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妃对卫安的态度,一言以蔽之,那就是:不喜。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一个个的都看得出来临江王妃提起卫安时那语气代表着什么,不由得就替卫安捏了一把冷汗。

    临江王妃毕竟是沈琛的养母,要知道,大周朝以孝治天下,哪怕是皇帝不孝呢,也得被天下人指责,何况是普通人。

    沈琛和卫安再好,一个不孝的帽子压下来,也多的是那等不明真相的人的口水四处横飞了。

    同样在座的平安侯夫人忍不住不安的皱了皱眉,看着卫安,轻声跟旁边的陈夫人摇头:“王妃这是.....在给郡主下马威?”

    还没有成亲呢,就开始摆婆婆的谱儿了?

    陈夫人手里握着杯子,面上噙着一抹冷笑,摸了摸女儿的头不屑的去看平安侯夫人:“她如今是不能奈何平西侯了,就只好捡软柿子欺负。”

    沈琛现在跟在临江王身边跟前跟后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如今到底是个什么地位,沈琛如今成了京城的红人了。

    临江王重视他,他又在之前扳倒蒋子宁的事情上出了这么多力,现在俨然已经成了临江王的左右手,楚景吾又二哥前二哥后的叫着,临江王妃心里不舒服,那是难免的。

    只是,这么表露出来,未免就太沉不住气了一些。

    陈夫人自己说着也禁不住忧虑,一国之母,往后真要是只有这点子度量,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能过的安生。

    倒是卫安自己没太当回事。

    她心里是知道临江王妃跟沈琛之间的过节的,这两个人现在也不过是面子上的情分罢了,临江王妃的态度,对她来说半点也不重要。

    临江王妃却对徐安英的孙女儿很是热络,特意让她替自己抄佛经,还笑着对林淑妃道:“您不知道,看那些佛经,从前觉得晦涩难懂,可是到现在来看,还是有那么一点子意思。”

    林淑妃心里叹了口气,却又不好说什么,她跟临江王妃的关系原本也没有熟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何况临江王妃如今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眼看着是要上位的了,就连她也得给临江王妃几分面子,要是说的太多了,起了反作用,反倒不好。

    她面上却不露,笑了笑就点头:“佛经能叫人平心静气,修身养性,反省己身,的确是好的。”

    正说着,旁边的瑜侧妃便也含笑看了卫安一眼,轻声道:“我倒是记得,从前仿佛听说过,寿宁郡主便是个极有机缘的,在普慈庵好似是开了窍一般,从那之后便一帆风顺......”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她便又捂着嘴笑:“说起来,也不定是咱们王妃这些年礼佛带来的福泽,连儿子和未来儿媳也得了好处,能有这样的好运气.....”

    她是真知道针往哪里插才最痛。

    什么福泽庇佑?

    临江王妃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鸷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瑜侧妃是在嘲讽她被送去家庙清修礼佛,在嘲笑她被一个小辈弄成那样。

    卫安也抬眼看了瑜侧妃一眼。

    瑜侧妃却恍然不觉,笑着冲卫安招招手,笑道:“许久不见寿宁郡主了,快来给我瞧瞧?侯爷可喜欢你的紧,写信给王爷时常提起你的好,连王爷也忍不住笑说,往后恐怕是要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了。”

    这话一面说了她跟临江王的感情好,临江王连这等话都告诉她,让这些命妇们知道知道要讨好的不止是一个临江王妃,一面又无形中挑拨了卫安跟临江王妃之间的关系。

    真是个不省心的,林淑妃目光沉了沉,觉得有些头痛。

    这两个人要是闹起来,恐怕真的是家无宁日了。

    可原本皇家也就从来没有真的能省心的时候。

    她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瑜侧妃却没完了,见卫安这样笑,便又道:“王妃嘴上不说,心里却顶喜欢寿宁郡主的,我们也同样的,郡主得了空,可要时常往我们府里走动,给我们做个伴也好。”

    临江王妃邀请徐安英的孙女儿常去临江王府,现在瑜侧妃就转过头来邀卫安,摆明了不跟临江王妃站在一起。

    大家心里就都或多或少的有数了。

    陈夫人啧了一声,声音低了下来:“往后恐怕还有的闹啊。”

    可不是,虽然面上和和乐乐的,可是说话却都阴阳怪气的,恨不得能把对方给狠狠地压下去不可,这现在就这么不和了,往后正了位分之后,恐怕更是有的腥风血雨。

    平安侯夫人垂下眼皮,半响才看了一眼卫安,对陈夫人道:“横竖不关咱们的事儿,咱们是后宅的妇人,前头怎么做,咱们自然就怎么做,其他事儿,咱们也插不上手去,也犯不着去插手。”

    临江王妃这个人不好接近,再加上陈家和平安侯府现在摆明了跟卫家走得近,往后要得到临江王府的喜欢只怕也是很难了,既然如此,倒不如不费那个无用功去讨好,省的到时候两面不是人。

    反正再怎么样,别的他们不知道,可是卫家和沈琛卫安的能耐他们是清楚的,没那么容易翻船。

    陈夫人忍不住便笑了:“我也是这样想的,反正都不关咱们的事,反正若是她实在不喜欢咱们呢,少见咱们几面就是了,反正我图的也不多,能安生就行。”

    临江王妃没顾得上她们这边的窃窃私语,目光放在一直没有表态的卫安身上,冷冷的笑了笑。这还八字没一撇的时候呢,瑜侧妃就开始拉拢起沈琛跟卫安了,瑜侧妃也是聪明人,知道卫安是沈琛心尖上的人物,就打算跟她做对,拉拢卫安。

    可是可惜啊,这功夫就下错了。

    有她在,就不可能让这桩婚事顺顺利利的成功的,瑜侧妃以后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她就是不能见这两个人和和美美的凑在一起,他们合力害死了她的儿子,两个人都是罪人,怎么配踩着她儿子的血肉过的富贵有清闲?这世上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