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二·坏事

一百七十二·坏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家一片喜气洋洋,陈御史领着卫玠去了书房,陈夫人便跟陈绵绵道:“阿玠是个好孩子,从前我还总担心,卫老太太那样厉害,卫七小姐又厉害,你上头有这么个厉害的长辈和小姑子日子怕是不好过,可是现在看来,你父亲才是当真有眼光,慧眼识人,给你找了个这样的良婿。”

    陈绵绵瘦了许多,自家来不及定做衣服,还是定北侯府送了许多绣娘来,拿了之前给卫安做的过年的新衣裳,改了尺寸。

    她有些羞怯的挽着陈夫人的胳膊,亲昵的将头埋在她胸口:“娘,您别说了.....怪不好意思的。”

    陈夫人便宠溺的摸她的头:“姑娘大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可不兴学那些扭扭捏捏的做派,喜欢便是喜欢,既然喜欢,便一心一意同他过日子。卫玠是个好孩子,定北侯府老太太又厚道,我看着,卫五老爷这回定下的继室也是个不错的,卫老太太和卫安都首肯了的人,错不到哪儿去,只要你一心一意对卫玠,往后的日子不会差,只会越过越好。咱们这样的人家,嫁女儿实在是个愁人的事儿-----总不能找家世不匹配的,那样惹人笑话,可是家世匹配的吧,却要么纨绔,要么花心,要么是不懂过日子的.....你跟在娘身边,看看你姑姑,看看你姨娘她们,哪一个是过的开心的?要么是有面子没里子,要么是面子里子都没有,就少见有什么好的。”

    这是真的,陈绵绵这么些年,看在眼里的,都是姑姑如何跟姑父争吵,如何步步退后,到最后退无可退。

    她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可是嫁给卫玠,就全然没有这些烦恼了。

    她靠在陈夫人身上,低声道:“我都知道,安安是个好人,阿玠也是。”

    都已经开始叫阿玠了,陈夫人面上带着笑,握住女儿的手道:“你知道,便最好了。家翁家婆伺候好,老太太捧着些,至于卫安,她心思不在后宅,也不会与你为难,你以后啊,面子里子都会有,最重要的,是阿玠不是那等胡作非为的人,我看他对你,是难得的用心。”

    母女俩絮絮叨叨的说了一晚上,书房里的陈御史也没有闲着,卫玠进门来便给了他一封信,他抽出信来看了许久,在灯下久久没有出神,过了好一阵,才抬起头看着卫玠问他:“这就是平西侯要你带过来的信?”

    卫玠点了点头,在陈御史面前稍稍还是有些拘谨,见他似乎看完了,才道:“侯爷说,请您照着信做便是了,其他的,不必过多的追问。”

    陈御史神情有些凝重,一时没有开口。

    沈琛在信里说,临江王妃似乎属意徐安英的孙女儿来做楚景吾的世子妃,让他想办法黄了此事。

    徐安英是个见风转舵的能手,向来是风往哪里吹她就往哪里摆,而且有个洪新元那样的女婿,他自己手里也极为不干净。

    等到临江王上位,哪怕一开始碍于这回徐安英帮忙扳倒蒋家父子的事不会对他下手,那也是迟早要拿他开刀的。

    这样的人怎么能做亲?

    临江王妃不是蠢人,她肯定也知道徐安英主动凑上去不过是投机的行为,也知道还有楚景谙和瑜侧妃在旁边虎视眈眈,却还是做了这个决定,恐怕是跟徐安英有了什么交易。

    徐安英定然是答应了临江王妃什么事,只是,到底是什么事?

    陈御史想了想,觉得能让临江王妃心动的,还拿儿子的亲事许诺的,估计也只能是跟沈琛或是卫家有关的事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临江王妃也真是......

    可是信里沈琛明白的说了,不必再过多追问,他便将信放在灯上烧了,点了点头对卫玠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侯爷,请他尽管放心。”

    卫玠应了一声是,陈御史便又舒展了眉头笑道:“这回的事,还多亏了侯府,你回去,多多替我上复老太太,多谢她大恩大德。还有,你平常也尽管多过来,都是一家人了,没那么过忌讳的。”

    卫玠有些羞赧,听他这么说,急忙点头。

    陈御史便带了他回去跟陈夫人辞行。

    陈夫人装了许多糕点礼品,让他带回去,又道:“原本想明天亲自过去送帖子的,可是现在你过来了,便让你带过去,等到了小年那一天,请老太太和夫人姑娘少爷们,一起过来吃顿饭。”

    卫玠点头答应,陈夫人便又道:“你回去再告诉老太太,明天我还带着绵绵他们过去凑个热闹。”

    这些风雨都已经停歇了,卫家便又开始跟平安侯府的徐四小姐商议起了婚事。

    之前两家便已经商议的差不多了,连礼也开始走了,只是中途出了事耽搁了,现在卫玠的年纪已经大了,跟陈绵绵的婚事也已经定了这么久了,出了孝便得完婚,卫阳清自己的婚事就得更急,否则的话家里还是没个主事的夫人,到时候就诸多不便了。

    卫家的大事,陈家收了帖子,是必定要去的。

    卫玠起身恭敬的应是,看了陈绵绵一眼,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头,才告辞出来。

    天色已经很晚了,等他回了定北侯府,就更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候,他下了马车,便见了卫安常用的马车从侧门进了门。

    他停住了脚,一开始有些尴尬犹豫,不知道是该往前去打招呼还是该转头-----他前些日子以为卫安明哲保身,不肯帮忙,心里还很怨怪他们。

    可是等到知道卫安跟沈琛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替陈家把事情都想的周到,心里就又觉得愧疚难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了。

    他正难堪的时候,卫安却已经看到了他,住了脚喊了他一声:“哥哥。”就站在原地朝他笑。

    卫玠走了几步迎上去应了一声,心里的难堪都散去,温和的问她:“你从郑王府刚回来?”

    郑王有了消息,却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回来,郑王妃天天都急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