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一·嫁祸

一百六十一·嫁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对楚景盟和楚景迁发怒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蒋家,毕竟是首辅,蒋子宁很快就从隆庆帝嘴里亲自听见了他对于这次的事这么愤怒的原因。

    御书房里静的很,蒋子宁甚至都能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他有些难堪的窘迫,已经跳的很慢的心跳不知怎的忽然跳的厉害起来,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反应有些迟缓的抬起头来,飞快的看了隆庆帝一眼又急忙垂下了头,压低了声音有些压抑的道:“这件事......说不通,好端端的,两位王子为什么跟一个犯了罪的罪臣过不去呢?”

    他说着,盯着自己的脚面,惯常的站起来对着隆庆帝一揖到底:“圣上,此事只怕有些蹊跷啊。”

    隆庆帝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就算是这个时候议事,他都是躺在榻上的,靠在枕上面色潮红的咳嗽了一阵,才看着他冷笑:“有蹊跷?人都被抓了个人赃并获了,竟然敢朝锦衣卫里头伸手,还能有什么蹊跷?”

    他恼怒的很,眼里都是冷光,面上罩着一层阴狠。

    大约是人病的狠了的时候时日都无多了,再也没想过顾忌什么,更不必遮掩什么,隆庆帝的声音叫蒋子宁忍不住心里有些发颤。

    陈御史不过是个罪人,他心里没有把陈御史当回事,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再想起有这号人来,直到楚景盟楚景迁慌慌张张的找上门来,跟蒋松文说起沈琛已经有了计划,要带陈御史进宫面圣,说是手里掌握了他们的罪证,他们这才有些慌了。

    原本蒋松文也没太当回事的,陈御史在隆庆帝那里已经被打上了罪臣的烙印了,他的罪名是督办皇陵不利,可是其实却是勾结临江王跟临江王关系匪浅才在隆庆帝那里彻底失了欢心的。

    这样的罪名在隆庆帝心里,根本就翻不了身了。

    可是楚景盟当时急的简直快要哭出来,颤抖着告诉他们,说是沈琛还请他们帮忙在隆庆帝跟前说合,请隆庆帝见陈御史,说是陈御史把蒋松文掌握着工部的便利而得了的那些孝敬的账本都给收集到了,还说沈琛说了,账本里不仅有蒋松文历来收受贿赂的记录,甚至还有这次蒋松文奉了蒋子宁命令去信的,命令那些地方官接近临江王的证据。

    这才是最要紧的。

    隆庆帝极恨那些结党营私的,夏松就是死在这个上头。

    蒋子宁一直都装的很好,总是说只有门生,没有什么群党,而且在隆庆帝跟前借着临江王这次的事做了一回忠臣,往后的官途无比坦荡,不知如何显赫。

    他不能倒在这一步,倒下来便是跟之前的夏松他们那样。

    到了这个地步,得罪的人如同过江之鲫不知凡几,要是有朝一日倒下来,那怎么可能得善终?

    于是哪怕当初一开始没有想过要对陈御史下杀手,可是这件事一出来,那不杀也得杀了。

    可是他们又不想自己动手。

    人到了一定的高度就会极为惜命,就像他们,把命看的极为重要,哪怕陈御史是个罪臣,死了也影响不了什么,很大的程度上不能被隆庆帝重视注意到。

    可是他们仍旧还是没有决定自己动手。

    既然楚景盟跟楚景迁那么有诚心,投名状递来的都是陈家家眷的性命,那么就干脆让他们做事做到底,连陈御史一同送上西天。

    反正一事不烦二主么。

    楚景盟跟楚景迁答应了,他们原本也没有什拒绝的余地,他们是废为庶人的王子,能重新得见天日也是因为他们蒋家的缘故。

    他们心知肚明,隆庆帝暂时的宠幸是靠不住的,他本来就快要死了,这江山很快就要换人来做,而只有紧紧的依附他们蒋家,才能得到一时的安宁或是日后的富贵。

    为了这份富贵冒些险做些事,付出一些代价再正常不过了。

    有了蒋家的人脉在,联系锦衣卫的人出面下手也的确是很顺利-----锦衣卫的人早就不是铁桶一块了。

    而陈御史的死讯传来之后,他们彻底放了心,开始着手对沈琛下手,给隆庆帝上了一封伪造的书信,是以沈琛的口吻写的,述说了隆庆帝他们的种种不平之处,要临江王妥善为自己打算,为将来打算。

    这言语里头分明就有造反的意思,是蒋家父子的门客写的,字字珠玑。

    若是隆庆帝知道了,沈琛必死无疑。

    而事实上,隆庆帝得知了密信的存在之后,的确是勃然大怒,并且迅速下令将沈琛处死。

    可是这中间出了些问题-----因为沈琛并没有立即被处死,而是被林三少带着进宫去面圣见了隆庆帝。

    林三少是个极为可怕的人,哪怕他不是国舅,蒋子宁也自认会对这个人退避三舍,能不得罪便不得罪,这回因为要算计沈琛,他们还特意想了个法子,事先把林三少给调到通州去捉拿囚犯了。

    谁知道林三少却根本没走,并且在最后关头赶到平西侯府,救下了沈琛,将沈琛带进了宫。

    当时蒋子宁收到消息便知道不好,立即收拾了让人去跟安公公联络,套消息。

    蒋子宁心里叹了口气,想起这些事,觉得有些头痛,也不知道沈琛到底跟隆庆帝说了什么,隆庆帝如此动怒,没有杀沈琛不说,竟然还让他处置了楚景盟跟楚景迁,要将他们发配岭南,绝不召回。

    他心里知道这其中是肯定有问题,可是却不知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昨天的事,安公公那里传来的消息也有限,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他无从打听,只好一步一步慢慢的打探。

    现在隆庆帝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神情如此阴狠,他心里咯噔了一声,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即垂头看着脚面,眼观鼻鼻观心的道:“圣上......临江王是个极有城府的人,平西侯跟着王爷多年,早已跟王爷情同父子,王爷一出事,他急的跟什么似地.....这件事,怕是跟侯爷太急了有关......”

    隆庆帝侧头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