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七·相知

一百五十七·相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正在下大雪,她裹着厚厚的大红羽缎织金滚边的斗篷,面庞藏在风帽里,看不清楚神情,可是沈琛却几乎能想象得到她此刻的表情。

    该是焦急中略带着一点忐忑,他微笑拉过卫安的手,很自然的伸手替她将染了雪的帽子拿掉,轻声问她:“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得这么快?”

    蓝禾嘴快,听见沈琛问,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把话说了。

    卫老太太因为陈家的事情着急上火,这些天的心情都不大好,等到卫玠得罪了蒋松文,家里头虽然仍旧没人说什么,可是大家的心情其实都算不得好,卫安哪怕是心里有数,可是总归事有些不安心的,却也只好撑着精神,免得让人以为真的出了什么事,反而家里出了乱子。

    今晚原本早就要睡了的,可是外头一直没传来卫玠的消息,汉帛也没过来,卫安就睡不着,并没有唤人梳洗。

    蓝禾还当沈琛不过来了-----沈琛最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的,宫里时常有旨意召他进宫,一去就至少半天。

    谁都不知道隆庆帝会不会忽然就跟对楚景吾似地,把他幽禁起来。

    可是没料到沈琛却这么晚还是赶来了,蓝禾看了玉清一眼,眼里都是带笑的。

    这么晚了,一个没有接到消息却还在等,一个明明已经忙了一天却还坚持过来,真算得上是心心相印了。

    只盼望着他们能长久这样下去才好。

    等到人都退下去了,沈琛就忍不住揉了揉卫安的头发,问她:“就猜准了我会来?”

    卫安知道沈琛能耐大,也知道现在看起来事蒋家占优势,其实却是沈琛掌控全局,可是她总是有些担心的-----上一世沈琛就是死在自己人手里,她总怕会有什么意外。隆庆帝越是召见沈琛召见的勤快,她就越怕隆庆帝会在哪一天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直到看见沈琛安然无恙,她的一颗心才算是有了着落,骨碌碌的重新放回了肚子里,连声音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抵抗的任由沈琛替她整理头发,像是一只温顺的猫儿。

    从前不习惯,因为不曾跟人这样亲近过,可是跟沈琛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做什么都是自然而然的,哪怕一开始有不习惯,可过后却也没有什么抵触。

    这大约就是上一世大家都总念叨着两心相悦的那种感情罢?

    哪怕当了夫妻,也不是一味的相敬如宾,只重规矩。

    她有些狡黠的弯了弯眼睛:“我知道你会来的,哥哥的事也该有个消息了。”

    这种不用揣测心上人的心思,被心上人心心念念的护在手中的感觉实在是极好的事,她已经快想不起来从前总是患得患失的那些难过的日子了。

    难怪人人都喜欢同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原来同喜欢的人在一起有这样多乐趣。

    沈琛也笑了笑:“三少来过了,他亲自去蒋松文那里说情,蒋松文却并没给什么面子,三少好话说了大约有一箩筐,他才松口了。”

    卫安的眉眼提起蒋家的人的时候,便慢慢的变得冷而硬,不过片刻便又冷笑了一声:“他们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越是这样嚣张,就说明真是觉得自己已经有恃无恐,这是最好的了。

    她冷冷的垂下眼睛,想起陈家的事来,就又道:“这回绵绵姐姐也吓坏了,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或许我应当早些告诉她,我们有人跟着保护她们,以至于让她们受了这样多惊吓。”

    陈家的人一提出要离京,卫玠便过来告诉了,是沈琛跟卫安商量过后同意的,就算是蒋家父子不出手,他们也会自己制造出些意外来,到时候就说是蒋家做的。

    没有料到跟着陈家的卫瑞不久就传消息回来,说是有人跟踪陈家的人,似乎不怀好意。

    消息一传回来,沈琛跟卫安便猜测到了要么是蒋家动手,要么是跟蒋家有关的人在讨好蒋家,当机立断决定静观其变,引诱他们出手,从而获得罪证。

    可是到底还是让陈家的人吓得不轻。

    沈琛拍了拍她的肩膀,抿唇道:“若是一开始说了,露出痕迹来让他们发现,事情未必能这样顺利。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卫安点点头,就又听见沈琛说:“只是这回的事是楚景盟跟楚景迁所为,却还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他们没那么大本事,刚从里头放出来,就敢伸这个手。”

    “要跟蒋家父子搭上关系,就算是有再多困难也得做到,这没什么好稀奇的。”卫安牵了牵嘴角:“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被困了这么久,蒋子宁放他们出来,他们想要抓紧救命稻草,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当然了,能理解是一回事,要还手又是另一回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楚景盟跟楚景迁既然选择了依附蒋子宁来对付陈家,以后就肯定还要对付临江王跟沈琛。

    卫安跟沈琛从来就跟他们不是同一个阵营的,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再讲究什么情分不情分的东西。

    外头的雪下的很大,纷纷扬扬的很快便在地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毯,映着月光看格外唯美,沈琛将手罩在卫安的头顶替她挡去些雪花,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子将卫安挡在身后一些,又道:“等到过一阵子,我带你去别庄里泡温泉跑马。”

    他知道卫安不是真正喜欢拘泥在后宅的,也愿意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竟可能的给卫安绝对的自由。

    卫安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有些红,却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她确实喜欢在外头晃悠,对这个世界有数不清的好奇心,可是上一辈子加起来也没有看过多少外头的风景,没料到这辈子却碰上了愿意这样纵容她,带着她一同领略这世上风采的人,果然相爱的人都是彼此的知己,这样的话果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