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七·内幕

一百四十七·内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松文是个容易得意的人。

    他也应该得意,他的地位因为他的父亲而崇高,他父亲无往不利,于隆庆帝来说是比林三少还要重要些的左膀右臂。

    之前折在了卫安跟沈琛手里,险些要出事,是他唯一的挫败了。

    这回借着父亲的手不动声色就让卫安跟沈琛出了血,叫他万分的得意。

    人一得意,便难免要更加得意些,他在某一天上朝的路上,看见了在左顺门跪着替陈御史求情的陈御史的门生杜子玲的时候,便冷笑了一声。

    紧跟着杜子玲便下了诏狱。

    罪名是替陈御史这等不忠不仁的罪臣求情,乃是对天家不敬。

    林三少是无意要杜子玲的性命的。

    一开始显然隆庆帝也并不曾有这个念头。

    对于他来说,这种求情的人虽然可恶,可是在人上奏过后,他就忘了,不值得他费太多的心力。

    一般来说,林三少可以自行处置杜子玲,让他在诏狱里头呆上一阵子,等到隆庆帝气消了,再寻机放他出去就是了。

    可是这回出了意外。

    杜子玲死了,在被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他死在了诏狱,而且死状凄惨,是被用刑过度折磨致死的。

    恐怖的是,这件事并不是林三少的授意。

    他已经下过命令不必管杜子玲了,这就是在告诉底下的人他的态度。

    可是这回竟然没有人听他的命令,这只能说明,锦衣卫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其实面上说是因为替陈御史求情而触怒了圣上,可是聪明人心里都自有一杆秤,知道事情的关节根本就不在这里,而在于杜子玲替陈御史求情得罪了降价父子,才会遭此大难而已。

    经过这件事,蒋家的权势更上层楼,大有逆我者亡,顺我者昌的意思。

    连林三少都不能与之抗衡,大家对于蒋家父子都惧怕到了顶点。

    平安侯夫人惴惴不安,这些日子成夜成夜的睡不着,好不容易盼到了平安侯休沐,就很是惊恐的问他:“咱们以后到底怎么办?眼看着卫家和王府都.....”

    她瘫坐在椅子上,面容疲倦而憔悴:“我知道圣上对临江王府既要用又戒备,却不知道圣上竟然会因为一个陈御史动这样的大怒......”

    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可是平安侯是明白她的意思的,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搀扶住她,他轻轻摇头:“你也不要想这么多,现在除了镇定些,也没别的法子可想了。”

    平安侯夫人却不能赞同他这个说法,女人家总是更没安全感些,她抽泣了一会儿,低低的摇头,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怎么能不想的多呢?前些日子杜子玲出事.....他们家的人到处求人托情....您想想看,杜家还算得上是殷实人家,可竟然也没丝毫法子,他是陈御史的门生,那么多人也没能救得了他,他有个儿媳妇,生的一等一的美貌.....从前因为杜子玲身居官位,还没什么.....可是杜子玲一出事.....紧跟着就出事了.....”

    这件事平安侯知道。

    杜子玲有个儿媳妇是商户出生,长的极为貌美,在京城的圈子里也是有名的,漂亮的女人向来是男人们争相追逐的焦点,从前因为杜子玲是官身,虽然有那等觊觎她的,却还知道收敛。

    可杜子玲一落难,到处求人都没用,便出事了。

    这些阿臜的事平安侯不想听,听了便觉得不详,他简直不能想象若是有一天他也掉进了泥潭,家里的这些老弱妇孺该要如何保全。

    平安侯夫人见他沉默下来,便知道自己说的也正中了他的心思,不由便道:“蒋家的人如此步步紧逼不肯退让,圣上偏偏对他们又如此宠幸,近些天我听说,连林三少圣上也少见了,只肯叫蒋首辅陪伴在侧,还让蒋首辅给他重新写起了青词.....卫家哪里能与之争锋?我就是怕,卫家若是倒了,咱们的下场能好到哪里?您说若是现在倒戈,会不会......”

    她也是想跟卫家维持之前的关系的,毕竟除了跟卫老太太的旧日情分在,光说跟卫家的这些天的合作,得到的回报也足够叫她满意。

    而且她还不惜连侄女儿都抛出去了,给卫阳清当填房。

    可是现在事关他们一家人的生死荣辱,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保持之前的镇定自若和那份自信了,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那就是一家子的性命,光看现在杜子玲的下场,就知道蒋家父子对于他们这些人的忌惮究竟已经深到了何种程度。

    他们可比杜子玲跟卫家的关系亲近多了。

    她实在是不得不给自己和自己家人想一想后路了。

    平安侯立即便反应了过来妻子的意思,斩钉截铁的摇头,毫无犹豫的道:“这不成的,要是现在我们这么做,成了什么人?蒋家父子或许会饶我们一命,可以后我们家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一辈子都要被人耻笑!再说你难道忘了?临江王和卫老太太,他们哪一个是好对付的?他们手里可都捏着我们的把柄和要害,我们若是有了什么异心,他们又不是庙里的菩萨没有脾性,到时候我们鱼死网破,又能得到什么?这个时候背弃盟约,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平安侯夫人垂下眼睛,只觉得心中郁闷非常。

    这也不行那也不好,她不知道该要怎么样才能度过眼前的难关。

    两人相对沉默了许久,她才深深的叹了口气眉头紧锁的道:“这样不上不下的吊着人,可真是叫人难受,我实在是怕极了。卫家跟临江王难道就没有什么法子能够挽回一二局势?若是再这么由着蒋家胡作非为,到时候临江王府和卫家又能有什么好下场呢?难道郡主他们就这么不上心吗?”

    平安侯立即就摇了摇头,负着手看着窗外的那颗忍冬,笃定的道:“那倒是未必,我看郡主不是那等容易认命的人呢,不可能未开战便先认输的,必定是有什么缘故在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