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六·能耐

一百四十六·能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一直都疑心是临江王妃在背后推波助澜,所以他们对关中侯始终是有些顾忌在,而后这些顾忌因为卫安遇袭的事情就更加加重了。

    他们都忙着钓出炸药事件的幕后主使,加上宫里的永和公主已经被磨死了,一时之间没有人记住关中侯。

    卫老太太虽然记得,并且对关中侯起了疑心而且派了卫瑞和林海去查,可是一开始没有什么收获。

    关中侯嘴硬的很,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提起。

    而后,而后就来不及了。

    卫瑞才去查清楚关中侯身边信任的人,关中侯就出了事,死在了云秀坊里头,而且还被顺天府定论为意外身亡。

    关中侯一死,他的那些伺候的下人也都做了鸟兽散,卫瑞已经很难再继续查下去了。

    加上又出了邹青的事,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邹青吸引了,再又忙着应付蒋松文,一时竟然没有顾得上观众后的死。

    现在卫安提起来,楚景吾斟酌半响,神情凝重的看了沈琛一眼,又道:“如果证明了关中侯的死是跟蒋松文有关,那么....”

    沈琛的眼里一片清明,遇上大事的时候,他向来都是最稳得住的,根本丝毫没有受到卫玠他们的慌乱影响,顿了顿就摇头:“如果能查明关中侯的死是蒋松文所为,那么或许能把这件事跟之前公主的事联系起来,叫圣上厌恶蒋松文.....”

    他看着卫玠和楚景吾,才侧头看着卫安道:“可是这没什么用处。”

    卫安跟他心有灵犀,而且对隆庆帝的心思很是明白,立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圣上根本就不在意,圣上不在意谁算计我们,谁栽赃陷害我们。这回蒋子宁陷害我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知道圣上最介意的是什么。”

    谁握住了隆庆帝的命脉,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楚景吾并不是特别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卫玠就更不明白了,有些心焦的看着卫安。

    沈琛不卖关子,看着面前的茶盏,脸色冷的吓人:“因为,这么多时间,蒋松文必定已经把首尾都处置干净了,哪怕我们真的要查,也查不到他头上,他大可推出替死鬼来。而且哪怕真的是能证明是他,他也会有别的缘由。圣上当然不在乎他的生死,可是他有个好爹,不知多少人会替他开脱,圣上不会执意要他的命的。”

    他知道楚景吾和卫玠还不明白,说完了便紧跟着又一针见血的说:“说到底,圣上之前震怒是因为六皇子出事,不是因为卫家被诬陷。现在圣上对陈御史震怒,也不是因为陈御史真的办事不力,而是因为......因为陈御史跟父王太亲近,而被圣上提出来杀鸡儆猴罢了。”

    这才是陈御史真正的罪名。

    这才是蒋子宁的狠毒之处,污蔑你什么你都可以争,可以辩,可唯独这样的陷害,让你有口难言。

    他真正说你什么了吗?

    细细想来,什么都没有。

    沈琛见楚景吾和卫玠都凝眉深思,便拍了拍手,让汉帛进来,叹了口气道:“说吧,也让我看看,我猜的准还是不准。”

    汉帛刚从林三少那里过来,收敛了一贯以来的轻松活泼,板着脸道:“是,三少说,他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首辅大人去了太极殿,隐约跟圣上提起.....卫家跟陈家婚事,也提起,卫家跟王爷的亲近之处.....”

    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沈琛讥笑着看着他们:“你们看,蒋子宁那个老狐狸不费一兵一卒,什么也没有做,就能叫圣上震怒如此,真正可怕的,不是他栽赃的这些罪名,可是他能猜到圣上的心思,并且利用圣上的心思来达到他的目的。”

    卫玠便急了,觉得身上汗毛倒竖:“那怎么办?!如果真的是督造不利,那还能有法子可想,可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是因为这个缘故,那让人怎么自陈冤屈?这件事甚至都不能宣之于口,说了都是错处.....”

    是啊,大家都猜中了隆庆帝之前忽然提拔临江王的缘故,也猜到了临江王回京的缘故,可是谁敢说?

    就像是现在,陈御史难道要说,他跟临江王没有勾结,没有深厚的情谊?

    这样的话,不是把隆庆帝的心思置于光天化日之下了吗?他只会死的更惨更快。

    楚景吾也觉得不寒而栗:“蒋子宁.....可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这个形容太准确了,的确是,杀人不见血,快而准。

    他说完了,便目光一沉,继而问沈琛和卫安:“那我们就丝毫办法也没有,坐困愁城吗?”

    如果真是不能伸手救陈御史的话,朝里这些之前偏向临江王的人谁还敢帮临江王做事?

    哪怕是平安侯这种,恐怕也要仔细考虑立场了。

    楚景吾紧张焦虑,卫玠也同样的:“那世叔是不是.....就没有法子了?”

    卫安仔细的思索起来,眉间少见的笼了一层阴霾,很久之后才道:“陈御史不能不救......”

    楚景吾叹气:“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如同二哥所说,这就是个死局,咱们能有什么法子?”

    蒋松文也正得意的朝着董成器大笑:“我看他们这回还能有什么法子能够咸鱼翻身!”

    他终于知道自己跟父亲的差距在哪里了,他父亲可真是厉害,兵不血刃的就给了卫安和沈琛一记重击。

    这一刀下去,底下那些原本还蠢蠢欲动偏向临江王的人都得好好掂量了,老爷子的威望又上了一层。

    等到陈御史死了,临江王彻底被厌弃,郑王死在山东回不来,那事情就会按照他们的预期那样发展,到最后他跟他父亲才是站在最高处的,有着从龙之功,还能有什么能动摇得了他们的地位?

    董成器笑着看着他,神情放松:“我早就说过了,你有事,少不得去求老爷子,老爷子这个人,不出手便罢,一出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哪里还需要我们这些小鬼在前头手忙脚乱的蹦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