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五·变化

一百四十五·变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玠话都说完了,才注意到楚景吾还在背后,吞了吞口水看了卫安一眼,问她:“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卫安就觉得有些心酸。

    这个哥哥不是她记忆中那个性格鲜明果敢,好打抱不平却又温润如玉的那个哥哥了,大抵是环境对一个人性格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长宁郡主这辈子跟卫阳清的关系急转直下,跟上一世的恩爱全然不同,卫玠从父母恩爱的孩子陡然变成了一个失了母亲,而且母亲还成了一个坏人的角色,被众人厌弃的少爷,卫阳清这辈子又总是在外放,好容易调进京城了,却又因为晋王的事情又立即被派去了洪都九江督战,实在没有太多的心力放在这个儿子身上。

    以至于卫玠跟上一世也完全不同了。

    他不仅没了上辈子的足智多谋和稳重,竟然也已经开始要看人脸色了。

    这叫卫安心里的愧疚一阵一阵的涌上来。

    有些生疏是在骨子里的,因为卫玉珑的事,卫玠跟她心里都有隔阂,哪怕平常不说,哪怕从来不提,哪怕面上还是兄友弟恭,可是这个芥蒂终究是长久的存在了心里。

    一到这样要紧的时候,卫玠虽然因为她有能力而想到来跟她商量,却又并不能完全安心,还悬着一颗心,生怕她不答应或是厌烦。

    她抿了抿唇,喊了一声哥哥。

    卫玠的眼眶就唰的有些泛红。

    什么都不必说,他都能明白卫安这声大哥所蕴含的意思。

    他嗯了一声,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放软,低声道:“绵绵急的厉害,哭着求来了家里,老太太让我过来问问你,是不是得空回家一趟......”

    陈绵绵自来便是天之娇女,纵然当初方皇后出事,也并没有牵连陈家,她的日子一直过的如意而顺遂,现在陡然出了这样的大事,陈夫人撑不住,她也撑不住,陈夫人病了,她便在这个关头只想抓住卫家这根救命稻草。

    少年人虽然一直恪守规矩,可是因为定了亲,也因为两方大人的有意亲近,他们的相处的时间是很多的,陈绵绵一哭到卫家,卫玠便忍不住了。

    沈琛看得出卫玠对于卫安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芥蒂,等到卫玠情绪平复了一些便道:“阿吾过来说的也正好就是这件事,陈御史向来跟卫家情分深厚,加上你跟陈姑娘的婚约,安安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舅兄放心。”

    虽然还没有完婚,可是这舅兄沈琛叫的却是顺口异常,卫玠虽然早就知道沈琛对于卫安的心意,可是没料到这么重的事在他说起来也轻描淡写,好似凡事涉及卫安的事就是他自己的事似地,不免仍旧有些惊讶。

    他总觉得男人对于女人没有太纯粹的爱意,再深的爱意经过时间的磋磨和世事无常,也总会掺杂进其他东西。

    就如同长宁郡主和他父亲之间,年少的时候为了爱情,连父母长辈也可以尽数得罪,身边的好友也可以都不来往。

    可是等到没人阻扰了,他们自己倒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得面目全非,过不下去了。

    沈琛跟卫安在一起也算得上久了,这么多次卫家出事,这么多次卫安出事,沈琛总是毫无犹豫的挡在她跟前。

    这样的心意,同为男人,卫玠自问都难以做到。

    人总是会累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沈琛对着卫安总是能维持住这样的关心。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要紧,而且沈琛对卫安好,这是好事,值得开心,他嗯了一声,收敛了心里的慌张和焦急,面对沈琛镇定了下来,说:“世叔最近才得了令去督造皇陵,可是他本身就是半途进去的,里头的人根本不听他的调派,前段时间钦天监算出来近日多雷雨大风天气,要工部上心,皇陵那边该停工一段时日,可是令传了下去,却不知道为何没有人听,终于出了事,皇陵现在未成而先见血,是极不吉利的征兆,犯了圣上的大忌,现在圣上震怒非常,根本不肯听世叔的自辩便将世叔下狱,底下的人跟红顶白,自然就可着劲儿的折腾人,世叔年纪大了,怕受不住这样的折腾.....”

    何况谁不知道大理寺寺丞乃是蒋松文的姻亲,把自己的孙女儿嫁给了蒋松文的大儿子当妾。

    这样的人,难道还指望他能秉公办案吗?

    楚景吾见他说完,也接过了他的话头道:“陈御史是我们的人,却一直跟蒋子宁相处的不错,蒋子宁怕是察觉了什么,才会这么对付陈御史,下这样的狠手。这个老狐狸,可真是老谋深算手段毒辣。”

    一出手就是可能要人一家的性命的大手笔。

    卫安眼里冷光一闪,对于蒋子宁的手段已经并没有太强的情绪。

    其实她也无意跟蒋家为敌,当初查陆元荣,不过是为了看看陆元荣背后到底是不是临江王妃在撑腰,想要早作准备,可是没料到蒋松文却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做出了借工部的人之手来做出炸药走火的事。

    加上关中侯.....

    想到关中侯,卫安看了沈琛一眼,眉头微皱:“对了,关中侯是怎么死的?”

    大家的目光都聚在了卫安身上,沈琛面对着她,眼里的肃杀之气便不自觉的温和下来,放轻了语气道:“听说是马上风死的。”

    马上风,对于关中侯这样一天到晚恨不得腻在女人身上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死法,他这么死,死的理所当然,根本就没有人把这个当成一件稀奇的事,自然也就没人再去追究他死的是不是另有文章。

    现在卫安忽然提起来,楚景吾面色稍稍变化,看着她忽而问道:“你的意思是,之前关中侯撺掇永和公主的事,其实也是蒋松文在背后推手,而后又是蒋松文为了杀人灭口所以杀了他吗?”

    他说完,自己也禁不住怔住了,其实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要知道,之前他们可一直是怀疑临江王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