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三·纵容

一百四十三·纵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是被沈琛的目光看的有些怕,那样的感觉她总不能完全的形容出来-----从前的彭采臣也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过她。

    这样的眼神里头蕴含的深意和爱意叫人莫名的便手足无措,她没什么这样的经验,被沈琛闹了之后也只能色厉内荏的嗔怪一句。

    可就算是这样的嗔怪,在沈琛看来,也就像是小猫咪亮了亮爪子吓唬人罢了。

    小猫咪亮爪子的时候,还显得格外的可爱,他忍不住伸手拉住卫安的手,轻轻一带,就将卫安带进了怀里,轻声叹道:“真是一波三折,若不是因为王爷还在山东那边情况不明,我真想求了圣上替我们完婚......”

    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化作一股热气吹在卫安耳边。

    卫安的耳朵酥、酥、痒痒的,立即便从脸红到了脖子,等到反应过来,便终于羞恼难当的喊了一声:“沈琛!”

    她极少这样连名带姓的喊沈琛的名字,因为总觉得这样喊似乎格外的亲密,就算是在生气,喊他的名字也像是在撒娇一般。

    沈琛果然皮厚的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将她箍在怀里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若是顺利的话,咱们早就该完婚啦,我也没有说错啊!”

    卫安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咳嗽了一声皱眉:“我不喜欢这样......”

    她还是没有太习惯跟一个人这样亲密,哪怕明知道这个人是未来的夫婿,心里也对他是喜欢的。

    这已经是难得的亲密了,沈琛知道卫安面嫩,却也知道她是个乌龟性子,外头人看她厉害,却不知道她其实是被伤怕了,才缩在自己的壳里不敢轻易出来。

    他很急。

    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又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孩子一点渴求也没有?何况他房里连个伺候的丫头也没有,算得上为卫安守身如玉了。

    对着卫安,他如今是怎么也不能守着规矩不越雷池一步了,总觉得无时无刻不想亲近她,和她守在一起。

    可是虽然心急,他却知道循序渐进的道理,微微一笑捏了捏卫安的手心放开她,低声道:“是我太心急了......”

    卫安心跳的厉害,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赧然的摇了摇头。

    她每每面对沈琛的亲密举动,总是面红耳赤,这跟从前对着彭采臣的那种出自心里的恐惧是全然不同的。

    她心里很明白这两者的区别,也正因为这种区别,她心里的心慌更甚,总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态度跟沈琛相处。

    恋爱中的女孩子总是格外的敏感的,怕对方太主动,又怕对方不主动,心思矛盾重重。

    幸好沈琛总是格外的耐心,卫安脸红着从他怀里起身坐在旁边,努力的说起正事来遮掩心里的心慌:“我们要格外小心谨慎了,老首辅可是人精一样的人物,当初能隐在夏松身后这么多年,被夏松看重,等到夏松下台了,又能亲自由皇上提拔上去,这个人的心机不可小觑。当初我们没有招惹上他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已经有了争执,便要上心。”

    沈琛知道卫安的心思,顺着她的话答了下去:“他一进宫,过了不久便传出要让楚景迁楚景盟一通进宫赴宴的消息,世上没有这么多巧合的事,肯定是他在其中起了作用了。蒋松文对我们出手,他就算是之前不知情,现在也没有疑问的要替儿子撑腰了。这个敌人,看样子是当定了。”

    说起正事来,卫安的举动便自然了许多,急忙拿了茶喝了一口,总算觉得心跳的不是那么飞快了,努力镇定的看着沈琛嗯了一声,轻声道:“他位高权重,更可怕的是他跟圣上多年的君臣之谊让他地位非凡,他说的话在圣上心里也举足轻重.....”

    要对付这样一个人,不是找些他贪墨受贿的罪证就能扳倒的,他的羽翼遍布朝野,实在是一个庞然大物。

    在扳倒他之前,恐怕最重要的还是想着如何能保全自身。

    沈琛知道她担心,替她续了水才摇头道:“也别想的太可怕,虽然他的确是能说的上话,可是说的上话的人很多,比如说淑妃娘娘,比如说三少.....只是这回,是我们操之过急了一些。”

    他们之间说话交谈,很多时候对方不必说尽,他们就已经能懂对方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这回也同样,一听沈琛说这个,卫安便垂下眼帘点头:“是,原本只想着他故意趁着你不在的时候过来,就是要挑我招待不周,心里有怨气的刺,借此生事挑拨,可是没料到我请了舅舅和二伯父三伯父和父亲他们过来,他又有了别的说辞。圣上肯定是觉得我们卫家最近跟各家的走动来往都很频繁了,我们的婚事从前他乐见其成,现在却觉得恐怕是便宜了你,或者说是怕便宜了临江王.....”

    猜测一个人的心思实在是一件很累的事,尤其是他们要猜测的还是一个帝王的心思。

    沈琛见不得卫安皱眉头,低声叹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她:“也不要太心急,凡事总有拨云见日的一天,蒋子宁接下来无非也就是在圣上面前挑拨,想要他疏远父王......”

    卫安怕的就是这个。

    谗言这种东西,进的多了,听的多了,渐渐的说的人和听的人都容易当真,隆庆帝一天两天的还可能只是心有芥蒂,等听的多了,怕就真的认定临江王别有异心,到时候原本已经平稳的局势就又要起波澜,而临江王进了京,到时候就失去了在封地的优势,很多事都身不由己.....

    这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

    她看着沈琛,并不忌讳什么,直截了当的道:“我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等着蒋子宁出手,既然已经剑拔弩张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干脆就各凭本事,谁输谁赢,都看命。”

    她是在表达自己的意见,她知道现在他们不能随意做决定,事情得先问过临江王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