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一·能耐

一百四十一·能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松文到底还是太年轻了,虽然说心机是有的,手段也是有的,可是不能举一反三,要他揣度隆庆帝的心意心事更是难上加难。

    蒋子宁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件事若不是他在其中转圜,偷天换日的把蒋松文谋害卫安沈琛的事不动声色的转移成了朝臣都开始站队,让隆庆帝疑心上了临江王结党,那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了结。

    以隆庆帝原本的打算,那是准备让临江王继位的,真要是他的打算成了现实,那隆庆帝为了让临江王归心,必定要拿人出来给卫安和沈琛的事祭旗,让临江王放心。

    蒋松文想不通这一点。

    他不知道,这些小事看起来是小事,可是若是放在大形势下,却是能决定人生死的转折点,多少决定人生死的细节,就在这些小事里头。

    而他跟着隆庆帝这么多年了,最能明白隆庆帝的心意,也知道他最害怕的是什么,这些恐怕是连他那些后宫亲近的嫔妃们都所不能比的。

    隆庆帝沉吟了许久都没有再开口,蒋子宁也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旁边,恭敬谨慎的模样。

    等到香案上头那金漆瑞兽麒麟香鼎里的手指粗细的香燃的差不多了,隆庆帝显得有些低沉喑哑的声音才从这袅袅的青烟里头响起来:“沈琛真是消息灵通。”

    蒋子宁笑了一声,对隆庆帝这满含杀意的话仿佛浑然不觉,蹙了蹙眉头又松开,殷勤的笑着答话:“可不是,毕竟是平西侯,您看重他,临江王也将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的,加上他如今又快成卫家的女婿了,多少荣耀加身呢?多的是想上去跟他搭话好能挨上点儿交情的,这也是人之常情了。”

    这话里头暗含的深意可多了,听在隆庆帝耳朵里,那就是现在情势都还未曾完全倒向临江王,底下的人却已经闻风而动,一个个的开始巴结起沈琛来了。

    对沈琛尚且如此,那对临江王呢?

    而临江王,之前他或许是没有那个心思和机会,以至于一直都算得上恭敬老实,可是一旦这样多诱惑摆在眼前,他真的能保持从前的那等小心谨慎的心吗?

    人可是经不起诱惑的。

    隆庆帝垂了眼睛,不动声色的又转移了话题,问蒋子宁:“对了,临江王到了哪里了?”

    蒋子宁似乎没听清,想了一会儿才答上话来:“已经到了山东了,山东叛乱,听说他的属臣建议他不往山东走,绕道而行,可是王爷不答应,执意要从山东行来......”

    他顿了顿,才又笑了一声道:“毕竟王爷威名远播,声名赫赫,素有战神之称,那些叛党听了他的名号,已经要退避三舍了。”

    隆庆帝的表情隐在烟雾里看不清楚,只是淡淡的重复了战神两个字,似有讥诮之意:“退避三舍?”

    那些叛党顽固的很,朝廷派了这么多兵马出去,最终都没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仍旧被那些叛军占据着荆西晋中等地,这么多官员进京都绕着那个地方走,可是临江王却偏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是怎么想的?

    是真的艺高人胆大不怕叛党,还是有意想要给军民们展示展示他作为藩王的威风?让人想起来他从前的赫赫战功呢?

    蒋子宁恍然并不明白隆庆帝话里的讥诮,嗯了一声便接过了话头很是真心实意的感叹了一声:“是啊,外头的人都说临江王勇气可嘉,不愧是曾经评定过楚王和晋王之乱的人,一身好胆。”

    隆庆帝唔了一声,单手支着头,似乎很是困倦了,隔了片刻又问他:“那你是如何看的?”

    这才是问到关键处了。

    蒋子宁知道,他如何回答这番话,很可能就决定了隆庆帝的心意到底会不会真的起变化。

    这是决定他自己的前程的一答,也是决定临江王和卫家众人命运的一答。

    他的脑子里清晰无比,镇定了片刻便将早已经想了无数遍的答案说了出来:“臣倒是不这么想。”他说:“临江王素来是个有情有义的,对底下的将士们很是体恤,在军中素有贤名,他又跟郑王爷关系极好,平西侯如今又跟寿宁郡主订亲,臣猜测,王爷恐怕是想要打听打听郑王爷的动向,才会明知山东叛乱还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他这番话是真真切切的在夸临江王。

    可是也是真真切切的在叫隆庆帝往坏里揣测临江王。

    说话的艺术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夸未必是想要那个人好。

    他说完了这话,便垂着头等隆庆帝的反应。

    过了许久,隆庆帝才咳嗽了一阵,示意听见了动静赶进来的安公公倒茶,喝了口茶淡淡的道:“是啊,朕倒是忘了,咱们这个老五,素来是个有情有义的,可不就是个完人了么?”

    蒋子宁一直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了下来,知道隆庆帝是真的已经疑心了临江王了。

    也不枉费他之前做的那么多的功夫。

    先是去信给他的许多门生,叫她们自己或是挑拨沿途的官员去拜见临江王,并且让沿途官员献上美女。

    临江王拒绝了一个两个,还是有许多,他总不能一直拒绝,而一旦一个成功被接见了,其他的人自然更加蜂拥而至。

    等到临江王见的多了,这文章也就能做了,蒋子宁再示意底下的御史闻风而动,参奏临江王逾越礼制,不守规矩,结党营私。

    隆庆帝初时或许不当回事,可是等到看见越来越多的官员对临江王趋之若鹜的时候,哪里能真的毫无芥蒂?

    等到他心里有了芥蒂,自然看什么都是疑心的。

    有时候,不必等当事人犯错,他们什么都不必做,其他的人做的事,也都能算到他们的头上去。

    他坐在旁边,脚踏在地上,丝毫没有任何忐忑。

    对着隆庆帝久了,他很知道隆庆帝的脾气,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再说下去便显得太刻意了些,他很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把这些火候都把握得极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