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四·退步

一百三十四·退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松文眉头紧皱,忍不住恶狠狠的冷笑了一声,骂道:“这就是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

    可是陈御史这些年来也的确是靠着蒋子宁在内阁站稳了脚跟,而且在隆庆帝跟前也很能说得上话了。

    自己培养出来一个心腹大患,蒋松文咽了咽口水,一脸茫然的去问他爹:“那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蒋子宁看着蒋松文又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要说也不是沈琛和卫安真的聪明到了哪儿去,而是自己儿子太不争气了一些,若不是董成器在旁边帮衬,恐怕他连这一步都做不到。

    这些年他的脑子都用去怎么揽财上了,沉迷于声色犬马,仕途又一帆风顺,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以至于连对付敌人使出来的招数都不入流了。

    他冷冷的看着旁边跳动的烛火,面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道:“什么打算怎么办?既然养的狼有了异心了,当然是除去了,否则留着等他回来再反咬你一口吗?这可是狼啊,叫咬一口,非得咬下你连皮带骨的一块肉不可。”

    蒋松文听出些苗头了,他自来就知道自己父亲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凡是真的冒犯到他头上来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因此听出他父亲对于陈御史的恶意,他便带了些得意的笑:“父亲想怎么做?”

    天气渐渐变凉了,哪怕是关着门窗,屋子里也已经开始有了丝丝的凉意,蒋子宁人老了受不住寒,拿了毯子盖在身上,顿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蒋松文:“也不怎么样,圣上最厌恶的莫过于不受控制的人和事。他之所以青睐临江王,无非是觉得临江王在他众兄弟之中,好似对皇位最无觊觎,这些年跟郑王也最老实。而且通过近些年来临江王的隐忍不发,他也觉得临江王是个忠厚的人,因此才会有这个打算。”

    蒋松文这个倒是知道,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圣上的身体愈发的不好了,前些日子不过是天气稍稍凉了些,他便一直缠绵病榻到现在,太医们用尽了各种法子,他看着还是没什么精神。也因为这个,您让那么多人弹劾临江王,说他嚣张跋扈,逾越礼制,圣上才还能忍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隆庆帝很怕自己就这么去了,没在众大臣面前施恩于临江王,就让临江王捡了现成的便宜,会对六皇子不利,因此做事还是很顾忌。

    能想到这些,倒是让蒋子宁还觉得些许安慰,他摸着胡子嗯了一声,淡淡的道:“你说的是,现在临江王无非是靠着圣上的那点子想头,要是圣上一直有这个想头,那还好,他会一直平步青云。可是要是圣上没那个想头了,”

    蒋松文眉头紧皱,忍不住恶狠狠的冷笑了一声,骂道:“这就是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

    可是陈御史这些年来也的确是靠着蒋子宁在内阁站稳了脚跟,而且在隆庆帝跟前也很能说得上话了。

    自己培养出来一个心腹大患,蒋松文咽了咽口水,一脸茫然的去问他爹:“那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蒋子宁看着蒋松文又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要说也不是沈琛和卫安真的聪明到了哪儿去,而是自己儿子太不争气了一些,若不是董成器在旁边帮衬,恐怕他连这一步都做不到。

    这些年他的脑子都用去怎么揽财上了,沉迷于声色犬马,仕途又一帆风顺,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以至于连对付敌人使出来的招数都不入流了。

    他冷冷的看着旁边跳动的烛火,面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道:“什么打算怎么办?既然养的狼有了异心了,当然是除去了,否则留着等他回来再反咬你一口吗?这可是狼啊,叫咬一口,非得咬下你连皮带骨的一块肉不可。”

    蒋松文听出些苗头了,他自来就知道自己父亲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凡是真的冒犯到他头上来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因此听出他父亲对于陈御史的恶意,他便带了些得意的笑:“父亲想怎么做?”

    天气渐渐变凉了,哪怕是关着门窗,屋子里也已经开始有了丝丝的凉意,蒋子宁人老了受不住寒,拿了毯子盖在身上,顿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蒋松文:“也不怎么样,圣上最厌恶的莫过于不受控制的人和事。他之所以青睐临江王,无非是觉得临江王在他众兄弟之中,好似对皇位最无觊觎,这些年跟郑王也最老实。而且通过近些年来临江王的隐忍不发,他也觉得临江王是个忠厚的人,因此才会有这个打算。”

    蒋松文这个倒是知道,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圣上的身体愈发的不好了,前些日子不过是天气稍稍凉了些,他便一直缠绵病榻到现在,太医们用尽了各种法子,他看着还是没什么精神。也因为这个,您让那么多人弹劾临江王,说他嚣张跋扈,逾越礼制,圣上才还能忍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隆庆帝很怕自己就这么去了,没在众大臣面前施恩于临江王,就让临江王捡了现成的便宜,会对六皇子不利,因此做事还是很顾忌。

    能想到这些,倒是让蒋子宁还觉得些许安慰,他摸着胡子嗯了一声,淡淡的道:“你说的是,现在临江王无非是靠着圣上的那点子想头,要是圣上一直有这个想头,那还好,他会一直平步青云。可是要是圣上没那个想头了,”

    蒋松文眉头紧皱,忍不住恶狠狠的冷笑了一声,骂道:“这就是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

    可是陈御史这些年来也的确是靠着蒋子宁在内阁站稳了脚跟,而且在隆庆帝跟前也很能说得上话了。

    自己培养出来一个心腹大患,蒋松文咽了咽口水,一脸茫然的去问他爹:“那您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蒋子宁看着蒋松文又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要说也不是沈琛和卫安真的聪明到了哪儿去,而是自己儿子太不争气了一些,若不是董成器在旁边帮衬,恐怕他连这一步都做不到。

    这些年他的脑子都用去怎么揽财上了,沉迷于声色犬马,仕途又一帆风顺,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以至于连对付敌人使出来的招数都不入流了。

    他冷冷的看着旁边跳动的烛火,面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淡淡的道:“什么打算怎么办?既然养的狼有了异心了,当然是除去了,否则留着等他回来再反咬你一口吗?这可是狼啊,叫咬一口,非得咬下你连皮带骨的一块肉不可。”

    蒋松文听出些苗头了,他自来就知道自己父亲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凡是真的冒犯到他头上来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因此听出他父亲对于陈御史的恶意,他便带了些得意的笑:“父亲想怎么做?”

    天气渐渐变凉了,哪怕是关着门窗,屋子里也已经开始有了丝丝的凉意,蒋子宁人老了受不住寒,拿了毯子盖在身上,顿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蒋松文:“也不怎么样,圣上最厌恶的莫过于不受控制的人和事。他之所以青睐临江王,无非是觉得临江王在他众兄弟之中,好似对皇位最无觊觎,这些年跟郑王也最老实。而且通过近些年来临江王的隐忍不发,他也觉得临江王是个忠厚的人,因此才会有这个打算。”

    蒋松文这个倒是知道,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圣上的身体愈发的不好了,前些日子不过是天气稍稍凉了些,他便一直缠绵病榻到现在,太医们用尽了各种法子,他看着还是没什么精神。也因为这个,您让那么多人弹劾临江王,说他嚣张跋扈,逾越礼制,圣上才还能忍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隆庆帝很怕自己就这么去了,没在众大臣面前施恩于临江王,就让临江王捡了现成的便宜,会对六皇子不利,因此做事还是很顾忌。

    能想到这些,倒是让蒋子宁还觉得些许安慰,他摸着胡子嗯了一声,淡淡的道:“你说的是,现在临江王无非是靠着圣上的那点子想头,要是圣上一直有这个想头,那还好,他会一直平步青云。可是要是圣上没那个想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