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三·狐狸

一百三十三·狐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子宁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他是真真正正人老成精人物,这么多年了,因为隆庆帝的多疑,他身边的人换了又换,连明皇后的母族都覆灭了,接下来的方皇后、彭德妃,他身边亲近的人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而他内阁的班子成员也是换了又换。

    可是除了钱士云之外,唯有自家老爷子,是唯一一个跟着隆庆帝,甚至从来都不曾被他怀疑过的重臣。

    蒋松文一听老爷子这么说,就知道老爷子是心里有数了,松了口气,恭敬的蹲在老爷子旁边,替他将鞋子除了,才道:“听您这意思,是想坏了临江王的好事?”

    他皱着眉头迟疑一瞬,细细的想了想这个可能,便又道:“可是现在圣上跟临江王感情正好,而且正是有那个念头的时候,临江王又是个再谨慎不过的人,咱们若是想要动手.....怕是很多阻碍。”

    蒋子宁蓄的长长的修剪了形状的胡须在轻轻抖动,笑完了之后他便垂头看着自己也已经四十了的儿子,轻微的摇了摇头:“你啊,还是太嫩了些,现在是我还活着,这把老骨头还能替你遮掩替你想法子,等到你老子死了,树倒猢狲散的时候,你可靠谁去呢?”

    他叹了口气。

    到底是他自己身处高位,四周都是恭维奉承的人,蒋松文占了首辅之子的便宜,仕途一帆风顺不说,哪怕是犯了错,也多的是求着喊着帮他遮掩的人,他难免便显得见识不够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都已经这样了,再要去教他也只能慢慢的来,在他彻底能独当一面之前,这些事还是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来给他收拾烂摊子,指明方向。

    他看着蒋松文亲自去拿帕子过来,便指点他:“我也老了,原本想退下来的,可正如你所说,我还尚未退下来,就有人想着秋后算账了,可想而知,但凡我真的失了势,咱们家会是个什么情形。”

    蒋松文抿了抿唇,声音低低的道:“父亲还硬朗着呢,那些人想要踩扁咱们家,且做梦去罢!”

    “这些套话连你也说?”蒋子宁嗤笑了一声,不再遮掩:“这回你出事,知不知道朝中为什么没人给你说话?”

    蒋松文有些困惑的摇头。

    他也有些疑问,按理来说,现在他父亲还是首辅,那些锦衣卫,还有顺天府的人,的确是太不给他们家面子了。

    蒋子宁便挑着眉头,洞若观火:“那是因为,有人正想借着这个事踩着我上去啊,又怎么会不抓紧时机落井下石?这回你出事,圣上冷落我,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沈琛卫安多难对付,不过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罢了。”

    他竖起一根手指,在黑漆桌面上写下一个字,看着儿子轻轻的笑了笑:“你想想看,若我倒了,上去的是不是他们?”

    陈阁老?!

    蒋松文只觉得不寒而栗,抬眼看了蒋子宁一眼,问他:“父亲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可是陈阁老分明是蒋子宁提点着上去的啊!

    他有些不明白了。

    蒋子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嘲讽一笑:“我在太极殿门口跪了一天那天,正是陈御史在里头跟圣上商量江南水灾的事,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一从宫里出来,我便让人进宫去问过了,安公公虽未明说,可是却也差不多了,正是陈御史在圣上跟前说,林三少素来稳重,平西侯更不是无事生非之人,此事怕是真的另有隐情。”

    陈御史也算得上是隆庆帝跟前数得上的人物了,当初靠着方皇后的关系一点一点慢慢起来的,后来又表现的踏实无害,又因为是蒋子宁的学生,蒋子宁才顺手提拔了他。

    可是却没料到提拔出了一个白眼狼。

    蒋松文皱着眉头很是不解:“就算是把您踩下去了,那前头论资历,论圣上宠信,也还有钱士云和秦升.....”

    再不济,还有个徐安英呢。

    他顿了顿:“这也太奇怪了些,为了件还没影儿的事儿,他便这么快想要踩下您这个恩师去,在朝中不是也要被人唾骂吗?!”

    天地君亲师,师生关系可是自古以来压在人身上的一道枷锁,君不见之前多少人因为污蔑老师,自己的一生也前途尽毁吗?

    陈御史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他是得了失心疯了吗?

    见蒋松文这么问,蒋子宁挪了挪脚,示意儿子也坐,才慢条斯理的道:“你也别觉得这有什么难以置信的,换个角度想想,他想讨好讨好未来的新君,这不也是极为正常的事吗?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自古不变的正理啊。”

    蒋松文冷笑了一声,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厌恶:“那他是瞎了眼,茶还没凉呢,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去趁热灶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命!”

    蒋子宁比他沉得住气多了,面上连一点儿愤怒的情绪也没有,抬手接了蒋松文递来的茶,不甚在意似地又抛出了一句话:“我叫阿文查过了,陈家跟卫家定亲,也很有学问。他们两家怕不只是儿女亲家,或者说,在定儿女亲家之后,他便已经通过卫家跟临江王示好了。这回他为沈琛说话,恐怕也有这个缘故。”

    当初陈御史跟卫家定了亲事,蒋子宁便有过疑心的,觉得作为方皇后的妹夫而去亲近卫家极为不合理。

    可是后来是陈御史他主动来表明过心迹,说是在普慈庵的时候两家大人带着孩子去了,出了些差错,导致出了些误会,因此才定下了儿女亲事。

    后来陈家跟卫家也没有太多往来,婚事虽然定了,却因为卫玠守孝而一直还没举行,陈御史除了偶尔帮衬帮衬卫家,其他的倒看不出来什么。

    直到这一次,蒋子宁才知道陈御史恐怕早就已经跟临江王达成了某种默契,成了卫家和临江王的同盟。

    真是可惜,知道的太晚了,这些年陈御史也藏的太好了些,让人根本无法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