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一·顾虑

一百三十一·顾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个去害人的人,若是没能得逞,总是心虚害怕,会招致报复,以至于他们总会忘记他们才是那个主动害人在先的人。

    现在蒋松文就是如此,他已经忘了,事情是他主动挑起来的,人是他要杀的,现在没杀成,他不后悔当初自己的决定,只怨卫安跟沈琛没能按照他期望的那样去死。

    董成器面前是一碗参茶,他最近时常提不起精神来,便特意让人去寻了老参来,时常能补补身子。

    见蒋松文情绪还是不大稳定,他便挑了挑眉,喝了口茶看着他提醒:“好了,说到底不过就是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竟然也能引得你这样失了平常的稳重。你可要记清楚,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栽在两个孩子身上?!”

    董成器少有这么疾言厉色的时候,蒋松文吃他这么一说,立即便冷静了下来,坐在了椅子上冷笑了一声。

    “小孩子?就是他们一开始断了我几条财路,若不是他们穷追猛打,非得揪出陆元荣他们来,我会跟他们一般计较,会这么剑走偏锋?”他眼神冷淡的端起茶一气喝了一盏,才又嘲笑起来:“别小看他们,尤其是沈琛,那可是一条会吃人的狼啊。”

    董成器同样也牵了牵嘴角,不大当回事的哦了一声,他当然知道沈琛是一头狼,也知道他难对付。

    可是现在不该招惹那也招惹上了,既然招惹上了,那就没有怕的道理。

    他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指甲,望了望蒋松文,忽然慢条斯理的问出了一个问题:“你想过没有,你只杀了沈琛是不行的。”

    蒋松文正琢磨该怎么去隆庆帝那里请罪才显得更加诚恳一些,听见董成器这么说,便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就算是杀了沈琛也没什么用处,顶多也就是一时的安定罢了,可是你想想清楚,这些天为了沈琛的事,那位临江王府的世子来了你这里多少趟?”董成器提醒他,面上带着了然的笑意:“他跟沈琛跟亲兄弟没什么区别,要是沈琛出了事,他知道真凶是你,你觉得他能就这么放过你吗?就不说他了,还有临江王,那也是个护短的,这么多年来,你看他是怎么对沈琛的,你还看不透吗?沈琛要是死在了你手里,你基本上便是跟整个临江王府结仇了。”

    董成器的话还没有说完,可是他也不必再说完了,因为蒋松文已经完全听懂了他话里的深意。

    是啊,他现在累死累活的想杀了沈琛遮掩罪证,想要沈琛卫安不再顺着陆元荣往下查把他给牵扯出来。

    可是问题是,他就算是杀了沈琛,沈琛背后还有临江王府。

    但凡只要临江王得了势,那他跟他家的老爷子,还是讨不了什么好处。

    老爷子风光了这么一辈子,无非就是跟对了人,隆庆帝是个耳根子软的,老爷子兢兢业业的,图点小财小利,却从不敢有别的心思,也从来不结党营私,所以隆庆帝容得下他信任他。

    可是换个人来做这个皇帝呢?

    临江王那可是个最有主意的,对于隆庆帝来说正好正合适的蒋子宁,换成了他,那就用不上了,不是什么帮衬而是掣肘。

    临江王会容他存在吗?

    原本就处境堪忧了,若是再加上杀沈琛的仇,那他们蒋家恐怕就完全毁了。

    蒋松文被董成器的这番话真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之前他已经想过沈琛不好对付,因此才听了邹青的从卫安身上动手。

    而实际上老爷子也帮了他不少的忙,那时候众人对于卫安受伤一事基本上都已经处于乐见其成的态度了,若不是最后卫安没死而且真的揪出了凶手.....

    他有些恼怒的伸手一把将手里的笔摔在了地上,觉得头痛欲裂:“照你这么说,那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他冷笑了一声,自暴自弃的道:“也对,凡是跟他们做对的不都死了吗?从成王到刘必平,还有仙容县主和李桂娘,哪一个不是身败名裂,死的凄惨无比的?!那个小丫头就是个天降灾星,凡是要跟她对上的,就没有好下场的!”

    真是被气的没什么理智了,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董成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他一眼:“谁跟你说让你坐着等死了?”

    蒋松文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大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脾气一上来便不管不顾,什么事也想不清楚了。

    此刻他就觉得脑子里一片浆糊,什么都想不明白,听见董成器这么说,很是不耐烦的问:“那还能有什么法子?”

    董成器知道他的脾气,也不跟他一般计较,叹口气就道:“你也太沉不住气,事情还没个结果呢,输赢也还未定,你便这样急躁的不行,到时候还怎么继续打这场仗?”

    蒋松文这才忍耐下来了,好一会儿才彻底平复了情绪,语气恢复了镇定问他:“现在沈琛知道是我了,你说他下一步会怎么办?”

    “当然是寻你的错处啊。”董成器不假思索:“你做工部尚书这么多年,他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你肯定是跟之前的那些事有关,才会朝他们出手,既然你已经出手了,他要报复你,自然是要寻你的不是。毕竟别的事先不提,这件事你在圣上那里是已经过关了,不管圣上到底相不相信你没做这件事罢,可是圣上就没有处置你的意思,这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至少说明圣上现在不想动你。既然圣上不想动你,林三少和沈琛再抓着你不放,那就显得不识时务了,要是谋害郡主这个罪名到不了你头上,不能用这个扳倒你,那他们自然得想能扳倒你的法子,而你身上真的干净吗?”

    蒋松文冷笑了一声。

    他敛财都是靠着陆元荣等人,自己是不碰这些东西的,为的就是怕到时候摘不干净,现在沈琛他们要是想靠这个找他的麻烦,那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