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六·断腕

一百二十六·断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成器背着手站在他身后,一时之间也没有开口说话。

    他心里知道这个时候去找蒋子宁不明智,毕竟他们做的这些事之前都是瞒着老爷子的,老爷子虽然多少知道一点儿,可是知道的肯定不那么齐全。

    要是这个时候去,老爷子非得气疯不可。

    他向来是个顶圆滑的人,能不得罪的人便不得罪。

    万不得已要整死一个人了,那也是下手干脆利落,绝不留后患的。

    他不是不准儿子捞银子,而是要他做的干净漂亮。

    这些年蒋松文把持着工部和尚宝司,捞了多少银子,他心知肚明,可就是因为没出大事,就算是出了大事,刘必平和易家彭家这些事儿都出来了,连陆元荣都倒了,最后蒋松文没挨着身,他就不管。

    他是个怕麻烦的人。

    去给他找麻烦,肯定是得付出一点儿代价的。

    蒋子宁是他的儿子倒是没有关系,父子之间没有什么隔夜仇。

    可是他这个妻弟便有些尴尬了,一直上不上下不下的在翰林院挂着,又素来跟蒋松文关系好。

    出了事,他不会怪蒋松文,却只会怪他不帮着蒋松文处理干净,嫌他调唆。

    这实在叫人有些难堪,或许还会牵扯上家人一并被蒋子宁申饬看不起,可是想了又想,董成器还是嗯了一声,道:“去找罢。”

    他到现在了,倒是的确想不出什么能解决眼前这个烂摊子的好法子了----实话实说,沈琛和卫安破而后立,如今借用着装死这件事引出了王府的内奸,震惊了整个京城的人。

    之前已经改动了的风立即就又往别的地方吹了,没人再说卫安沈琛咄咄逼人,而都是给他们捏了一把汗-----王府里藏着那么多奸细,工部尚书身边最得意的管家竟然跟那天混在炸药堆里刺杀郡主的人有关系,这里头的事怎么都让人浮想联翩。

    人的嘴巴是能杀人的。

    要是再让这些流言发酵,到时候御史们风闻奏事,哪怕是首辅呢,恐怕也未必扛得住这骂声如潮。

    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这么一说,蒋松文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是真的赞同,愣了一瞬才点了点头,大踏步的出门去了。

    他自己的别业跟老头子的不在一处,赶过去也颇费了一番功夫,等他到了,老爷子差不多也从宫里出来了,听管家说正好进门不久,他松了口气,让管家通报,有些焦急的在外头等消息。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管家一进去,竟然半个多时辰都没有了动静,蒋松文在偏厅里连喝了两杯茶,终于有些坐不住了,才站起来,便看见管家已经快步出来了。

    他等的极不耐烦了,可是顾着管家是蒋子宁身边的老人了,还是忍耐着性子,问他:“老爷子说什么?”

    管家有些为难,伸手把他让到一边,轻声道:“老太爷说,您来为的是什么,他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他不管,让您自己该怎么办便怎么办。”

    蒋松文一下子懵了,怎么也没想到等了这么久,老爷子连见也不见他,还要把他往外头赶,让他自己解决。

    他若是能解决的话,还要来求他爹干什么?

    管家咳嗽了一声,等到他回过神了,才皱着眉头仔细的道:“今天老太爷进宫,听说是在太极殿偏殿等了一天,也没见到圣上......”

    昨天晚上邹青进的诏狱,今天蒋子宁去回话就没能见着隆庆帝。

    隆庆帝肯定是知道这件事了。

    林三少近水楼台先得月,也不知道跟隆庆帝到底说了什么,他到底是如今隆庆帝大力扶持的小舅子.....

    蒋松文听的出了一头的冷汗,被管家的话吓得有些站不住,看了他一眼才问:“那老爷子就不管了?”

    管家拉住他往旁边走了走,轻声咳嗽了一声便笑了:“哪儿能呢,大老爷,咱们说句不好听的,天底下只听说过不孝顺的子女,哪里听说过狠心的父母的?老太爷他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对您是怎么样的,您心里难道不清楚?”

    蒋松文眉头渐渐松开,然后又逐渐皱紧,很是烦躁:“可是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既不见我,又不叫我进去商量商量这事儿该怎么办.....他让我想法子,我能有什么法子?真要是有法子,我也就不来烦他了啊!”

    管家便摇头:“如今圣上因为这件事,连老太爷也迁怒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老太爷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了,他这么做,自然有他这么做的道理。这个时候您再求老太爷,老太爷再出了手,那不是就是在顺着人家的心意把把柄往人家手里递吗?找谁都容易出事,谁都可能被反水。要知道,寿宁郡主和平西侯可都是厉害角色,这不动声色的就把邹青给圈进去了,您要是现在见着了老太爷,求他让人出手,这才是真的完了呢。”

    也就是说,他现在竟然还连老爷子都不能找?!想通这后面的含义,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怎么样才行?!”

    “当务之急,自然是把事情给推在别人身上。”管家双手叠放在身前,尽职尽责的给蒋松文传达蒋子宁的意思:“您这里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是再有什么事,就得连之前的事一道被揭出来,那可就不妙了。现在自然先图脱身,邹青是您的心腹管事,却背着您收受了那帮火房的管事的贿赂,想要替他们摆平这件事,因而误入了贼窝,被拖下了水.....这件事跟您没有关系,您顶多也就是一个御下不严......”

    蒋松文之前还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点点头:“你说的是,这样还不够,我还得上一道请罪折子,便说我识人不清,以至于手底下的人出了这样的事而不自知.....实在不配任工部尚书之位......”

    要退就得退一大步,否则的话姿态不足便不能取得该有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