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二·嘴硬

一百二十二·嘴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知道林三少是如今炙手可热的人物,也知道现在他是六皇子唯一的舅舅,大家都极为尊崇他,可他仍然直起了脖子冷冷的盯着他们:“大人们,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想要压住他,那也得压得住才行。

    他知道林三少能耐,厉害。

    可是他也同时知道锦衣卫的规矩,锦衣卫可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之前因为出过曹安曹文的事,隆庆帝对锦衣卫的信任度大打折扣,已经许多次三令五申过,要锦衣卫办案的时候,务必需要有一个书记在场,全程记录用刑情况,审问过程。

    而除了这个,现在锦衣卫办案,还须得有人同审。

    他强迫自己去看林三少的眼睛,似笑非笑:“我知道大人是国舅老爷,眼里谁都看不起,小的虽然人微言轻,可是小的也是知道规矩的,锦衣卫审问,总得有个章程,抓人也总得有个罪名罢?小的虽是奴才,可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奴才,您抓了我,总得跟主人家告诉一声,到底我是犯了什么过错,是不是?!”

    真是巧舌如簧。

    怪不得蒋松文这么多事都放心交给他去做,他看起来也的确是个能办成事的人。

    应凯这回没有先说话了,看着林三少。

    林三少向来言简意赅,这回也没有例外,他瞥了一直紧绷着神经的邹青一眼,根本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挑眉问道:“怎么,你在替我们审案?”

    他说完笑了笑,不等邹青再说那些没用的,轻轻拍拍手,里头便有人拎着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的老李进来,噗通一声扔在了地上,问他:“为什么抓你,你看看他,心里不就有数了吗?”

    邹青被李叔那样子惊了一跳,下意识的竟然想要往后退几步,可是他到底是忍住了,而且手上的镣铐紧的很,也不由得他退,吞了口口水,觉得嗓子有些刺疼,他眨着眼睛偏开了头,决意再也不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探问不出消息,李叔又已经在她们手里,他知道现在情形不妙。

    而现在最好的,是能一言不发,等到蒋松文发现他不见,自然会想法子的。

    林三少看他一眼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一面在别人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悠闲地看着地上挣扎的老李,一面问他:“怎么,想要等到别人来救你吗?”

    他闲闲的笑了:“这可不大靠得住啊,你不是说没有名目,为何抓你吗?喏,你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他朝着应凯晃了晃手,应凯便会意的点头,将那两个锦衣卫经历招呼过来,让他们开始念李叔的供词。

    李叔的供词里已经极为明白的交代了之前邹青吩咐他去做的事,诸如买凶杀人,诸如转移孔嬷嬷等人的家人。

    邹青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

    李叔也真是个没用的,竟然这么容易便被锦衣卫撬开了嘴。

    可就算是这样也同样不能说明什么,他横下了心,冷笑了一声。

    现在他就算是说了,以后也是死路一条。

    还不如咬紧牙关死也不透露任何东西,或许还能被捞出去,或者就算是死了,那也能给家里人换一个好的前程。

    要是说了,那可就真的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了。

    应凯有些不耐烦了:“怎么,不到黄河心不死吗?”

    他嗤笑了一声看着咬紧牙关扛着的邹青:“那就让你知道知道,为什么抓你。”

    他一说,便咳嗽了一声:“将人都带上来,让这位邹爷认认,看有没有是他熟悉的人。”

    话音刚落,暗室的门便又开了,好几个锦衣卫半拖半拉的弄了几个人进来,横七竖八的扔在了地上,便等在一边待命。

    林三少便冷冷的问邹青:“认识吗?”

    邹青不想去看,可是却又不得不看,被人掰着下巴转过了头,往地上看了一眼,只这一眼,就忍不住面如土色----最坏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这些都是安插在郑王府的暗桩!

    除了那个已经投井死的放毒的婆娘,其他的竟然都在这儿了!

    卫安是怎么做到的?!

    他分明做的非常谨慎了,给的毒是一层一层的人手不同人经手传进去的,每个人传播的途径都不同。

    他们挑选人手的时候又很小心,下手收买的都是很难被怀疑的人。

    卫安死了,按理来说到下毒的那一层投井了,他们就该查不下去了才是......

    “很奇怪吧?”应凯有些得意:“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能抓住这些人?”

    他冷笑了一声,面色又重新变得严肃起来:“你们真以为寿宁郡主死了?”

    什么叫做以为?!

    那就是说,只是以为卫安死了,而实际上,卫安并没有死?!

    刚才这些人被扔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都还能忍得住,可是现在一听见说卫安没死,他便真的彻底有些失控了,瞪大了眼睛道:“怎么可能?!明明王府都已经发了......”

    应凯敏锐的问:“发了什么?发了丧服了吗?”

    他叹了口气,见邹青闭口不言了,便啧了一声:“发了丧服又怎么了?替郡主冲冲喜不行吗?”邹青无话可说,眼里因为愤怒和惊恐而带上了血丝:“就算如此,这些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若是没什么关系的话。”林三少说话了:“那为什么她们的家人都会在你的人手里?为什么孔嬷嬷要去给你们报信呢?”

    邹青脑子转的飞快,眼珠子也跟着飞快的转了一圈:“或许......或许是孔嬷嬷跟老李有奸情,这么大的事,她当然想跟她的姘头讨主意了.....至于这些人,我怎么知道?就算是老李指使了他们,那也是老李的事,我手底下管着上百号人,难不成她们每一个人做的事我都要知道?那我也太忙了,各位大人说是不是?”

    倒真的是一贯的会狡辩。

    应凯哦了一声,靠在椅背上:“那之前炸药的事呢?”

    说起火药,邹青的瞳孔便剧烈的收缩-----怎么又忽然提到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