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三·殒命

一百一十三·殒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处理完了这一桩事,接下来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处置。

    能者多劳么,他想起自己如今在老家也有许多宅地田庄,眼眸便深了深,这没什么好说的,他做的多,蒋松文便越发的信任他。

    出了门,他便双手负在身后闲庭信步似地顺着胡同往前走,极为熟门熟路的拐过了一条长街,便到了繁华的正阳大街。

    从这里的锦绣楼三层包间里,能看得见不远处郑王府的正门。

    想起这个,他牵了牵嘴角。

    当年夏松得势的时候,他们府中对面的酒楼也跟着水涨船高,凡是要来求夏家办事的,都要在对面酒楼等着候着,看着什么时候夏家门房络绎不绝的拜访者散了,才上前递名帖封红包。

    那时候光是喝一壶茶,就得七八十两银子。

    没想到现在郑王府竟然也有这么一天了。

    不过他当然不是来求着郑王府办事的,而是来让郑王府以后都办不了事的。

    不远处的郑王府仍旧大门紧闭,几个护卫在大门口站的笔直,门口石狮子上的红绸还随风摆动。

    那是之前郑王府小世子降生的时候系上的,只是恐怕过不多久就得卸下来了。

    邹青悠闲的喝了一口茶,眼睛紧紧地盯着郑王府的大门。

    被群狼环伺的郑王府里头倒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寿宁郡主昏迷这么久都不曾醒过来,孔供奉和老大夫每来一次眉头就更紧一分,让底下的人都惶惶然。

    大家都知道郡主是王爷的心头肉,也都知道这位郡主之前在王妃生产的时候力挽狂澜,护住了整个王府,都不由得替她悬心。

    她要是真的没了,还不知道这王府会成什么样子。

    王妃毕竟撑不起来啊。

    丁香匆匆的进了内院,见郑王妃正逗着小世子,便上前悄声的立在了一旁。

    郑王妃将头转向她,见她急匆匆的额上还带着汗,便有些焦急的将孩子交给了一旁的奶娘,急忙站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安安那边出什么事了?”

    她再有心思,不过也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府里的事她根本无法作主也做不得主,现在郑王没在,卫安就是她的主心骨。

    而事实上前几次危险也都是卫安帮忙才能有惊无险的度过,她很害怕会再次出事。

    丁香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摇了摇头:“不是不是,郡主没什么事,只是.....定北侯府那边又来人了,问郡主好了没有,说是卫老太太想的厉害。”

    郑王妃便叹了口气,看着小世子懵懂漆黑的眼神只觉得疲惫和心酸,好半响才道:“你就告诉他们,说是再过几天就好了,再回去给老太太请安。”

    丁香应了一声,见郑王妃叹气,便劝她:“您也不要太担心了,郡主她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郑王妃的眉头却没有半分放松-----哪儿有那么简单啊,当天就炸死了那么多人,还有几个受了重伤的,王府也让大夫用心诊治了,可是到最后那些受伤的人中活下来的也就是一个而已。

    更别提卫安还只是个女孩子了。

    她抿了抿唇,想了想便接过孩子来:“我去瞧瞧安安。”

    不管怎么说,这是郑王的嫡长女,她心里知道郑王对这个女儿是极为看重的,要是他还能活着回来,必定会追究此事。

    而就算是他不回来了,卫安活着一天便会看在郑王的面子上护着小世子一天,郑王妃心里明镜似地,知道卫安活着才是好事。

    丁香知道她心里着急,也不敢劝,只好跟在后头。

    谁知道才出了门,外头便匆匆忙忙奔进来一个婆子,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跪在了郑王妃跟前,一跪下便片刻没有耽误的哭出了声:“王妃!出事了!郡主她......”

    郑王妃僵在了原地,抱着孩子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

    孩子似乎感应到了母亲的紧张焦虑,挣扎了一会儿脱离不了母亲的怀抱,哇的一声哭出了声。

    “郡主怎么了?”郑王妃被丁香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连声音都在颤,一时之间只能僵硬的问出这一句话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个婆子哭的更加大声,活像是死了爹娘:“郡主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吐血了......侯爷已经让人去请老大夫和孔供奉了,王妃您快过去看看吧,郡主只怕是不好了.....”

    吐血了,不好了,这两个词将郑王妃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的婆子,只觉得耳朵里一时嗡嗡嗡的响,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

    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虽然前阵子卫安便开始一直昏迷着,可是太医也说了,只要好好养着,是有很大希望能醒来的。

    怎么会忽然吐血呢?

    她什么也顾不得了,连孩子也不肯交给身边的奶娘,疾步朝卫安的院子里赶,等到一进院子门,看见里头蓝禾和玉清穿梭不停,两个人连脸都哭花了,就觉得脑海里轰隆一声好似火药炸开了,一时之间双眼漆黑一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飞奔着过去腾出一只手来扯住了纹绣,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啊?!”

    纹绣同样也急的厉害,听见郑王妃问就险些哭出来:“王妃,我们郡主不知道怎么了.....吐血了......”

    她抽噎着,勉强将话说的清楚了:“大夫说,郡主原本便昏迷着不能进食,身体弱的很,让我们只能给尽量多灌些汤药下去.....我们也没给郡主吃什么呀,郡主怎么忽然就吐血了呢?!”

    郑王妃连话也说不清楚了,踉跄着进了屋,便闻见浓重的血腥味,一时便觉得连背后都凉了,不自觉的就收紧了抱着孩子的手。

    孩子被箍的不舒服,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一时之间屋子里全都是令人心烦意乱的痛哭声。

    好在郑王妃还保持着一丝理智,看向沈琛就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急忙扑过去问他:“侯爷,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