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七·远归

一百零七·远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从永和公主的事说到了关中侯,平安侯夫人用一种极为不屑的语气告诉卫老太太:“要说这关中侯,也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明明都已经这样缺银子了,却还是不知收敛。”

    卫老太太原本就疑心关中侯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听她这么说便心内一动,问她:“怎么?”

    花嬷嬷端了已经挑好了肉的核桃上来,站在卫老太太身边替她捏肩。

    平安侯夫人便嗤笑道:“还能怎么?这就是个色中饿鬼,听说是又瞧上了云秀坊的一个绣娘,张罗着准备带回关中去,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都见一个爱一个......就没有餍足的时候,他这般行事,也不怕将来儿女们厌恨不齿。”

    这种人是不要脸面的,也不会为了什么儿女们而活,在他们眼里,能满足自己便已经很好了,及时行乐才是人生最大的追求,至于其他的,那都要往后靠。

    这么一个眼皮子浅的男人,有没有可能被别人收买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卫老太太赞许的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谢她不动声色的就替自己点明了路,笑着道:“谁说不是呢,也不说替子孙后代们积些阴德,总做这样的事,恐怕要遭报应的。”

    遭报应三个字,卫老太太念得很是抑扬顿挫,听起来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冷颤。

    平安侯夫人含笑不语,见卫老太太明白了,便说起了旁的话:“说起来,五老爷他今天回府,也不知带回来什么郑王爷的消息没有,前几天我去看过王妃,王妃生了孩子之后倒也没有太过憔悴,只是却总是郁郁不乐的,这也是难免,毕竟没个男人在家,怎么都不能安心的。”

    这是正话,一户人家若是没有男人在外头撑着,是很容易出事的。

    现如今的世道便是如此,别人一看你家里如今缺了男人,便猜测你很好欺负,那些打着各种主意的便来了,生怕不能趁着你弱势的时候分一杯羹。

    卫老太太叹息一声,她知道平安侯夫人的意思,也知道郑王不回来的确是隐忧,便道:“之前原本沈琛能借着平乱的机会好好去找的,可是现在沈琛这边被安安的事捆住了......若是有消息,老五应当早就送信回来了。”

    这就是说还是没有消息。

    平安侯夫人有些失望。

    毕竟郑王是个重要的人选,虽然隆庆帝看重的是临江王,可是他平日里最信任的却是郑王了,说不得郑王也有机会呢?

    就算是没有机会,郑王毕竟跟临江王的关系也极为不错,多了郑王回来,临江王上位的机会就多了一重保障,对于她们这些跟卫家结盟的人来说,也就更加多了许多好处。

    只是世事原本便不可能尽如人意的,她顺着卫老太太的话叹了声气,正要说话,外头三夫人便欢天喜地的进来笑了:“老太太,小叔回来了!如今老爷和二伯已经出去接了,待会儿便能进来给您请安!”

    这几天码头都有人去等着的,为的就是能第一时间将卫阳清接回来。

    卫老太太虽然跟这个儿子有不可消除的隔膜,可是听见他终于平安到家,也是松了口气的,便真心实意的笑了:“叫人出去告诉一声,让阿玠不必上学去了,还有孩子们,都休课一日,晚上一起用顿饭。”

    卫阳清是从九江回来的,按理来说回来以后就得去吏部述职,可是他途径山东的时候出了事,许多重要的东西都丢了,还是要回来先好好准备,而且说不得还会有召见-----郑王的事隆庆帝也算得上是上心的。

    平安侯夫人也跟着说喜庆话:“这可好了,人家都说什么来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五老爷和家里的福气都在后头呢,老太太合该开心。”

    正说着,外头就响起了小丫头们争相问安的声音,翡翠掀了帘子高声喊了一声:“老太太,二老爷三老爷陪着五老爷回来了!”

    话音刚落,卫阳清便疾步上前,猛地给卫老太太跪了下去磕头:“给母亲请安,不孝儿让母亲担心了!”

    卫老太太怔了一瞬,便立即指着二老爷三老爷让他们把人扶起来,而后又有些哽咽的道:“平安回来便好,平安便好。”

    她看着卫阳清消瘦都不成样子,原本宽阔的国字脸都好似挂不住肉了,又沧桑憔悴,就知道他这回是吃足了苦头了,心里一时有些不忍。

    平安侯夫人也有些心有戚戚:“五老爷吉人自有天相,如今无事,往后的路必定是一帆风顺了。”

    她的娘家人徐四小姐往后要嫁给五老爷的话,她们嫁跟卫家的关系便更紧密了,自然是卫阳清越好她越是受益的。

    二老爷和三老爷急忙上前将五老爷扶了起来,也都异口同声的劝他:“五弟平安回来便最好了,母亲为了你担心得日夜不安,孩子们也都提心吊胆的,现在你回来了,她们总算是也放心了。”

    气氛有些伤感,三夫人急忙笑道:“五弟这一路回来也累了,正好时辰也差不多了,不如先吃了饭再说罢。”

    卫老太太点了头,三夫人便急忙张罗着大家往摘星楼去。

    一顿饭吃完,平安侯夫人知道他们母子之间必定是有许多事情要谈的,便主动提出告辞。

    她来只是为了给卫老太太送情报的,现在消息也已经送到了,自然也该功成身退了。

    卫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那之前说的事就这么定了,过些日子,可得领着孩子们经常上门来走动,亲戚们若是久不来往也都要生疏了,何况是你们呢。”

    平安侯夫人急忙答应了,三夫人和二夫人便亲自送她出去。

    卫老太太便靠在榻上看着卫阳清,问他:“怎么回事?怎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呢?”

    卫阳清的眼圈有些发红,他是真的后怕,努力的镇定了下来告诉卫老太太:“山东那边早就乱了,是地方上的官员一直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