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九·黑手

九十九·黑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邹青垂着眼帘不敢开口言语。

    过了一会儿,才对着那个青年人抬了抬眼睛,发出个求救的眼神。

    那个青年人便扑哧一声笑了:“好了,松文,人家少年人嘛,哪里有不看重心上人的?何况他这么深情,对咱们可不是多的是好处?”

    蒋松文看着面前的棋盘,半响不语,等到那青年人拿了肘子重重的给了他一击,才道:“你不知道,我对着他就慎得慌......”

    沈琛当初给他的阴影实在是太深了。

    明明他的年纪都能给沈琛当爹了,可是每次瞧见沈琛,他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慌。

    大抵是因为心虚的缘故罢。

    工部尚书是他在做,他怎么可能真的对底下人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管是当初彭家易家勾搭成堆,跟刘必平勾结在一起把东西都往东瀛卖,还是更早一些的成王的铁器,那都没避过他的眼睛。

    这些年来,那些人可着劲儿的折腾,他这个工部的掌权人批了一张又一张的条子,一张条子所换来的钱财简直数不胜数。

    傻子才会当真相信他没有沾染。

    而他贪的越多,站的越高,如果被揪出来,所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

    从前还无所谓,小打小闹,易家和彭家再如何倒台,反正也牵连不到他。

    可是自从彭德妃倒台之后,就接连出事,后来连陆元荣等人也出了事,这就十分不能忍了。

    陆元荣的确是跟薛长史有勾结没错,从前也跟楚景行有利益牵扯,可是他实在不是楚景行他们的人,凭楚景行,还到不了这个地步。

    真正的他背后的人,是他,蒋松文。

    他辛辛苦苦扶持了一个人站在前头,替他出面揽财,替他出面消灾,可不是为了让人来毫不犹豫的给毁了的。

    沈琛和卫安终归还是太年轻了,总是把事情想的如此的简单。

    他们也不想一想,若是陆元荣当真是楚景行的人,为什么陆元荣会死的那么干净,半点东西都没吐露出来。

    哪里还有人会一直为死人卖命呢,官场更是最现实不过的地方了,树倒猢狲散不必说,人死了当然就什么都没了。

    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不该动他揽财的路子。

    这么多年来,他忍的很多了,他知道沈琛跟卫安对付的不是他,因此就一直没有动静,看着沈琛和卫安把他之前在西北的路子和易家等人的路子都给端了,也没什么发怒的意思。

    毕竟人家要害他们,他们要反击么。

    反正事情虽然多少牵涉到他,可是毕竟没伤筋动骨的,他也就认了。

    谁知道卫安跟沈琛却总是这么不知道分寸。

    动了陆元荣倒也没什么打紧的,说实话,傀儡而已,没了便继续扶持下一个么,反正他爹是阁老,还是隆庆帝极为信任的老人了,想替他们父子办事的,多如牛毛。

    可是要命的是陆元荣身上蕴藏的秘密太多了,他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

    沈琛跟卫安又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还想着继续往下查。

    往下查?

    那他这些年贪污的那些银子,为了银子而犯下的那些事可怎么办?

    他可没少欺男霸女------当初钱士云一世英名,因为儿子的事被满朝文武痛骂,他当时心里还吓了一跳,毕竟他这些事做的也不算少了。

    只不过钱士云的儿子蠢,做在明面上,他就比较聪明了,都坏在暗地里。

    什么吞地囤地啦,什么外地来工部领的那些修河道的啦,各地造船和兵器的用度,全都没能逃脱他的手。

    他在工部光是这一项进项,就不知有多少。

    这么多的银子,陆元荣哪里会没个准备,陆元荣出了事,只要沈琛卫安往下查,那就是一查一个准儿,而这个篓子一旦捅出来,那连他的父亲都保不住他。

    现在京城多少人对着这些贪污的喊打喊杀的,很快就又要京察了......

    再加上,这一次山东那边也给了不少孝敬呢。

    他收了人家的银子,加上自己这边也有利益关联,总不能不替人家办事。

    沈琛跟卫安,也就只好去死一死了。

    他看了那青年人一眼,便忍不住喊了他一声:“成器,少说那些没用的。”

    成器全名是董成器,是蒋子宁夫人那边的后辈,他虽然年纪小,辈分却高,连蒋松文也得称呼他一声表舅。

    他是跟蒋子宁夫人同辈的人。

    听见他没有喊表舅,董成器便啧了一声,将手里拈着的一颗葡萄扔回琉璃碟子里:“啧啧,这是该称呼长辈的态度吗?你这副模样,当心回去挨打。”

    他们之间感情极好,素来没大没小的,在私底下根本不以这些称呼为意。

    蒋松文也并不生气,白了他一眼呵斥道:“说正经的呢,你少在那里胡吣,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是因为卫安的伤势太重了,暂且顾不着别的,可是等他反应过来了,就来不及了。”

    董成器之前满面的笑意渐渐收敛起来,拢着眉头很是揪心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笑了一声:“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就是怕他们那些人不懂事,紧跟着往下追查,查出你的那些勾当来,怕被发现吗?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知道董成器向来鬼主意多,顿了顿便问他:“你有什么主意?”

    董成器嗯了一声,装模作样的思索了一阵,才笑着看着面前的人,轻声道:“你既然说,沈琛只有在卫安死了,才能放弃追究这件事的话,那就让卫安去死咯。”

    他皱了皱眉头,有些惆怅:“只是这样伤人家性命,总归不是什么好事,伤阴德的,也就是为了你,否则的话,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

    邹青在旁边老老实实的站着,听着他们说话,等着他们下决定,究竟是让卫安死,还是让沈琛死。

    反正这些事都是主子们拿主意,拿了主意,他们底下的人只要照章办事,定时定量的把事情给完成就是了,其他的事情,那可不归他们管了,横竖他们只是听命令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