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一·口信

九十一·口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景谙这回伤的很重,临江王的确是因为这件事动了大怒,因此下手的时候并没有留情,饶是他这些年不断的跟着临江王平乱和抗洪锻炼出来的好身体,被这么毒打一顿,竟然也七八天起不来床。

    瑜侧妃拖着生病的身体天天的过来看他,每每看着他都欲言又止。

    她看得出来儿子跟从前不同了,不是别的地方变了,而是对她的态度变了。

    可这让她不能理解之余更加觉得委屈,明明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算计,明明知道是临江王妃的阴谋,她也不过是上了临江王妃的当,被算计了而已,可是楚景谙却还是并没有释怀,一直记恨她,因为这件事疏远她。

    气的狠了的时候,她也想狠下心来干脆不管他,让他也体会体会没有母亲撑着的感觉,她再独断专行,可是终究是为了他好,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等到丫头替楚景谙上完了今天的药,她便坐在楚景谙的床沿上,皱了皱眉头,实在没有忍住,轻声道:“你心里若是对我还有怨恨,就说出来,不要这样摆脸色给我瞧......”

    顿了顿,见楚景谙并不接话,她便直言不讳:“这次的事,我们是中了算计,算起来,我也是深受其害,你总不能把这些事都怪在我身上.....”

    楚景谙不想再讨论这些无谓的问题,他看了瑜侧妃一眼,轻声叹了口气,才道:“母亲,你多虑了,就算是再来一次,就算没有王妃的算计,若是我爱上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你不是照样会这样做吗?凡事只要我没有得到你的允许去做,在你看来,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风险的。”

    瑜侧妃有些语塞,垂了头停了片刻,才道:“我知道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可是有些事,总不是能越过父母去做的,我是想给你一个教训。”

    “现在这个教训我已经领受了。”楚景谙撑着身子半坐起来,见瑜侧妃形容憔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鲜艳明媚,语气也稍微放的轻缓了许多:“我没有旁的意思,只是母亲,我们即将回京,若是顺利的话,父王能效仿仁宗他们,那我们以后跟那边的争斗只会更狠,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我们都不要再越过对方,去做对方不知道的决定了,不然的话,这回的事,便是我们的下场。”

    瑜侧妃眼里露出恨意:“我从前还以为她是一只一被挑拨就跳墙的饿狼,可是现在看来,却分明是蛰伏在暗处的一条毒蛇.....”

    “技高一筹罢了。”楚景谙不甚在意,出了一会儿神,才将目光收回来看着瑜侧妃:“母亲,这次的事只是开始,她是在离间我和父王的感情,还有您跟父王的情分。”

    瑜侧妃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经营多年的贤良名声,毁于一旦。幸好我已经跟修水县的县令打好了招呼,他没有在你父王跟前乱说,至于抚州知府......”她面上露出一丝少见的阴狠:“他说是爱女如命,所以才不惜得罪你父王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可是我却查过了,他最不缺的就是女儿,这个翠羽更是其中不起眼的,他恐怕连女儿们的名号都各自对不上。这些事,我已经通过詹师傅的口告诉你父王了,既然我们在你父王面前辩驳是有人故意设局陷害,总要让你父王察觉出些蛛丝马迹来,其他的......”

    楚景谙明白她的意思,立即便出声摇头:“其他的什么都暂时不要再做了,在父王眼里,没有什么事是比现在安安全全的回京更重要的,要是这中途再闹出什么事来,不管出事的是谁,在他心里都是不顾大局。这件事肯定是跟王妃有关没错,可是就算是跟王妃有关,这个时候也不适宜闹出来,那些御史们毕竟还虎视眈眈的盯着呢,父王只会觉得我们不懂事。”

    瑜侧妃嗯了一声,应声冷笑:“是这个道理,这个时候什么事都不能闹,否则就是我们不懂事。不过这件事也没那么容易过去,到适当的时候,这件事再拿出来说,反而是更好的证据和把柄。她现在手里人不多,做的事多少肯定是能找到痕迹的,我让人细细去查访了,也让人去盯着抚州那边,一旦有证据便会搜集起来,到时候好给你父王瞧。”

    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长到了这么大,楚景谙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没有挨过这么厉害的打。

    这让他在觉得耻辱之余又更加警惕-----母亲独断专横是不错,独断专横容易造成信息上的不对等闹出误会来是不错,可是有一点母亲说对了,感情这种事,能不沾惹还是不要沾惹,

    他吃了这么大的亏,全然是因为对人动了心,所以才会不顾理智,做出这些事,被临江王妃算中了他跟母亲的软肋和性格,钻进了临江王妃的圈套。

    “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些。”楚景谙抿了抿唇,苍白的面色看着很是渗人,缓了一口气才道:“当务之急是挽回父王的心,这件事到底还是我们做的让父王失望了,王妃肯定也对您跟修水县令的事心知肚明,恐怕会拿这件事继续开刀,虽然您已经提前跟修水县令打了招呼,他也没有供出我们,可是难保父王心里没有起疑心-----王妃如今可非吴下阿蒙了,说不定还有后招,我们不想事情闹大,可是她肯定是巴不得事情闹大的,先防着她罢。”

    瑜侧妃被他说的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整个人的后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看着儿子好半天才吞了口口水,有些犹豫的问:“她当真能变得这么多?”

    “一个从庙里呆了这么久出来的人,如果不是真的修身养性了成了这副模样,那就是实在太恨了才会装出这副模样,我看她肯定是后一种。”楚景谙笑了笑,眼里露出点点光芒:“毕竟能养出楚景行那样的儿子的人,怎么可能是个观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