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四·手辣

八十四·手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秦嬷嬷也明白临江王妃的担心。

    她见临江王妃说的斩钉截铁,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能推拒的,便狠了狠心,干脆下定了决心,稳定了心神就问她:“那王妃,我该怎么做?”

    “你去送封信。”临江王妃单手支着头,不是十分好的面色看着有点病态,却不妨碍她说出来的话里仍旧带着浓浓的杀意:“送去给了曹庭,他自然就知道怎么做了。不必留着这张保命符了,留着留着,不是我们的保命符,也不是他的保命符,恐怕倒是成全了卫安他们。当初说谢良成的事是十拿九稳了,可是我没看出来哪里稳了,最后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

    秦嬷嬷知道意思了,答应了就又道:“您向来是不给他们传信的......”

    “所以要你当家的去。”临江王妃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字字清晰的道:“让他传我的话,杀无赦。”

    秦嬷嬷这回是当真吓得肝胆俱裂了,一时只觉得什么也顾不上,急忙就摇头:“王妃,那可是正乱着的地方啊......您.....”

    去战乱的地方是什么好差事?她男人好不容易这些年熬到头了,能在外院做个管事,跟在王爷身边进出。

    后来王妃出了事,她男人也遭了牵连。

    可是就算是差事没了,他也仍旧管着一批人呢,现在要他去战乱的地方,那是随时都能丢命的地方啊!

    比起人命,这些什么肥差苦差,那还能算得上什么?

    她有些着急,虽然知道说这些话得罪临江王妃,却也顾不上了:“王妃,您开开恩......那地方不能去啊......”

    临江王妃忍耐着脾气看着她,还算的上好言好语:“你糊涂了,这有什么不能去的?我知道去那地方是危险了些,可是你们也想一想,你们是我的人,是我从娘家带来的,若是我出了事,你们活的了吗?你们的亲戚可都还在我娘家做事,你们的儿女也都是我的陪房,到时候东昌府的事情闹出来了,王爷要秋后算账,你们猜一猜,你们能不能全身而退?”

    秦嬷嬷便无话可说,呆在那里呆若木鸡。

    “所以说,何必说这些晦气话?好好的去,好好的回来,也就罢了。”临江王妃顺手拿起旁边的杯子又喝了一口茶,才轻声道:“虽然是危险了些,可是不是有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等到你们好好的回来,我也不是那等不知道好歹的,你们忠心为我,我自然也许你们好的前程。”

    她抬起手来虚扶了秦嬷嬷一把,面带微笑的看着她:“你不是一直替你小儿子担心差事吗?当初大儿子陪着景行,也的确是前程不好,被王妃发落了......既然你的一腔心愿都寄托在了你小儿子身上,不如等到你丈夫从山东回来,我就让你儿子去跟着阿吾。他如今也大了,身边该有些自家信得过的人。”

    秦嬷嬷便怔住了,她看着自己家王妃是怎么趾高气扬,是怎么不能低头,是怎么不知道收买人心,一直都觉得王妃这辈子恐怕都是不知道弯腰两个字怎么写了。

    可是没料到,现在临江王妃却能做到这个份上,对着她一个奴婢,都能这么软的下身段,威逼利诱,所有能用的手段都要使过一遍,为达目的不折手段。

    话已经说到这里,她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再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事实,反而徒增临江王妃的猜忌和厌憎。

    事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她丈夫能把差事办的妥妥当当的,回来以后,或许真的能期待期待临江王妃说的这些承诺了。

    她呼出了一口气,心甘情愿的答应下来:“王妃放心,我一定督促着他,不敢让他误了您的吩咐。”

    “没什么误了不误了的,只要他能活着把我的口信送到,便什么都成。”临江王妃瞥了她一眼:“去吧,去把我的吩咐告诉他,他是个识时务的,知道该怎么做。至于银两,不必走账,从我这里拿五百两给他带着,再带一千两银票,路上远,让他雇些长随,事事小心。”

    路费就给了一千五百两银子,的确算得上是大方了,秦嬷嬷急忙答应,转身交代了外头的丫头们差事,自己就先往家里去了。

    临江王妃对着杯子出了一会儿神,冷淡的看着香炉里的烟慢慢散尽,最后一丝也消散在空中,才闭上了眼睛。

    她要做的事情许多,总觉得花费多少精力都好像还是不够。

    不过不管怎么说,先修复好跟楚景吾的关系,总是没错的。

    她的儿子,最后却仍旧还是站在沈琛那边对付自己的话,她可就太失败了。

    沈琛......

    沈琛那边,也不能一直硬着脾气了-----她既然跟临江王说都已经改了从前的那些小心思,那自然就要做出样子来。

    在瑜侧妃和楚景谙犯错的时候,她当然得给临江王看看对比。

    何况对付沈琛,只要能忍得住恶心,表现出善意,还是很容易的。

    那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她思虑再三,喊了吟霜进来,让她伺候笔墨,写了一封情深意长的信,让她送出去。

    吟霜就有些迟疑:“咱们前半个月刚送过信给世子,这信也是送给世子的吗?”

    “不。”临江王妃笑了笑:“你送出去,就跟驿站的人说,这是送给平西侯的。”

    她送出去指明要给沈琛的信,临江王必定会看,怕她委屈了他的干儿子。

    反正这里头写的是那些道歉关心的话,不怕他看,只怕他不看,送出去了,既讨好了临江王,也能先跟沈琛缓和关系,让楚景吾也看看她这个做娘的改变,一箭三雕的事,实在没理由不做。

    吟霜恍然大悟的答应了,忙不迭的点头:“您放心,我这就出去送去。”

    临江王妃点了点头,看着她出去了,才靠在榻上重新又笑了。

    没关系,虽然事情繁多,可是总有做完的一天,什么都要慢慢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