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章·不对

七十章·不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瑜侧妃纤细白嫩的手抚上自己的护甲,好一会儿才有些无奈:“我早就说过了,她在你父王心里如今还有用处,你太早动手了,反而会引起反作用,你就是不信。”

    楚景谙处处都好,就是太沉不住气了。

    这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事,临江王妃做了这么多年王妃,哪里真的那么容易下手,要是真的能杀了她,她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让儿子脏了手。

    楚景谙眼里闪过一抹杀意,很快就又收敛干净,换上了认真的神情:“是我小看了王妃了,王妃娘娘借着我这次的失误,成功又回来了,做的真是干脆利落。”

    瑜侧妃嗯了一声:“她原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否则的话,为什么沈琛跟卫安两个人这么狡猾,却还是不能真的拿她怎么样?要对付她,不必费那么多功夫。”

    她看了儿子一眼,笑了笑,意有所指的提醒他:“何况,现在要对付她可用不着我们出手,这位王妃,她是个极其固执的人,你当她真的会修身养性,把从前楚景行是怎么死的忘干净?也只有男人会信女人说不恨了的鬼话。”

    楚景谙若有所思:“母妃是说,她还是会对付沈琛跟卫安,我们只要在旁边静观其变,坐山观虎斗?”

    瑜侧妃挑了挑眉:“是啊,现在我们的地位已经逐渐稳固,你在你父王跟前也好不容易洗刷了之前的过错,别为了她再前功尽弃。”

    从前是她自己太急功近利了,觉得尽快除掉了王妃,就能站稳脚跟,自己坐上正宫的位子,让儿子也摆脱庶出的身份。

    可是她却忘记了临江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跟隆庆帝不一样,自来就把后院的嫡庶之别看的很是清楚,不容许妻妾斗争。

    她为了之前杀沈琛嫁祸王妃的事情,在临江王那里差点儿彻底失宠,若不是因为彭德妃的事情扳回一城,现在王府恐怕已经没有她站的地方了。

    有些错犯了一次就够了,再犯第二次,就没什么挽回的余地。

    要是再让临江王觉得她们又野心,想要在后院掀起波澜,那么她们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就全都毁了。

    她语重心长不厌其烦的劝告儿子:“你听我一句,没有必要这个时候上去硬碰硬,王妃不是个省心的人,我跟她相处了这么多年,最知道她的性子,不是个眼里能容沙子的。她现在不报复不过是在隐忍罢了,我们等着瞧罢。”

    楚景谙就默不作声的垂下了头。

    他知道自己母亲看人的眼光极准,如果临江王妃真的还会出手对付沈琛,那当然再好也不过了,那她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自己作死,省的他再费心了。

    他答应了,就又听见瑜侧妃提起最近时常提起的事:“你的亲事,也该定下来了。”

    这个事说的多了,他就觉得烦,不由便蹙眉:“母妃,我现在年纪也不算大,何况父王如今正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时候,焉知日后没有更好的等着我?我若是已经奇货可居,又何必担心会没人来迎合我?”

    心比天高,瑜侧妃皱了皱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瞧,很是不赞同的摇头:“你说的是什么话?婚事难道真的全然只是一笔交易而已?再说了,就算真是抱着功利的目的,你也得想想,又一门得力的姻亲和没有的区别。也不只是你而已,楚景吾难不成就不结亲了?你不成亲,他等你吗?”

    如果临江王真的能进一步,那么作为世子,楚景吾越快生下嫡长子就越是有利,到时候就算是他自己有什么事,承继世子位子的,也应当是他的儿子。

    这也是有旧例在先的。

    当初世祖不就是在死了儿子之后,宁愿亲自教养长孙,也不愿意把帝位交给已经成年,而且素有军功的其他儿子们?

    怕就怕爱屋及乌。

    子嗣这种东西何其重要。

    加上以临江王对楚景吾的爱重,沈琛和卫安跟楚景吾的关系,一定会给他找一门极其好的亲事,这种情形之下,再不好好准备,就更被动了。

    楚景谙便没有再说反对的话,看了母亲一眼,似乎有些厌倦:“既然如此,那就任由母妃安排罢。”

    从前跟他提起亲事,他没有说过反对的话,而且还跟她商讨过人选,绝不是如今这副态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瑜侧妃敏锐的察觉到了儿子的变化,紧紧盯着他一瞬,见他很是烦躁不自在,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不对劲,她生的儿子她最清楚,他自从去年开始经历过了许多事之后,就历练的越发的成熟稳重,从来没有这样烦躁焦躁过的时候。

    而且还露了痕迹,让人都能看得出他的不满和敷衍。

    瑜侧妃是过来人,同时也是他的母亲,自问很明白这样意味着什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她蹙眉看了楚景谙一眼,却不再多说了,温柔的笑着再略微提点了几句,就打发他出去:“不是闹着要去你父王那里听差吗?既然有事,便去吧,只是再忙也不许忘了用饭。”

    九江夏天水灾的时候,连临江王也时常一忙就是昏天黑地,根本顾不上吃饭,楚景谙当初跟着临江王去各县各地查堤坝,饿出了胃病,总是容易胃痛。

    他从前是不耐烦听的,现在一听见瑜侧妃说这些,却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地,急忙答应了一声,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母妃放心吧,儿子心里有分寸的。”

    临江王妃含笑望着他点了点头,目送他出了门,脸上的笑意便瞬间收敛的干干净净,立即出声喊了心腹嬷嬷到跟前,冷淡的问:“最近跟着三爷的是谁?”

    楚景谙身边跟着的小厮都是瑜侧妃安排的,都是可靠忠心信任得过的,每一个她都知道。

    嬷嬷顿了顿,便道:“是长寿,最近他最得少爷的心意......少爷进进出出,都是他跟在身边伺候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