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七·办法

六十七·办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到底还是临江王妃先打破了沉默,她有些拘谨的顺着临江王的话站起身来,抿了抿唇才道:“听说您今天要来用饭,我已经让小厨房准备酸笋鸡皮汤了......”

    已经很久没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了,上一次这么心平气和,还是临江王来让她去庙里清修的时候。

    临江王妃笑了笑,又道:“不知道您还喜不喜欢......”

    她少见有这样的时候,大多数时候,她不是咄咄逼人,就是极为刻薄,临江王有些不习惯,看了她一眼,就道:“这次家书被扣的事,的确是底下人的失职。”

    楚景吾每过一阵子就会往家里送书信,而后临江王妃出了事去庙里清修的时候,的确是停过一阵子,可是到了后来,书信仍旧送去了。

    可是到后来才知道,临江王妃竟一封也没收到。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临江王才为了警告瑜侧妃,而让临江王妃收回了一部分管事的权力。

    提起这件事,临江王妃的面色便变了,她似乎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摇了摇头:“这也没什么,毕竟......我也原本没料到阿吾还肯送信给我,毕竟我做了那样多的错事......”

    人总是会对自己做错的事讳莫如深,这原本便是人的本性。

    临江王找临江王妃回来,不是因为原谅了她,也不是因为她委屈,而是因为京城那边下旨让她们回京。

    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任何的谣言。

    如果传出临江王妃戕害沈琛而被软禁的消息,怎么都不是好事,士林之中只怕也会对临江王有微词,觉得他连家事都处置不好。

    何况这个时候,做也得做出王府和睦的样子来。

    隆庆帝可就是因为处置不好后宫的关系,才会接连做出失了民心的事。

    他原本只是想把临江王妃当个摆设的,毕竟楚景吾是世子,也是他最珍爱的孩子,王妃的错处又不能宣告天下,若是不给王妃脸面,世人难免要揣测他的儿子。

    可是现在看见临江王妃这个模样,他又忍不住想要叹气了。

    是个男人就想自己后院能安安分分的,能和睦相处,他也不例外,若是临江王妃真的能因为这次的事能改过自新,倒也是件好事。

    犹豫了一瞬,他还是低低的喊了一声:“不必再说了,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临江王妃就苦笑:“毕竟是发生过的事,我也知道,您让我回来,也是因为圣上下旨,让我们阖家进京.......”

    临江王皱了皱眉头。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件麻烦事,他还不能确认隆庆帝的心思究竟是什么样,而且京城现在也不太平,刚刚还出了沈琛和卫安被攀扯的事。

    想起这些,他就大有深意的往临江王妃身上扫了一眼,眼里的光慢慢的熄了,声音也重新变得冷淡下来:“你.....你知不知道卫安跟阿琛出了事?”

    他心里的怀疑还是没有散去。

    毕竟当初临江王妃隔着千里之遥都还能派人暗算沈琛,而且又跟晋王身边的人有联系。

    这次沈琛被人故意扯进浑水里,京城那边的暗探说是从前成王和楚景行身边的人做的,因为陆元荣是萧家提拔的。

    萧家当初可是发誓跟着楚景行,唯楚景行的命是从的,他亲自提拔的人,做到了侍郎的位子,要说楚景行的旧人联系他没有人牵线,他是不信的。

    可是毕竟楚景行后来出了事,王府又已经杜绝了从前跟楚景行来往的一切人,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再出手了。

    那么,还有谁能牵这条线,还有谁能指使得动陆元荣?

    就靠那几个跟随的人?

    他们恐怕还不够分量。

    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

    如果真的仍旧是临江王妃,那......那到时候不管到底是什么情形,也不能再容忍了。

    这样的人,留着才会是更大的祸端,相比较起来,让世人议论,让人寒心,倒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他心里想了许多,就听见临江王妃直接点头说:“这件事,我已经听景吾说了,他写来的信就是问我这件事的。”她顿了顿,满面都是苦涩和心酸:“头一句话就是质问我,问我是不是故技重施,这件事是不是跟我有关。”

    她主动提起这件事,还是让临江王忍不住震惊。

    震惊过后,他便笑了一声,而后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问她:“那,你怎么说?”

    临江王妃抬起眼睛,目光真挚诚恳的看着临江王,半点儿隐藏和躲闪也没有,摇摇头坚定的道:“臣妾没有,就不说我到底有没有那个能耐,您可以去问问,我在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病着的,一天里倒有多半天在睡,何况我手里只有秦嬷嬷和几个老妪,我能支使她们做什么?您难道不知道吗?”

    她身边伺候的人,的确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只有秦嬷嬷和几个老人,而且都是女的,平时连山门都下不了,要说能去办什么事,的确是个笑话。

    而庙里也并不曾有别的人去过。

    临江王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背着手站起来,到窗前看着外头开的正好的栀子花,笑了笑就道:“既然没有,那自然是最好了,阿吾他是个爱憎分明的好孩子......但愿他没有为了在你跟阿琛之间取舍,而痛苦的一天。”

    取舍?

    真是笑话,临江王妃在心里冷笑,什么时候,生母要跟一个表兄放在同等地位了?再说什么取舍,就更加可笑。

    她生了儿子,辛辛苦苦的把他带大,可是到头来,他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来伤她的心,来反对自己的兄长。

    凭什么?

    这一切又都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沈琛?!

    可是面上她仍旧是惶恐的垂下了头,看了她一眼又飞快的后退了一步,轻声道:“您放心吧,我已经知道了,从前的事恍若是大梦一场。我是不喜欢阿琛,也的确是还有心结没放下,可是正如您所说的,阿吾是我的亲生儿子,难道我还能对他不利吗?我总是,盼着他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