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六·尴尬

六十六·尴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妃难得的也笑起来了,温柔的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是这样,如今天气热的很,王爷又要天天往外头奔走,亲自跟官员去看堤坝,去慰问百姓和军中,劳累的很。他向来到了夏天便没什么胃口,吃不下多少东西,现在加上劳累了,定是更顾不上了。”她顿了顿,便道:“你吩咐下去,让小厨房备上一碗酸笋鸡皮汤,王爷嗜好酸辣,虽然热了些,可是出了汗发散了,反而便好了。”

    临江王妃常年面上难有笑意,更加难得会说这么多关心临江王的话。

    说起来,自从之前的事情过后,她们两夫妻之间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了,要么是王爷生气冷落,要么是临江王妃闹别扭不肯低头,两人便渐行渐远。

    临江王妃闹来闹去,却把自己的处境闹的越来越差,把沈琛在王爷心中的地位闹的越发的告。而更令人生气的是,连瑜侧妃都借着这股东风扶摇直上,现在在王爷心中已经成了不可替代的存在。

    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妙事。

    她们这些把柄在王妃手中握着的人,又是家生子,是王妃陪嫁带来的,不可能再去投奔瑜侧妃。

    要是王妃再有什么事,她们也少不得跟着受苦受累。

    当初那庙里清修的苦日子,酸菜萝卜吃到反胃的日子,她是再也不愿意去过了。

    是以现在临江王妃难得的开始配合起来,她便忍不住顺着她的话道:“可不是,王爷向来就喜欢这酸的辣的,说是九江阴冷湿冷,若是不吃点辣椒出汗,早晚过不下去。可是他这些年也吃的少了,总是寻不到好厨子,说起来,还是咱们这里的厨子知道王爷的口味。”

    临江王妃微笑不语。

    秦嬷嬷便会意的扶着她到了榻上,低声道:“离午时还近的很呢,娘娘既然已经把钗环卸了,不如就休息一会儿?到时候我再进来叫您。”

    在庙里的时候,临江王妃总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小半年下来,她便显得憔悴苍白了许多,精神也极差,总是动不动便要打瞌睡。

    秦嬷嬷知道她的习惯,见她闭眼不语,就知道她是答应了,急忙退了出来。

    不一会儿清霜小心的掀了帘子进来添百合香,正打开了鎏金雕麒麟三角香炉,就听见临江王妃轻声问她:“怎么是你亲自做这些事?”

    “吵醒您啦?”清霜有些忐忑不安的垂下头去,捏着衣角很紧张:“王妃,我.....您待我太好了,什么也不让我做,我......我闲得慌。”

    她出生的时候,爹娘都丢了差事,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一家人连吃饭都困难。

    而自从娘死了之后,家里的状况就更加雪上加霜------她家原本就是靠着娘在王妃院子里当差,所以才能一家子体面。

    后来娘虽然丢了差事,可是总算还有一点指望,可人死了,就什么指望也没了。

    爹还好些,到底是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豁的出脸面,出去跟那些狐朋狗友蹭吃蹭喝,总能吃饱肚子。

    可是她跟姐姐们就只能缩在家里,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

    她曾经以为她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要么等到年纪差不多了,能进浆洗处去找个粗重的活儿,要么直接连差事都不必去找,就被父亲几两银子卖给外头走街窜巷的货郎,或是府里没什么出息的下等小厮。

    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竟还能有一天被调进王妃的院子。

    王妃待她还极好,根本不管她没学过规矩,直接便让她当了大丫头,也不让她做事,平素做事,都是另外三个大丫头去做,她只需要在旁边跟着说说话便是了。

    她难免心里有些忐忑。

    临江王妃温和的笑了笑,招手让她到了跟前:“傻孩子,你娘当年是我身边伺候的老人儿了,我总念着她的好,你既是她的女儿,这些便是你应当得的,你不安什么?好了,以后这些事,你便不要做了,这也不是你做的事,自然会有旁人来的。”

    清霜更加受宠若惊,心里却隐隐的知道王妃待她是不同的,忍不住轻飘飘了起来:“是,我知道了。”

    临江王妃嗯了一声,慈和的看着她:“好了,出去罢,我小憩一会儿。”

    清霜小心的掀了帘子出来,有些志得意满,迎面却正好看见了临江王,登时惊得愣住了,急忙跪下行礼。

    临江王挥了挥手,见她是个全然陌生的新面孔,也不觉得奇怪,随意的问她:“你是新来的?怎么找这样小的?”

    之前因为临江王妃僭越,他特意让人把临江王妃身边的人都给彻底换了,除了诸如秦嬷嬷这几个一直不肯走,跟在临江王妃身边的,其他全都换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看见新面孔,他也只是忍不住觉得底下的人或许真的办事不牢靠,竟给临江王妃找了个年纪这么小的来伺候,这么小,能懂的什么?怎么能照顾人?

    清霜不知道该如何答话,临江王却也不等她答,就径直自己掀了帘子进门。

    屋子里静的很,四处的摆设却仍旧跟从前没什么分别,临江王转过了博古架,便看见了在榻上靠着小憩的临江王妃,不由怔了怔。

    他知道庙里的日子必然不好过,却没料到临江王妃竟然会憔悴至此,看上去半点生气都没有,整个人如同老了十几岁。

    他脚步声轻了些,外头清霜却端茶进来了。

    临江王妃睁开眼睛,瞧见了临江王,似乎是有些意外,一时竟没能反应过来,好一阵才抿了抿唇,起身行礼。

    她的头发只是简单的梳拢在脑后,显得跟寻常的妇人没有什么区别,少了平日的雍容富贵,也少了平日的不近人情,比从前惹人喜欢多了。

    临江王有些尴尬。

    毕竟是有从前的隔阂在的,他不知心里什么感受多些,好半响才胡乱的点头让临江王妃起来。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竟然都觉得没什么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