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五·聪明

六十五·聪明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经验都是吃了无数的亏才能攒的出来的,经过了这么多事,吃一堑长一智的话,那么临江王妃自认为自己恐怕已经长了无数的智了。

    至少什么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会触怒临江王,什么会惹他欢喜,都已经知道的真真切切。

    从前是她看不清,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摆在明面上。

    连苛待沈琛,也是在临江王的眼皮子底下,恨不得被天下人都知道她对于沈琛母子的厌恶。

    可是这些都过去了,她因为沈琛跟临江王吵的架闹的别扭已经够多,到了现在,她们之间原本就不多的情分,全部都因为沈琛磨没了。

    从前她跟临江王的婚事,原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人就是普通的寻常夫妻,积累了的感情不是假的。

    可是后来,因为瑜侧妃横插一杠子,她对于临江王的芥蒂慢慢的就加深了-----瑜侧妃是临江王在喝醉了之后,从下属官员的宅子里带回来的。

    当时听说是因为两人都误入了一个院子,以至于临江王不得不把人带回来,全了彭家的脸面。

    可是她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哪里有那么巧的事呢,恐怕是神女有心,襄王有梦。

    瑜侧妃那妖媚的脸,哪个男人不喜欢?

    原本就有了芥蒂的两个人,在因为沈琛来了王府之后,芥蒂便更深。

    她那时候正因为瑜侧妃的事心里不舒服,看什么都不顺眼,看沈琛便更加不顺眼,见临江王宝贝沈琛宝贝的厉害,心里不知怎么的就不舒服。

    她的确是不动声色的给了沈琛好多次难堪。

    那个时候沈琛还小,不过是个小孩子,没有还手的能力。

    她专门让人把长乐公主和沈聪的牌位放在了他的房间里,让嬷嬷跟他讲那些志异故事,然后专程在门外听着年纪小的沈琛的哭声。

    这么折腾了一段时间,她又示意楚景行欺负他。

    沈琛一开始的日子,的确是很难过的,临江王忙的很,忙着替沈聪查明真相,忙着保住自己------那段时间隆庆帝刚刚登基,看谁都不顺眼都觉得是威胁,加上成王虎视眈眈,临江王过的提心吊胆。

    她发现临江王顾及不到沈琛之后,就做的越来越过分。

    先是言语上的冷淡,纵容楚景行和楚景谙的欺负,而后就慢慢的开始变成含沙射影的苛责。

    因为她的不上心,底下的人自然也不上心。

    沈琛有一次偷偷溜出府去,说是要去找父母亲,而后便失踪了。

    她一开始还瞒着,不让临江王知道。

    可是后来,在几天都找不到沈琛之后,她终于瞒不住了。

    临江王知道以后,勃然大怒,成亲以来头一次因为这个事呵斥了她,还让她回娘家去。

    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生了孩子以后临江王都没什么时间来顾上她,一直忙着处置沈聪她们的事,把沈琛接来府里。

    她心里的怨气就更深,恶意的想沈琛干脆就死在了外头,倒也清静,闹完了一阵子,事情总会过去的。

    可是世事总是不如人意,沈琛被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被临江王带了回来。

    从此以后她们的关系就彻底的变了味,临江王再也不信任她,不肯把沈琛的事情交给她,连瑜侧妃也管不着沈琛的事,他亲自把沈琛带在身边,给他找了先生,找了伺候的嬷嬷,不肯让她们插手。

    她终于知道不能硬着来,无奈的低下头去俯就临江王,试着对沈琛好,心里的怨气却因为儿子被冷落而一点一点加重。

    想起这些往事,临江王妃便怒气冲冲,忍不住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轰隆一声响吓得秦嬷嬷差点儿没站稳跌了手里的象牙梳子,她看着临江王妃,便知道她是又想起从前的事了,就劝她:“您也忍耐一些......”

    再要是跟从前那样,说的好好的,却做不到,这回事情可没那么轻易结束了,就如同王妃说的这样,临江王对她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了。

    她要是再犯什么错的话,那就是直接给瑜侧妃递了刀子了。

    瑜侧妃现在可是扶摇直上,越发的被王爷信任,怕就怕临江王妃沉不住气,反而让自己显得更加被动。

    临江王妃的怒气瞬间就收敛了,好似真是在佛前想明白了事,整个人都变得通透似地,温和的笑了笑,眼里的煞气消失的干干净净:“你放心,那些蠢事,我不会再做了。薛长史的事,不能去问,这么久没有收到信,不必再抱什么侥幸了,他肯定是出事了。”

    不过不必担心,虽然有些可惜,可是她却知道,薛长史不会告发她的。

    就算是真的告发,薛长史那边也没什么她的证据------为了以防万一,就连给薛长史回信,她可都是口述给薛长史的心腹的,都是简短的几句话,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何况京城现在没有听说是抓住了薛长史,那就是说如果是出了事,肯定是沈琛和卫安私底下抓住了薛长史。

    那更不必担心什么了,她们抓了薛长史,无非就是想看看他身后的主谋是谁,她要是再去问,反而中了她们的计。

    还不如让薛长史自生自灭。

    反正她之前关在庙里,有什么事能扯得上她呢?

    就算是陆元荣不是薛长史能指使得动的,可是,有证据吗?

    秦嬷嬷见她果然是冷静下来了,不由自主松了口气,答应了一声,就道:“我知道了,您放心,不会沾上关系的。”

    临江王妃满意的点点头。

    秦嬷嬷才刚要出去,之前在外头的清霜便喜气盈盈的进来了,笑着望住临江王妃和秦嬷嬷:“王妃,嬷嬷,才刚外头有人传话进来,说是王爷说了,要在咱们这里用午饭。”

    愣了一瞬,秦嬷嬷也忍不住笑起来:“是么?这可真是大好事,既然王爷要来,那便.....我这便去小厨房吩咐一声,让她们用心准备,也好迎接王爷。”

    临江王可已经许久不进这道门了啊,当然要好好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