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九·忐忑

四十九·忐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夜卫老太太几乎一夜没睡,自从听说卫安把那个荷包里的印鉴交给林三少,让林三少交上去给隆庆帝的时候,她就几乎一直处于震惊之中。

    没人比她更清楚那个印鉴代表什么了,那代表着隆庆帝内心里最阴暗的过往。

    隆庆帝少年时期开始便是个阴沉孤傲的年轻人,他明明极度渴望先帝的宠爱,可是面上却总是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是个很倔强的人。

    他总不肯承认他自己是极度周王他们的,当初周王死了之后,他大病了一场。

    明皇后很久之后才告诉了她,说周王之所以暴毙,是当真跟隆庆帝脱不了关系的-----隆庆帝明知道周王不能喝酒,还特意在一次宴会的时候,灌了他喝大量的烈酒,而后又送他进了后院休息。

    可是这一休息就休息出了不对-----周王去的地方不对,他径直进了人家内院女眷的寝室。

    这是冯家的宴会,冯家当时也是深受先帝敬重的人家,出了这样的事,冯家的那个女孩子上了吊,冯家脸面尽失。

    隆庆帝觉得过意不去,在安抚了冯家之后,疾言厉色的当着内阁重臣的面呵斥了周王,周王原本从来都是深受宠爱的,哪里被这样对待过,周王回去就病了。

    后来隆庆帝去看他,见他一蹶不振很是颓废的样子,就给他出主意,让他在先帝过万寿的时候,出其不意,送先帝一个难得的礼物。

    周王答应了,寻了很久,听从隆庆帝的建议,从昭通寻回来一座听说是刚从地上挖出来的玉牌,玉质极好,又极为通透温润,更难得的是其中隐隐飘着一朵莲花。

    他满怀希望的送了上去,以为能博得先帝的喜欢,至少让先帝消气,可是谁知道却半点用处都没有,而且还起到了反作用,先帝不知为何,被这块玉牌气的发抖,指着他大骂不孝子。

    这话一当着众大臣的面说出来,自此以后周王就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他彻底失了宠,被圈禁在了王府,连同从前很得隆庆帝喜欢的周王的孩子们,也自此失去了进宫的机会。

    周王没被圈禁多久-----因为他不知为何又忽然死了。

    先帝没想真的杀了这个儿子,知道周王死了,心情不好了很久一阵子,才跟当时的皇后吐露了这件事,说周王屡次犯错,而且竟然还送一块给死人陪葬的玉牌给他,他实在是气急了,所以才会呵斥周王,并且准备让他思过一阵子。

    那玉牌是隆庆帝送的。

    卫老太太心知肚明。

    她也知道,隆庆帝当初之所以要杀明家,或许还有明皇后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的缘故在。

    连当初只是隐约知道这件事,而且并没有捅开的明皇后,后来都是那样的后果。

    那现在把这块印鉴送上去的人,没有活路可走了。

    可是纵然林三少现在是隆庆帝极为信任的心腹,交上去这种东西,怕也少不得被迁怒------又怎么能不动声色的就把薛长史引出来呢?

    卫老太太翻来覆去,一晚上都没有睡踏实,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面色就十分的差。

    明敬他们来请安,看着卫老太太的面色都很担忧,尤其是卫玠,一直催促要去请太医来,说这样下去不成。

    卫老太太看着他们便觉得开心,微微笑着摇头拒绝了,说起卫玠来:“你若是有时间,不如多想一想婚事,虽然有你二伯母三伯母替你操心,可是到底是你自己的亲事,你也得多上心。绵绵那里,得时常过去瞧瞧。”

    这么久来看,卫玠的确是个不错的后生,跟长宁郡主不一样,卫老太太的确是很喜欢他的,自然也就乐意多帮他想一些。

    说起陈绵绵的事来,他就有些不好意思,卫玠有些羞赧的垂头,看着卫老太太迟疑了一瞬,才点头答应了。

    明敬向来是很少说话的,可是这个时候,看着卫老太太的神色,他也忍不住担心了,望着卫老太太,好一会儿才道:“老太太,您当真没有什么不舒服吗?”

    对这个孩子,卫老太太向来是最宠爱的,她伸手把明敬招到自己身边,握着他的手拍了拍,才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什么事,只是昨晚想事想的太晚了些,所以今天早上有些精神不济罢了,今天日子好,你们也都不必守着我,年轻人,该出去玩便要出去玩。”

    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些孩子们身上,等到卫安来了,就让他们退下去了。

    “三少大约最迟今天就会把东西送上去。”她喝了口茶看着卫安,神情严肃:“那东西实在是太犯忌讳了,圣上看见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反应,谁都料不准,你心里当真有把握吗?”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为什么担心,见她脸色十分不好,知道是担心的缘故,心里很愧疚:“祖母,你放心......我知道这很冒险,不过请您相信我,我是有把握这件事绝对不会牵连到我们卫家身上,才会选择这么去做的。”

    卫安说的这么笃定,卫老太太却并没有放心,她想了想,忽然想到什么,不可置信的看了卫安一眼,再也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看着卫安,好一会儿才震惊的问:“安安,你是不是,让林三少把呈上去的东西说成是平安镖局的人送上去的?!你太冒险了!”

    她有些忍不住,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低头却也忍不住心里的惊惧:“你不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这东西实在是一件不祥的东西,只要是沾上,在圣上心里,恐怕就已经是不能容忍的罪过了,谢家到底是跟我们家来往过多的,这些事大家都知道,我知道你是想要借助圣上的力量,可是你仔细想一想,若是圣上不分青红皂白,只是想掩盖这件事呢?那么,我们卫家的处境就真的堪忧了......”

    这件事不是能儿戏的,她当然相信卫安聪明,可是同时,这件事不是聪明能解决的.....帝王的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