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七·尘埃

四十七·尘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放心了以后,卫老太太便觉得出离的愤怒-----薛长史这缠人的功夫让人厌烦,而居心又实在恶毒让人心寒。

    卫家经历的事情多了,被人算计的次数也多了去,可是从前那是没办法,所以只能隐忍,哪怕是反击,也只能借助别人的手,在背后使力。

    所以薛长史看扁他们卫家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构陷他们。

    退让这种事,做一次两次就够了,像卫老太太这种忍了一辈子的,到现在,已经忍够了,也不想再忍了。

    她冷淡着面容,手指一下一下的屈起来敲打在桌面上,好一会儿,才伸出手朝花嬷嬷等人轻轻的挥了挥,等花嬷嬷她们都退下了,才问卫安:“安安,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原先因为明家的事一直做小伏低,现在已经抬了头了,可是薛长史却还把卫家当成当初的卫家来踩,一步一步的踩在她们脸上,还要故意在地上来回的碾。

    不说只是一个薛长史,换成从前的还是明家骄傲的千金小姐的卫老太太,连楚景行他们又什么时候看在眼里过?

    楚景行尚且最后还完了,现在薛长史这么踩在她的头上往上爬,卫老太太怎么能忍?

    她握住卫老太太的手拍了拍,轻声道:“祖母,他高兴不了太久了。”

    卫老太太沉沉的闭上眼睛,恨归恨,可是她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薛长史现在是在借东风,这其中的关系一环扣一环,他出了事,多得是人也得跟着倒霉,要是闹的动静太大,上头自然就会有人要把这件事扣下去。

    “算了。”卫老太太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讥诮的自嘲:“一百步都已经走了九十九了,再在这个时候忍不得,坏了事反而要不得。我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隆庆帝心情越来越差,大约是因为身体越来越差的缘故。

    能解决这次的事,就已经够了,再要贪求更多,太冒险了。

    卫安却没有罢手的念头,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只知道退缩挨打的人,上一世忍了一辈子,忍不住的时候就能灭人满门,她有这个耐心,从来就有。

    只是,薛长史没有这个必要。

    不必忍,她有法子让他死。

    出了卫老太太的院子,她便回自己的关雎院换了一套衣裳,匆匆的往凤凰台去。

    蓝禾在马车上给卫安倒了一杯参茶,一面忍不住皱眉抱怨:“这一浪接着一浪的,都快把人给打懵了,要是胆子小些的,只怕吓都已经吓死了。”她说到这里,咬着牙冷笑了一声:“当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玉清瞪了她一眼:“连老太太也说现在不是时候,你还说这些话来惹姑娘烦恼做什么?”

    薛长史当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问题是,他现在躲在暗处,就跟毒蛇一样,窝在草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忽然蹿出来狠狠地把你咬上一口。

    这样的毒蛇,如果不能一击必中,那以后必然会招致更狠的报复。

    而问题是,想要一击必中,哪里有那么容易?

    薛长史远在千里之外,而且做事又都躲在背后,让别人冲在前面,想要抓他的把柄,哪里有那么简单?

    卫安揭了盖子看着里头的参片浮沉,好一会儿才溢出一丝笑意。

    不一时凤凰台就到了,玉清和蓝禾小心的服侍着卫安下了马车,跟着早已经等候在侧门处的小厮上了二楼。

    二楼处少见的冷清,并没有什么客人,卫安径直登上楼梯进了二楼的大门,越过几个包间,径直进了最里头的包间。

    包间里已经点上了香,烟雾缭绕里,林三少转过头来,见了卫安便站了起来,对她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圣上不让我参与此事。”林三少率先开口,主动替卫安夹了一块点心又放下手:“我已经听应凯说了,应凯已经把奏报呈上御前,圣上看了奏报之后大怒,这之后的事,你也已经知道了。”

    他之前听说郑王府被人参奏,隆庆帝下令让锦衣卫去郑王府搜查的时候,就想亲自参与此事。

    可是隆庆帝这回却破天荒的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他最后点了锦衣卫的其他人去郑王府,以验证那些密报的真实性,并且还特意让应凯他们不必向内阁禀报,直接朝他交代负责。

    幸好,应凯很机灵,而卫安,也一如既往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竟然能提前得知不对,而且知道他们大约是在哪里设局,干脆利落的就把人给抓起来了。

    要不是这样的话,郑王府可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圣上虽然未必真的相信那些密报,可是任何上位者也不可能容许这种莫须有的可能性存在。而同时,圣上虽然怀疑了郑王府,却仍旧相信你,不愿意你被扯进这漩涡,他这是怕,若是真有其事,到时候你跟淑妃娘娘会惹来临江王的敌视和报复。”卫安心里很清楚,自然而然的也就说了出来:“毕竟就算这件事是真的,我父王真的附逆了,那也不能证明跟临江王府有关,圣上一时不能拿临江王府怎么样,而圣上现在还打着效仿仁宗的主意......不过没关系,这也正好,您不在取得的那些证词,反倒让圣上更加相信我父王是被冤枉了,这是因祸得福。”

    林三少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笑了笑就问卫安:“你向来看什么都看得很透,既然你现在已经把圣上的心意都看透了,那揣摩他的圣意自然也是很容易的......有了这些前提,你再在这个时候约我出来,是不是心里有了什么打算?”

    他知道卫安的个性,那些人算计上的不是普通的人,一开始是谢良成,再来就变成了郑王,步步紧逼不容忍喘息。

    卫安这个人向来睚眦必报,那些人踩在她头上她或许还能容忍,可是一旦扯上了她身边的人,那她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而她报复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