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三·死敌

三十三·死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御史按下手里的书信,看着眼前的汉帛,有些若有所思,又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跟郡主说一声,我一定尽全力,请郡主放心。”

    卫安这个人,之前陈御史就已经知道她的厉害,可是纵然是觉得自己已经对卫安有了很深的了解,对于她的能力也已经有了很深刻的认知,可是仍旧每一次都要被她震惊-----这个姑娘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够狠。

    别人都是怕冒险,哪怕有一丝风险都恨不得能避过去,可是她不同,她遇见了艰难险阻,从来不退避躲闪,永远勇往直前。

    大道直行,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的。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大难临头的时候,还能理智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做出最理智的判断。

    得到这个女孩子当妻子,虽然沈琛自己也很能耐,可是陈御史还是忍不住要感叹一声,实在是沈琛的福气。

    沈琛以后的日子也是可以预见的难过------临江王妃的儿子到底是死在沈琛手里,没有哪个母亲能对丧子之仇保持冷静的。

    那些大道理,对于临江王妃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处,她心里恐怕只想沈琛死。

    而瑜侧妃又是个精于算计的。

    往后恐怕沈琛会成为她们两方博弈的棋子。

    有了卫安帮忙,不得不承认,沈琛的路要好走的多了。

    陈御史心里这么想着,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不说别人,他自己也是高兴的,卫安有这种实力,又重情重义,只要不跟她做对,那就是在卫安的保护范围之内。

    他的女儿毕竟是要嫁给卫玠的,卫玠虽然聪明,可是因为长宁郡主不会教养,也因为卫阳清后来遭遇了长宁郡主的事情之后疏于对儿子的教养,卫玠为人处事方面还多的是需要学的地方。

    有卫安在,这些顾虑就都不是什么顾虑了。

    他想了这么多东西,可是在汉帛看来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功夫,汉帛立即就哎了一声,回去之后就跟卫安说了陈御史的回话。

    卫安并没有回郑王府,而是先去了定北侯府见卫老太太,吩咐完了青枫他们之后,她便看了郑王妃给的信。

    而对于信上的内容,除了震惊之外,就是惊讶。

    卫老太太看完了信之后同样也忍不住蹙眉:“这信上说,圣上如今身体愈发不好,召临江王进京,或许是有效仿仁宗的念头......”

    也未必,因为林淑妃还在信上同时说明了,隆庆帝或许也是想要借口召临江王入京,好一同杀之。

    卫老太太脸色便有些僵硬:“这样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可淑妃娘娘是圣上身边如今唯一亲近的人了......她也摸不准圣上的想法,还有谁能有法子?”

    卫安就摇了摇头,坐在卫老太太身边,看着旁边的画屏有些出神:“也未必,圣上想要召王爷进京是早已经有的事了,王爷之前一直借口说是九江水灾还未彻底平息,因此没有进京。这回却不同,圣上即将万寿了,既然他要下旨,王爷便必定是要回来的,否则便容易让人误会他的意图,也容易让圣上吃心。”

    卫老太太皱了皱眉头望着她,似是在等她接着往下说。

    “淑妃娘娘或许不是为了告诉我们万寿之前圣上要下旨令王爷回京,而是在告诉我们,从现在的开始,每时每刻,只要王爷稍有行差踏错,那么连同王爷,包括我们的所有人在内,都可能万劫不复。”

    这实在是有些残忍,可是却又无比现实。

    林淑妃是要借着这个提醒他们,也让他们提醒一句临江王和那些人,只要再出事,那现在好不容易有的稳定的形势,可能立即就能变换。

    卫老太太觉得嗓子干的厉害,抿了一口参茶看向卫安:“这件事,不能牵扯上王爷,淑妃是这么提醒我们,她的意思是,如果真的到了不能转圜的地步,让你放弃谢家罢?”

    这才是淑妃娘娘真正的意图。

    卫安嗯了一声,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谢良成对于她来说的意义当然跟别人不一样,她把谢良成当哥哥,可是不能要求别人也一定这么想。

    这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责怪的,换做是她站在林淑妃的角度,当然也希望权力的交替可以顺顺利利,不要再出什么意外。

    毕竟六皇子的身体也经不起什么折腾。

    只是,她注定要让林淑妃失望了。

    她不能听林淑妃的话,跟谢家撇清关系,让谢家去背这个黑锅。

    哪怕这样做的确是能最大程度的减轻这次的事带给卫家跟临江王的影响------可是问题是,防是防不过来的,防过了这一次,那下一次呢?

    那些阴沟里的老鼠难道会因为你躲避退让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你吗?

    不会的,他们根本没有同理心,你的退让妥协在他们看来只是懦弱无能的表现,这一次算了,下一次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做的更加过分。

    这一次是谢良成,而且被他们算计成功了。

    那下一次或许就是卫玠或者是卫老太太,或者是明敬.....或许是她身边任何一个亲近的人,而她不可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为什么非得是她退让,为什么非得是她要倒霉?

    那些算计人的,难道不该得到应有的报应吗?

    她做事为什么要留余地?

    她恨不得他们死,他们做过的事,都该要在之后付出代价。

    卫老太太似乎感受到了卫安的情绪,见卫安久久的不开口,便语气沉沉的开口:“我知道你的心思,谢良成那里,不说跟你之前有这么多的缘分和牵扯,就说是谢家帮我们的忙,我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人家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们如果一味的退让,只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更加好欺负。我们卫家凭什么要吃这种哑巴亏?被人算计了,还得帮着推出自己的人出去,求他们不牵扯我们自己?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