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一·引诱

三十一·引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失踪了这么多的人,平安镖局恐怕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青枫跟汉帛两个人都忧心忡忡,看着卫安并不讳言:“郡主,侯爷交代下来,让我们尽力找到谢公子,并且将他救回来,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谢公子身上了,恐怕谢家也是一样的,谢家恐怕是被人算计了。”

    而且那帮人应该能耐绝对不小,竟又能联系上鞑靼人,还能在荆西瞒天过海,遮住谢家的耳目,并且把手伸到了徐安英的头上。

    他们分明就是知道徐安英这个人的性格,也知道扬州织造对于这个女儿的爱重。

    他们利用这件事揭开一个口子,然后让天下的人都透过这个口子,朦朦胧胧的开始猜想谢家在这里头起的作用。

    真是恶毒又周全。

    卫安漂亮的眼睛里此刻并没有波澜,连过多的愤怒也没有,坐在长桌后头,忽而挑了挑眉:“原来是这样。”

    是什么样?

    谭喜跟青枫汉帛都不明白她的意思,纷纷看向她。

    “姑娘知道了?”玉清替她倒了杯茶,语气里含着愤怒和担忧:“他们到底是想做什么?!”

    “把谢家推出去。”卫安神情不变,连面色都如常,只是眼睛里的情绪却一下子就冷淡了下来,看的人觉得冷飕飕的:“从劫走义兄开始,这件事就已经开始了。先是劫走人,让谢家方寸大乱,而后可以收买义兄身边的人,在谢三老爷他们旁边吹风,说是义兄失踪前就已经交代了许多计划,接了许多单子,都得完成,否则事情便会越闹越大,平安镖局和谢家的前景都堪忧......”

    青枫最聪明机灵,一听就明白了卫安的意思,忍不住就接了话:“您的意思是,之后丢失的这些姑娘们,都是他们有意为之?”

    可是问题是,就算是抓走了这些姑娘们,最后闹出来,谢家也可以用都是底下的镖局自作主张这个由头来搪塞过去啊。

    总不能就因为这个就认定是谢家指使吧?

    再退一万步说,哪怕是认定了谢家有罪,是谢家的错,那也牵扯不到沈琛跟卫安身上啊。

    汉帛已经先开口说出他的疑惑了:“郡主,他们这么大张旗鼓,花了那么多银子,布置那么多手下,难不成就想把谢家弄成人拐子,罩上人拐子的罪名?”

    “不是。”卫安蹙眉看了他们一眼,顿了顿便道:“若是我猜测的没有错的话,他们是想让谢家背上勾结鞑靼,私下贩卖人口的罪名。虽然同样是走私,可是,当面抓住谢良成跟鞑靼人勾结,这意味就又不一样了。”

    那是当然,这两个罪名都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若只是镖局丢镖,还可以说成是底下的人胡作非为,蒙蔽上头,可是私通鞑靼?!

    那是通敌!

    这么久来,惹上这两个字的,就没有几个还囫囵活着的。

    “可是谢公子怎么会跟鞑靼人在一起?”青枫的话才问出口,自己先愣住了-----怎么就不能跟鞑靼人在一起?现在谢良成就已经被劫持了!

    他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忍不住愤愤的骂了一声:“丧心病狂!”

    得多丧心病狂才能做得出这样的事?

    他们这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能让多少人立即丧命?

    薛长史跟在楚景行身边,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这两样东西倒是学的彻彻底底,得到了其中精髓。

    汉帛也明白过来了,看了谭喜一眼,再看看青枫,才把目光放在了卫安身上:“郡主,这件事,得跟侯爷说一声......”

    卫安点了点头:“的确要说,不过除了通知沈琛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立即去荆西一趟,给谢家送个消息。”

    现在谢家跟她们联通的消息渠道已经被人破坏,就算是有消息传来也未必就是真的,不能再用从前的消息渠道,只能这边另外派信得过的人亲自过去一趟。

    谭喜立即便主动请缨:“姑娘,我去吧,我对荆西的情况清楚的多,跟谢家原先的人也都认识,如果有什么不对,我能立即就发现,比别的人要适合的多了。”

    蓝禾在一旁就摇头:“谢三老爷那里最近都没有送信来,或许是已经出事了,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吧?”

    卫安便当机立断:“青枫跟着一起去一趟吧,青枫武功高强,而且跟荆西的人也熟,若是有什么不对的,他跟谭喜一起,也更容易应付。”

    青枫丝毫没有迟疑的便答应了下来,又有些担心的问卫安:“郡主,咱们难道就只是这样,送个消息,然后去一趟荆西,事情就完了吗?”

    当然不是。

    这件事要是那么简单,薛长史就不会花费那么多功夫了,让人去谢家不过是让别人不好再对谢家本家的人----谢三老爷他们怎么样的,不给别人继续栽赃嫁祸的机会。

    至于想要化解这一次的危机,想要把谢良成救出来,还得另外再想办法。

    汉帛也疑惑的看着卫安,很是奇怪的问她:“还有啊,谢公子那边......该怎么办?咱们要是不去人救他,难道就任由他被人冤枉吗?”

    提起谢良成,卫安的眼睛里便有了些波动,微微的牵了牵嘴角就道:“这个,就要请别人帮忙配合了,只靠我们自己,恐怕是办不到的。”

    可是请谁啊?

    沈琛现在还在宫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隆庆帝如今可喜欢跟沈琛闲谈,一天三顿的把楚景吾召进宫去嘘寒问暖不说,住在宫里养伤的沈琛他更是不肯放,执意要求他在宫里养伤,并且也说了,若是要见卫安,大可让卫安进宫向林淑妃请安。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沈琛那边肯定是不能起太大的作用了,现在能用得上的还能有谁呢?

    玉清就看了蓝禾一眼,两个人都忍不住皱眉担忧。

    沈琛不能帮忙,那能找谁呢?林三少现在又在查之前宫中的那件事,忙的不可开交,而且他实在是太显眼了,要是去找他,一下子就容易被人发现,薛长史那帮狡猾的人,肯定是在京城也有眼线盯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