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四·浮现

二十四·浮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已经在官场混迹了这么多年,他也是一步一步,从污浊不堪的泥潭里爬上来的,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功成名就,能娶到阁老的女儿,站稳织造署这个肥差,那帮人以为他是个软弱可欺的,那就是打错了主意。

    他就要让他们都知道,到底谁是可以碰的,谁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屋子里静默了一瞬,洪新元很快就深呼了一口气做出了反应,看着眼前的程琦,一字一顿的吩咐:“去信给山西知府,他们不是说最近各地不少镖局都丢了人吗?我就不信,每个平安镖局的分局都是假的,如果都丢了人,那就说明,这些镖局本身就有着某种联系。”

    程琦应了一声是,尽职尽责的道:“是,属下们也是这么想,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巧合的事呢?平安镖局也不是第一次出事了,之前就已经查到他们家多次丢了别的护镖的女孩子,而且也不是一个两个,是多达半年二三十个之多!丢的还都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也请不起这么多厉害的镖师,这就说明姑娘的事不是个例......只是山西那边,谢家出了名的有名,他们毕竟是荆西的地头蛇,依属下看,一直盯着荆西那边,要荆西给交代显然是不大可能,他们地方的官府也必然是护着他们的。现在看来,还是先朝咱们这边的下手,不是还有几个镖师在吗?咱们还是严刑拷打,不管用什么手段,总归让他们先都说出些有用的线索来......”

    这些倒是都是实话。

    连旁边的管家也忍不住附和:“小的也觉得先生说的是,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姑娘要紧,再晚就来不及了。那些镖师们之前说的都是些有的没得,现在看来,根本没说实话,小的这就去审,他们要是不说,就废了他们!”

    洪新元没有再迟疑,立即就答应了:“去,若是你们人手不够,就去请知府衙门的人帮忙,今天倘若他们再不说实话!就杀了他们!”

    底下的人纷纷应是。

    洪新元还没来得及坐上片刻,内院那边就又传来了消息,说是洪夫人那边出事了。

    他就又急急忙忙鼻孔冒烟的往内院赶。

    洪夫人已经顶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女儿失踪已经整整两三天了,多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就多一份流言蜚语。

    再拖下去,这一辈子的名声就算是完了,家族中之后的女儿们也少不得得受女儿的影响,她现在只要是想到这些,就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听见外头说还没有动静,她已经忍不住晕过去了。

    洪新元赶到的时候,她才刚被大夫的金针刺醒,喝了一口苦药,才泪眼朦胧的看着洪大人:“老爷,我又梦见阿和了,阿和她被坏人捉去了,一直求我们救她,可咱们怎么救她啊......”

    洪新元上前几步握住她的手,忍耐着心里的滔天怒火,温和的劝她:“哪里就有你想的这么吓人呢?我已经查到些端倪了,底下的人都尽全力的在追查,加上还有岳父他们帮忙,就算是真的被人掳去了,那帮子人也得掂量掂量咱们的分量,不敢乱来的,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洪夫人忍不住哭的厉害:“您骗人!我都让兴儿媳妇儿他们打听着呢,都说半点消息都没有,还说您已经在书房坐了一整晚没动静,到现在了.....”

    洪新元被折腾的头晕脑胀,好一会儿才把她劝得平静了些,就听见外头忽然有了动静。

    兴儿媳妇顾不得通报就急忙闯了进来,看见了他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就道:“老爷夫人!外头来人了!应天府来了人了,说是要请见老爷!”

    洪新元眉头一跳,立即拉住了洪夫人的手:“你别动,应该是阿和有消息了,我出去瞧瞧,要是有什么消息,我会让人进来知会你的,你等着消息就是了。”

    洪夫人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增添他的麻烦,急忙答应:“您放心,您快去!快去!”

    洪新元整理了衣裳,什么也顾不得,一路风风火火的蹿了出去,到了书房就看见了应天府的官差,不由得便提起了一口气,问他们:“怎么样?是不是应天府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回您的话。”为首的官差还穿着公服,看着他恭敬有礼的做了个揖:“我们大人让我们给您送个信,说是,当时劫走姑娘的那批劫匪,据我们调查得知,是往北边一路去了,应该......应该是去往关外了。”

    关外?!

    怎么又是关外?!

    他当然知道关外是什么地方,那些可是鞑靼的地盘!

    要是把他的女儿送到那边去......他猛然想起来了-----一直以来就有些黑心的商人,他们都是贩卖皮肉生意的,从南边这边搜集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孩子,送往关外,卖给那些鞑靼人。

    那些鞑靼人的婆娘一个个都是又粗糙又毛躁,哪里有江南这些秀美的女孩子惹人喜欢。

    这些女孩子卖给鞑靼的达官贵人,基本上都能卖出一个极为可观的价钱。

    也是因为这个,人拐子才会屡禁不止,重刑之下仍旧还是有愿意为之冒险的。

    他撑着桌面,哪怕是早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也仍旧几乎急的快要倒下,好一会儿,他才整理好了思绪,问眼前的那些官差们:“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官差们一个个的都点头,为首的那个还神情凝重的叹气:“这些案子,其实从半年前开始就有人报案了,先是查出了一个人,之前是当过兵的,后来就回乡当了个镖师,后来才发现,他几乎把同村的女孩子都给卖光了,才被人发现。可是等我们再去抓人的时候,他早已经跑了,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后来才知道,他们这些人就是亡命之徒,为了银子什么都不要了......”官差叹了口气看着他:“掳走令千金的,应当就是这些人无误了。”

    洪新元面色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