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三·迷途

二十三·迷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洪新元听的毛骨悚然,到了最后,当真是连心里都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面上现出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面前的管家,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这半年来丢了这么多女孩子,而且都是在平安镖局的护送下才丢的,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就连洪和的丢失,也是跟平安镖局脱不了关系。

    可问题是,平安镖局到底是把这些女孩子弄到哪里去了呢?好端端的,为什么平安镖局要把这么多女孩子给弄走?

    他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看着跪在面前不远处的人,眯缝着眼睛忍着酸痛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查清楚了没有?我问你们,平安镖局丢的女孩子,都有什么特征没有?”

    因为事关自家大小姐,底下的人办事都是一等一的用心的,丢失的女孩子的年龄还有家世等等,都已经调查的一清二楚。

    现在听见了自家大人发问,又看了眼前的管家的脸色,底下的人就福至心灵,看了他们一眼,急忙埋头答应:“是,小的们都已经查清楚了,实际上,最近各地丢的女孩子都不在少数。而且都是在平安镖局护送的路上出了事的,丢了的姑娘们有.....有个共同点,是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基本上都是知书达理的,再不济,那也是美貌出众,出了名的秀外慧中的......”

    意思就是,丢的都是教养和外貌都算得上很好的女孩子,可是问题是,这些女孩子,家里都不是那种无权无势的,为什么丢了这么多女孩子,竟没有引起什么动静呢?

    以至于现在连他的女儿都出了事。

    洪新元想不明白,觉得眼睛痛的厉害,跌坐在圈椅里,半响才问:“那除了这些,还问到了什么没有?”

    底下的人知道自家大人丢了女儿心情不好,连回话都是万分小心的,生怕有什么地方触及了洪新元的伤心之处,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管家,才支支吾吾的回答他:“大人,其实还有一个发现,小的们不知道该不该说。”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底下的人呢还说什么该不该说的话,洪新元的耐心就已经到了极限,冷笑了一声便喝了一声:“胡说八道!现在不管什么事,当然是找到姑娘才是最紧要的,要是有什么发现是关于姑娘的,就尽管说!难道还要遮着藏着不成?!”

    话音刚落,底下跪着的人就纷纷道是,这才跟洪新元说了实话:“大人,其实除了咱们家姑娘丢了之外,还有跟姑娘身份相近的,听说最近的一个丢了的姑娘,是蜀地的巫山的一个姑娘,她是蒋子宁大人的远亲,专门去投奔蒋大人的,可是在半路上就丢了。因为只是族中人托付给蒋大人的远亲,因此并没有引起什么太大的风波,这个姑娘的下落也就没有继续去追寻了。”

    他们顿了顿,才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紧跟着跟洪新元说:“可是属下等人查过,丢了的这些姑娘,不是平白无故就失踪了,根据这么多日的搜寻和查访,属下等发现,这些女孩子们,应该都是往.....往关外送去了。”

    关外?!

    洪新元觉得震惊莫名,看着他们许久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屋子里一时安静的有些可怕,连后来的程琦也被这样的气氛惊得不敢说什么。

    直到洪新元咳嗽了一声,把目光放在了后进来的程琦身上,问他:“怎么样,查明了没有?”

    平安镖局是山西出了名的镖局,也是因为他们走南闯北,托付给他们的镖几乎不会出什么问题,他们才极为放心,见平安镖局来了扬州开分镖局,才会把这个重任托付给了他们。

    既然出了这么大事,他肯定是要往山西那边去信,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些镖师们竟然都会人去楼空的。

    程琦吞了口口水,见洪新元面色阴沉的厉害,就知道这件事已经根本控制不住了,他就算是想回头,此时此刻,也已经半点机会都没有,不由就鬼使神差的按照之前的说辞弯下了腰:“大人,我们的探子已经查清楚了,不仅是我们家丢了人,还有....还有最近不少被平安镖局护送的女孩子,都丢了。不仅如此,来我们扬州开分局的平安镖局,听说,听说不是真宗的平安镖局。”

    什么叫做不是正宗的平安镖局,洪新元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程琦,声音一出来,连他自己都能听出其中的冷淡和冷漠:“什么就叫做不是正宗的平安镖局?”

    程琦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顺着眉心低落到地上,似乎是觉得此时的气氛已经可怕得过分,挣扎了一会儿,才用尽了力气的睁开了眼睛:“就是......属下等已经得到了山西那边的回信,山西那边的谢家说,这个平安镖局,不是他们的分局。他们说,从来没有允许过人来咱们扬州开分局。”

    也就是说,这个平安镖局是假冒的?!

    笑话!

    洪新元忍不住真真切切的阴沉的冷笑了一声。

    要开一个镖局何其艰难,其中的过程和手续一点都不能少,否则的话,官府这边首先就过不去,何况那么多达官贵人去找这个平安镖局。

    现在出了事了,就打算撇清关系了?

    还是说,这个平安镖局原本就只是为了钓大鱼,赚一笔快钱的?

    程琦见他态度阴沉冷漠,就知道他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不敢再说什么,急忙又补充道:“大人,那边不承认这边的分局是他们开的,只说是骗人的,还说现在不少地方都有冒充他们平安镖局的,其实却是拆白党......让我们自己注意就是......”

    洪新元终于忍无可忍,啪嗒一声将手边极为珍贵的端砚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他的女儿千尊万贵的,现在却不知道被人掳走了送到了什么地方,可是荆西那边却还在推三阻四,阻挡他查下去。

    这是在要他的命,也是看扁他没有能力替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

    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已经没有别的想法,眯起眼睛半响,才呵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