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六章·苏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是问了才好?

    三老爷迟疑了一瞬,而后看着卫安的神情便电光火石之间反应过来-----当然要问了,出事的可是卫安未来的夫婿啊,卫家跟沈琛的关系众所皆知。

    要是定北侯府都不去探听消息的话,那就真的要让人起疑心了,隆庆帝到时候也不免会觉得定北侯府的态度太过古怪。

    这个时候,作为未来的姻亲,应该殷勤探问才符合常理。

    他反应过来,就急忙答应了一声,立即就转身出去了。

    卫老太太就握住卫安的手,冷静的道:“不必担心,事情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三老爷亲自去托了同僚打听,最后迫不得已,竟还找到了镇南王府上,就是为了问明白沈琛到底是怎么了。

    镇南王自己也不知道----他卸了官职在家,一天到晚都闲的厉害,更别提能进宫去。

    无功而返之后,卫家很是乱了一阵子,像是无头的苍蝇到处使银子。

    而此时,想要去往宫里打听的人也到处都是----这几天,宫里借着说是给太子讲书的缘故,把很多人召进了宫。

    其中就有之前闹腾的最厉害的那几个,说是要太子提前登基的官员。

    还有一些宫中禁军,原本不到当值的时候的,也被召进了宫。

    有一些还是锦衣卫亲自去请的。

    这么一来,原本就寂静了一阵子的京城更是寂静了,不仅是大小官员,连普通老百姓们都似乎嗅到了味道不对,平时热闹的街道几天之内就迅速冷淡了下来。

    仿佛是为了印证大家的猜测,不过几天之后入了夜的一个晚上,住在酒井胡同的许翰林家就被锦衣卫围了。

    自这开始便是不停不歇的抓人。

    没人知道深不见底的宫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着宫城的方向都觉得上头飘着一团一团的血雾。

    在这一片惶然不安里头,林三少也被放出来了。

    随着林三少被放出来的消息,还有那些被说是给隆庆帝下毒的道士们,也都被放了出来,并且送进了宫。

    有聪明的心里就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古怪,跟当年的地动事件差不多。

    因为内阁仍旧镇着,也因为宫里还在不断的抓人,京里的官员们倒是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除了京城治安好了许多,五城兵马司不断在城里巡逻,已经看不出宫城里出了事的影响了。

    宫门仍旧敞着,却只能进不能出,到了后来,连内阁的众大臣也基本没再出来,城里城外人心惶惶。

    三老爷有些坐不住了,跟二老爷一道来请安的时候,两人都看着卫老太太:“虽然许翰林是叫嚣的厉害的立太子一派的人,可是.....可是那些宫中禁卫却不知为何也被召进去了且有去无回。娘,会不会.....”

    沈琛又没有消息,虽然林三少已经被放出来了,可是林三少毕竟什么也没做啊!---他也进宫了,并且没再出来!

    谁知道现在事情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了,谁又知道这两方斗法,到底是谁棋高一着,谁占领了优势。

    要是彭德妃是最后的赢家呢?

    到时候卫家可怎么办?!

    卫老太太正看着卫安给她绣的抹额,天青色的底色,上头绣着万字不到头的花样,很是素净,她一面看着,一面头也不抬的就道:“这个时候了,什么都不能再做,不管心里到底有多慌,你们都给我兜着!天塌不下来!”

    二老爷胖胖的身子便抖了抖,看了三老爷一眼,再看看卫老太太,压低声音应了一声是:“您放心,我们都听您的!”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又看了看三老爷:“有那个瞎想的功夫,不如好好在家里跟你媳妇儿商量商量底下孩子们的亲事。”

    三老爷吞了口口水,见卫老太太斩钉截铁的这样说,只好点头答应。

    卫老太太看着他们的背影,仰着脸叹了口气,才放下了手里的抹额,看着卫安道:“安安,你担心吗?”

    担心是难免的,毕竟距离沈琛晕厥一转眼也已经过去了六七天时间了,这六七天里,不断有人被召进宫,可是却没有一点儿沈琛的消息。

    连楚景吾都在沈琛出事第二天之后就被召进宫去了。

    如果是隆庆帝真的苏醒了在操控这一切还好,如果真的是隆庆帝没醒,彭德妃在清理障碍,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可是就如同卫老太太说的这样,再急也没有办法,不可能进宫去打听消息,阁老们都在宫里,想要打听也没有门路。

    她替卫老太太端了茶,冷静的摇头:“既来之,则安之,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卫老太太微微叹气。

    幸好他们并没有提心吊胆的太久,三天过后,内阁的阁老们便在傍晚的时候出宫了。

    紧跟着是林三少,他出宫之后就直奔定北侯府而来。

    三老爷跟二老爷亲自去接的,见了他都激动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林三少是林淑妃的弟弟,他没事,就说明彭德妃没有得逞,这是最好的消息了。

    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他们两个就反应过来了,急忙带着林三少去后院见卫老太太和卫安。

    听说林三少来了,卫老太太也惊得忘了手里的茶,等看见了林三少才将茶盏砰的一声放在了桌上,急忙让他免礼:“快坐!快坐!”

    林三少拱了拱手在右手第一张椅子上坐了,第一句话便是告诉卫老太太:“您别担心,沈琛没事,再休养一阵子就能恢复了。”

    卫老太太看了卫安一眼,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这就好......”她说着看着林三少:“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近......”

    “是圣上在处置那些不安分的人。”林三少回答的言简意赅:“这回沈琛立了大功,他替圣上尝药的时候中了毒,救了圣上的性命。”

    卫老太太沉住气听林三少说话,并不打断他,冷静的道:“下毒的人查出来了?”

    其实这都是已经心知肚明的事,可是卫老太太还是忍不住问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