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六·病重

一百九十六·病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内殿里的十六扇山水烫金双面绣屏风在朝阳的映照下熠熠生辉,亮的晃人的眼睛,不时有内侍不安的捧着药碗瓷盅进进出出。

    太医们也都神色匆匆,从屏风后头再到屏风前头,一个个的都如临大敌,神情紧张。

    蒋子宁隔着帘子,先跟钱士云等人向彭德妃请了安。

    彭德妃的声音细细的,好像没什么力气的从帘子后头传过来,低声让他们起身。

    蒋子宁这才拱手道:“请问娘娘,圣上到底是得的何病?昨天傍晚在西苑之时,圣上还好好的,并不曾有什么异常.....”

    德妃似乎哭了,声音难掩哽咽:“本宫也不知,据这些奴才们说,圣上昨夜并不曾宣妃嫔侍寝,只在自己寝殿休息,不知怎的,到了半夜,圣上便忽然不好了,说是口中流涎.....鼻腔内溢出黑血......”

    她停顿了一瞬,才又坚持着道:“内侍们来报给本宫,本宫便慌了,赶忙宣太医诊治,谁知道孙供奉竟不知圣上到底得的是何病症,本宫便让太医院的人都留了下来,只是到现在,他们也还没有将圣上救醒......”

    她说着说着便哭了。

    蒋子宁众人都不由得沉默下来,不管怎么说,一个宫妃对着他们这些大臣哭,这是不大妥当的事,到时候说不得就被记在隆庆帝的内起居注里,他们到时候恐怕得青史留名了。

    等了一会儿,蒋子宁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才道:“娘娘安心,圣上是真龙天子,有上天庇佑,必能平安无事的。”

    可是这套话他自己也不信,耐着性子听德妃唠叨了一阵她有多担心,有多辛苦的撑了一晚上,敷衍了一阵,等到孙供奉和院判他们都出来了,才唰的一声站了起来。

    陈御史他们也都上前围住了他们。

    太医们一个个的都神情灰败,似是有些什么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蒋子宁他们一看太医们这样的脸色,心里便都咯噔一声,产生了不好的联想,急忙追问隆庆帝的情况。

    孙供奉见众人都看他,只是期期艾艾的道:“圣上......圣上脉搏急促,心跳过快,内火虚盛,舌苔呈锯齿状,体内湿热过度,此次晕倒,恐怕......”

    众人都紧张的盯着他。

    彭德妃在里头更是忍不住着急的催促:“到底怎么样?你快说啊!”

    孙供奉干干的应了一声是,才道:“恐怕,恐怕是服食丹药过量了的缘故......”

    他话音刚落,彭德妃便在里头尖锐的哭了一声,嚎叫起来:“本宫就知道!本宫就知道是那帮道士们的缘故!快!快来人,来人将他们都给抓起来,给本宫严刑拷问!”

    蒋子宁他们都忍不住皱眉。

    隆庆帝固然笃信道教三清,可是他最近服食的丹药相比较从前已经克制了不知多少,怎么还会忽然这么严重?导致晕倒昏迷不醒呢?

    不是说不可能,可是这也太突然了。

    彭德妃哭的更加厉害,隔着帘子也能听见她的哭声让人心烦。

    蒋子宁只好婉转的劝她冷静些。

    彭德妃收住了哭声,呜咽着道:“圣上忽然成了这样,本宫一个在深宫的妇道人家,只得依靠各位大人尽心尽力,帮扶国事了。”

    她顿了一顿又道:“平西侯和临江王世子可在?”

    沈琛跟楚景吾便急忙应是。

    彭德妃的声音停顿了一瞬,才紧跟着叹气:“太子年纪幼小,六皇子更是还是无知幼儿,圣上平时待你们两个子侄都如同对待亲生孩子,也只得靠着你们了。”

    沈琛跟楚景吾都急忙表明心意。

    彭德妃才欣慰的笑了笑:“既如此,便最好了。你们两个都是听话的好孩子,本宫都是知道的,你们便留在宫中罢,等圣上醒了,自会看见你们的心意。”

    果然是要留他们在宫里了,楚景吾迟疑着去看沈琛的脸色。

    沈琛已经四平八稳的答应下来了,好似真的只是担心隆庆帝的身体,丝毫想不到其他地方的愣头青,还不忘记跟彭德妃告假:“外头还有些事没有交代好.....”他有些赧然的挠了挠头:“娘娘,我原本还打算跟圣上求赐婚的旨意呢,现在还是要先去交代一声......”

    众人一时看着他神情都忍不住有些古怪,这个时候了,还没忘记求亲的事。

    让人简直没法子相信他是从福建大杀四方过来的钦差。

    彭德妃显然也似乎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带着些笑意的在帘子背后点头:“阿琛这样有心,等圣上好了,一定会成全你的心意的。”

    接下来彭德妃便又道:“侍疾的事,不知怎样安排,各位大人们是自然得安排的,后宫嫔妃们却也想尽自己的心意,不如便仍旧设了屏风?这样,若是圣上醒了,大人们也都能尽快的得到消息。”

    蒋子宁众人当然没什么意见,事情便就这么定了下来。

    出了宫,陈御史遥遥的看了沈琛一眼,才转身上了自己的轿子。

    楚景吾忍得极为辛苦,实在受不住了,才转头看着沈琛很是迟疑的道:“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琛拉着他上了马车,才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孔供奉去了卫家的事情告诉了他,而后便道:“我们怀疑,圣上不是吃丹药才成了这副模样,而是中毒。”

    楚景吾面色更加难看,靠在车壁上很长一段时间才问:“有没有什么证据?这样的事,不可能凭靠猜测就认定圣上是中毒的,要知道,这两种情况差别可是天差地远......”

    沈琛嗯了一声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太医们说是服食丹药过量导致,孔供奉却说圣上用的量一直很稳定,不该现在便是这个模样,我得先去问过那些真人才能确定。”

    供给丹药的道士沈琛都是有数的,他虽然从来不曾正面跟他们接触,可是私底下却有联系的法子。

    彭德妃现在这么激动的叫嚣着要杀这些道士泄愤,他心里已经有几分猜测了。事情可能还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彭德妃恐怕是真的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