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九·威胁

一百八十九·威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件事虽然是他促成的,是他一力促成,可是以后要是关中侯操作的不当,这中途被人发现了什么,他是不会承认的。

    关中侯心中不以为然,面上却带着笑打着哈哈:“是是是,侯爷您放心,您说的是......”

    至于沈琛到底说了什么,他其实是不怎么在意的,反正到时候真的出了事,难不成沈琛还想独善其身,置身事外吗?

    他可不是什么好轻易打发的人,这条贼船,沈琛既然上了,哪里容易下的去的?

    可是他的茶却没能倒进沈琛的杯子里,沈琛面无表情的将杯子一推,让关中侯的茶水倾注在了桌上,才缓缓抬头看着他,微微笑了笑便道:“侯爷,我刚才说的话不知你听清楚了没有?我帮你这件事,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是要你看着永和公主,她若是再伸手在我在意的人身上,或是你把她给折磨死了,那.....”

    他稍稍停顿,确定这回关中侯是真的在听了,才慢慢的道:“我说过了,侯爷最好也当一回事,若是真的这两种可能真的出现,那侯爷可别怪我,你们在关中有多少族人,我就能让你的多少族人死光。我知道侯爷或许也不大在意儿子或是族人,可是侯爷总该顾念顾念自己吧?你这么在意性命,总不希望最后还要落得一个罗源那样的下场,是不是?”

    关中侯就忍不住抖了一抖。

    罗源最后被判了腰斩,那一天刚好是他进京的日子,一进京就碰上这样的事,在菜市口看见这一幕,只觉得整个人的脊背都凉了。

    现在沈琛提起罗源,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侯爷怎么平白无故的,提起这样的事......”

    一直没出声的楚景吾就在旁边笑了一声,带着些威胁也带着些警告的说:“什么事都还是说清楚的好,否则要是生出了什么误会,这可就不好了。”

    关中侯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迟疑了一会儿,才看着沈琛道:“侯爷给了我这个大馅饼,又不让我把这个大馅饼给啃光.......”

    那这跟没给有什么区别?

    太贪得无厌的人是很惹人厌恶的,楚景吾忍无可忍的将杯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惊得关中侯差点儿就跳起来,才冷着脸道:“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侯爷,你已经得到的够多了。永和公主下降,你的日子会比从前好过多少,咱们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而你要付出的代价,之前我们一直也没瞒着你。这么说吧,你若是不遵守约定,我就有法子让你再也过不了痛快日子,你明白了?”

    关中侯一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看着楚景吾半天,咽了口水皱着眉头,很久才嗫嚅着说了一声知道了。

    楚景吾便挑了挑眉,见沈琛没话再说了,径直对他道:“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侯爷,送你四个字吧,好自为之。”

    关中侯忙不迭的应是,急急忙忙的出了门才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窝囊。

    怎么就看着楚景吾和沈琛的眼神就害怕呢?

    他明明还想了一些条件的,比如说跟沈琛再要点银子,可是现在全泡汤了,还被威胁了一通。

    回头一看,他正好对上了楚景吾的眼睛,冷不丁打了个冷颤,急忙扯出一抹笑意,看着窗户关上了,才搓了搓手,不敢再停留,径直出了门。

    沈琛和楚景吾说的也没错,有了永和公主,以后他的那些债务也不是问题了,公主出降,哪怕是再不受宠呢,该有的东西都是有的,这些以后至少多少都有他的份,何况一个公主能给他带来的东西多了去了。

    反正他又不会失去什么,只要好好看着永和公主就是了,以后还怕没有美人儿吗?

    沈琛跟楚景吾都不关心关中侯是怎么想的,关中侯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早就查的清清楚楚,也有把握能死死的把他握在手掌心里让他不能动弹。

    对这么一个人,没什么好计较的。

    楚景吾举杯跟沈琛碰了碰,这才真情实意的笑了起来:“恭喜你了二哥,总算是摆脱了那个祸害。”

    沈琛有些疲倦,看了他一眼才道:“差不多了,再留在京城怕是很麻烦,你得想个法子离开京城。”

    隆庆帝的身体越来越差,今天沈琛进宫的时候,觉得隆庆帝整个人的身体怕是都被掏空了,显得虚浮又无力。

    这样的身体,太子又才四岁,什么都不知道,六皇子就更小,隆庆帝最近应当是也感觉到身体不好了,人也更加浮躁。

    他一定能意识到,太子和六皇子都这么小,不管是谁都守不住他的皇位,国赖长君,鞑靼现在又在虎视眈眈.......

    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打击临江王的。

    楚景吾再留在京城,实在是太危险了。

    屋子里静默了一瞬,楚景吾叹了声气:“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现在不是时候......现在刚出了永和公主的事,你又刚从福建回来,要是我走了,你恐怕头一个便会被针对,到时候......怕是会很麻烦。”

    沈琛知道他说的有道理,略微沉吟一瞬便道:“郑王和卫五老爷即将回京.....他们回来,或者是个机会。”

    楚景吾嗯了一声:“我会去信跟父王商量的,你先别说我的事了。既然已经把永和公主给解决了,还是趁着现在这个时候,趁热打铁,让圣上把你们的事情给定下来,省的之后再生出什么事端。”

    现在趁着隆庆帝说话还算话的时候,讨一个金口玉言的赐婚,谁都不能动他跟卫安的主意,这两个人以后也能少许多的坎坷。

    说起这个话题,沈琛明显的柔和了下来,他脸上带着些微的笑意,像是卸下了很重的一个大石头,很是痛快的应了下来:“我知道,我正打算明日便正式跟圣上请旨,请圣上赐婚。”

    他们以后要面对的东西还有很多,而他不想有谁再拿他跟卫安之间的亲事来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