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八·重逢

一百七十八·重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了一口心头的恶气,荣昌侯夫人心情大好。

    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怪不得人家都说,什么金山银山,都不如头上没一座叫做婆母和小姑子的山来的踏实。

    从现在起,她头上就不会再有这样压的人心里难受的山了。

    嬷嬷在旁边悄悄的恭喜她:“以后咱们终于是正儿八经的能做这府里的主的夫人了......”

    可不是,嫁过来这么久,到现在才算是能做自己的主了。

    荣昌侯夫人晚间等了荣昌侯回来,才小心的问他:“侯爷,事情怎么样了,圣上没有责怪罢?”

    她温柔的替荣昌侯脱了外头的衣裳,扶着荣昌侯上床躺了,急忙又吩咐人进来替荣昌侯剪了膝盖处的裤子,让人来上药。

    荣昌侯痛的吸了口气,出了一头的汗,好半响才沉沉的吐出一口气来:“圣上说我连家事都处理不好,还平白冤枉了人家孔供奉和卫家的三夫人......”

    卫家的三夫人连折子都写好了,若是父亲受人冤枉,打算去撞柱自尽的。

    这要是真的让三夫人死了.....

    荣昌侯闭了闭眼睛,心里不停的庆幸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摇摇头又道:“幸亏最终没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还来得及补救,圣上看我伤的重,只是斥责大姐心思歹毒......”

    圣人金口玉言,他这么一说,以后冯淑媛的名声就彻底完了。

    荣昌侯夫人沉默了一瞬,才道:“姐姐心里也难受呢,下午打骂了听雪她们一下午,送进去的吃食也尽数都打翻了。”

    荣昌侯看着自己红肿的膝盖,半响没说话,隔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她,道:“由着她,她想怎么样便怎么样罢。到时候将西边那座从前姑姑住的院子收拾出来,让她在里头礼佛,从此以后就不必出来了。她身边伺候的人也不必太多,就一个听雪跟着便成,门上再让个婆子守着,其他的都免了。”

    他谨慎的思索了一会儿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才又道:“家里经不起折腾了,再这么下去,这个家迟早要被她折腾散了。我已经怕了,从此以后,她不会再出房门半步,我养着她,却只当她死了......”

    他说着,拉住了荣昌侯夫人的手深吸了口气:“你也一样如此便是了,不必去受她的气。”

    家里的女主人得是个不会惹事的才好。

    冯淑媛实在是太恶毒刻薄了些。

    荣昌侯等荣昌侯夫人犹豫着点了头,才又道:“还有,准备些礼物,到时候往卫家走一趟,还有孔家......这是她们遭了无妄之灾,我们理当做出表示......”

    荣昌侯夫人急忙点头:“我都知道的,这礼物一定得准备的厚重些......到底是让人家受了冤枉,卫五老爷也在江西立了大功......”

    加上卫家即将跟沈琛联姻,隆庆帝是看不得卫家受冤枉的。

    荣昌侯嗯了一声:“到时候我亲自去道歉赔罪......只是要委屈你了,这原本跟你无关......”

    “说什么这样的话?”荣昌侯夫人飞快的打断他:“怎么能不关我的事呢?您的事便是我的事,只要您好,就什么都好了。”

    嬷嬷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退出去,满面都是笑意。

    不过两天的时间,事情便办成了,冯淑媛现在也蹦达不起来了,她心里有些得意,更多的还是对那些人的惧怕......

    那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冯淑媛出手......

    她不明白,可是也不需要她明白。

    应凯抛了个苹果又接住,面带笑意的道:“出手可真是不小气,每个人二百两银子呢,啧啧啧,荣昌侯可真是有钱啊。”

    有钱也架不住冯淑媛再闹几场事。

    林三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热闹,咳嗽了一声,等他们都静下来了,才道:“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应凯瞄了他一眼,心里知道他是要去见卫七小姐,又有些想叹气。

    就算是对卫七小姐再好也没什么用,人家已经快跟沈琛订亲了,这个时候还帮卫七小姐做那么多事......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说什么,毕竟林三少向来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对他自己的事情就更是说一不二,连宫里的淑妃娘娘也未必能说得动他,何况其他人。

    他嗯了一声:“头儿你放心吧,文书我们自己看着办,你去吧。”

    林三少看他一眼,点点头,径自出去了。

    他先去了卫家。

    这个时候,卫安和卫老太太也差不多回了府了,他该先去同卫老太太请个安。

    卫老太太和卫安果然下午的时候才回了府,他去的时候,府里正有条不紊的准备着东西,三老爷正好下衙回来,见了他便笑起来:“三少来了,快进来坐!”

    林三少在卫家人面前向来是温和的,闻言便点点头,又道:“孔供奉的案子已经了了,孔供奉无端受了人冤枉,圣上已经下了旨意,放他回家......”

    三老爷显然已经心中有数,可是听见林三少的话,却还是忍不住如释重负,一面引着林三少往里走,一面道:“多谢三少了。”

    林三少摇摇头,背着手神情有些凝重:“主意是小七出的,是她从荣昌侯夫人入手,促成了荣昌侯自己告状.....我不能占什么功劳。”

    三老爷苦笑摇头:“说是这么说,可是小七和母亲在通州别庄,沈琛又困在宫里,若不是您替小七去办这件事,也未必就能有这么顺利,我岳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加上夫人成天提心吊胆,我急的不知怎么才好,多亏了您了......”

    林三少不好再说什么,一抬头便看见远处蓝禾和玉清陪着卫安也正往卫老太太的宁德院走,不由便站住了。

    大半年没见,卫安高了许多,眉眼间隐约还是当初的模样,可是却又多了一股少女独有的亭亭玉立,显得愈发的出挑了。

    他站定了脚,微微笑了笑:“许久不见,有些不敢认了。”

    卫安跟三老爷请了安,也笑着回他的话:“三少却没怎么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