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七·恶气

一百七十七·恶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淑媛不知道事情怎么忽然就成了这样,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她的弟弟从前从来什么事都听她的,就算是再大的事,荣昌侯也没有违背过她的意思。

    可是现在.....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弟弟忽然便变成了这副样子。

    刚才在房里的时候她简直像是台上唱戏的丑角儿,人家见了她便哄堂大笑。

    想起那时候的难堪滋味,她便忍不住咬牙切齿,将桌上的东西尽数拂落在地,羞恼难堪的捂住了头。

    她还指望着帮永和公主办完了这件事以后,能得个大好前程。

    可是现在这些希望全毁了,这让她尤为恼怒。

    屋子里没有烧地龙,她到这个时候才察觉到冷,坐在自己的软塌上,有些不知所措。

    她哭了许久,模模糊糊的听见外头有动静,便急忙抬头,一见进来的是荣昌侯夫人,便又立即冷笑了一声。

    这个弟媳妇她是一百个看不上的。

    当初要不是荣昌侯府没落了,怎么也不会找个这样的破落户来当她的弟媳妇,

    她垂下了眼睛,面对她没有半点儿害怕和紧张,沉声道:“滚。”

    除此之外,一个字都不想跟她多说。

    荣昌侯夫人在嬷嬷的搀扶下在她旁边落座,或许是因为心愿得成的缘故,她的眉眼之间比冯淑媛显得温和多了,听见冯淑媛这么不客气的话,也半点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才道:“我知道大姐不愿意看见我,不过大姐还是忍一忍罢。”

    她说,见冯淑媛抬起了头神色不善,也没有被她影响,只是淡淡的告诉她:“对了,侯爷已经进宫去了,进宫之前他特意叮嘱了我,大姐你心思不定,加上脾气不好,是很伤肺伤肝的,你久不出去走动了,又是这样的怪脾气,还是得多多休养才好。为着你的身体,也为了让你不出去害人,侯爷吩咐过了,在府里另辟一处小佛堂起来......”

    冯淑媛有些听明白了,猛地抬起头看着她。

    这夫妻俩是已经有了默契了,要罢她给关起来!

    什么小佛堂,什么念经?!这些都是骗鬼呢!

    连公主清修尚且还多的是苦楚,何况是她?

    她讥讽的笑了一声,声音很是尖锐:“说到底,不就是看我这个姐姐不顺眼了......真是忘恩负义,没有廉耻的东西!当初若不是我......”

    当初冯家被冯氏和冯贵妃牵连,要不是她努力藏了些东西把弟弟给护了下来,哪里有这些人的今天?哪里还有什么荣昌侯?1

    可是现在荣昌侯富贵有了,就开始掀起她多事了。

    荣昌侯夫人脸色仍旧不怎么好看,却也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勃然大怒,她喝了一口茶才朝冯淑媛望过去,淡淡的道:“大姐说错了,这么多年您固然是劳苦功高,可是侯爷也从来没有亏待过您,您什么都用最好的,连侯爷也跟在您后头。就算是我嫁过来这么多年,侯爷也从来没有动过把家里的事物交给我的打算......”

    她见冯淑媛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才道:“说到底,是您自己把侯爷的好心磨光了.....您跟卫家有仇,要跟卫家斗,可您想过侯爷没有?想过这侯府没有?这侯府上上下下,加上族人总也还有几百人,您想过到时候这些人怎么办没有?就算是不为这些人想,您觉得这些人都不在您眼里,可是侯爷呢?”

    荣昌侯夫人的语气终于有了波动,忍着心酸问她:“侯爷您怎么也能半点都不顾及呢?王供奉说,那个毒药药性猛烈,侯爷的腿很可能会废了,以后都站不起来,这些难道您都不知道?侯爷的腿要是废了,您想过侯爷以后怎么办没有?他如今可也才十七......”

    冯淑媛有些错愕,反应过来才摇头:“这药不过就是让他的伤看起来严重些......”

    可是她随即就又停住话头,王供奉说的话总不会是假的,这药可能真的会让荣昌侯以后再也站不起来。

    她有些懵了。

    她当然不知道这药的后果竟有这么严重,难怪荣昌侯会反应这么大,也难怪他会这么绝情。

    可是.....

    她怔怔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可是,可是只要忍一忍,过去了.....过去了就好了啊。”

    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知道悔改,荣昌侯夫人放下茶盅,似笑非笑的道:“过去了?怎么过去了?孔供奉在诏狱里吃尽了苦头,可是就是不肯承认给侯爷下了毒,这件事,哪里那么容易过去?就算是真的过去了,用侯爷的一条腿来换,您不觉得这代价也太大了吗?”

    她冷不丁的叹了口气:“您太贪心了,人怎么能什么都想要?要不是您这样贪心,侯爷怎么会痛下决心?侯爷最尊敬您,素来您说的话没有不听的,您却不愿意信他,宁愿去信一个外人,宁愿相信别人许给您的前程也不愿意相信侯爷.....”

    她见冯淑媛瞪大眼睛,才一字一顿的轻声说:“原本,侯爷已经开始给您相看人家了,虽然现在您名声不大好,可是好在侯爷他舍得本钱,舍得给您做脸,嫁妆都是一等一的,侯爷也精挑细选,原本都定了武宁伯的侄子......”

    冯淑媛恍惚是曾听弟弟提过一嘴,可是她从来没有当回事-----亲事到底是后宅的人知道的多,弟弟不过是个小孩子,他知道什么?

    何况家里又没个合适的长辈能说亲的。

    她愣住了,没料到弟弟竟然什么都考虑到了,连一些后宅的女人们都注意不到的细节都注意到,并且还真的差点把亲事都给定下来。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颓然的放松了身体,靠在了软枕上,觉得整个人软软的提不起力气。

    现在一切都晚了,王供奉来的那一刻起这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就算是荣昌侯不追究,孔家和卫家那里也不会罢休的,一定会逼着荣昌侯给个说法.....一切都完了,她再也没有以后了,想到这里,她终于控制不住,尖叫了一声朝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