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四·反口

一百七十四·反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这么想着,便问荣昌侯夫人:“她又送了药过来?”

    荣昌侯夫人似是诧异他这么问,嗯了一声才道:“是又送过来了,可是您不能用.....”她终于有些情绪波动,像是很是担心急躁:“这是害人的药,王供奉说这是毒药,是让您的伤口加速腐烂的,要是再严重些,您可能以后都站不起来了!”

    她是真心的为荣昌侯好的,所以看上去很是严肃认真,这表情骗不了人。

    荣昌侯笑了笑握住了她的手腕,忽而展颜:“算了,还是用罢。”

    旁边的嬷嬷忍不住就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又免不了觉得灰心和失望,铺垫了这么久,要是半点效果都没有,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可要是没有效果的话,不仅她这边丈夫儿子以后悬了,连在府里的日子,都不知道得受多大的影响了。

    大小姐原本就看她们不顺眼了的,平日里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在加上又刚闹的这么一场,以后哪里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她正灰心,就听见荣昌侯说:“你们都出去。”

    嬷嬷看了荣昌侯夫人一眼。

    荣昌侯夫人冲她点了点头,她便跟着旁的伺候的人一同退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夫妻两人,荣昌侯才慢慢的道:“这些年,辛苦你了。大姐跋扈,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容易.....可是我总念着这些年她待我的情分,因此总是心疼她,偏疼了她些。”

    他说着,荣昌侯夫人就落下泪来。

    说实话,虽然她娘家不显,没有过什么金尊玉贵的日子,可是在家里也不用如此的伏低做小看人脸色过日子。

    嫁过来这些年,她真是看够了脸色,看够了冯淑媛的冷脸了。

    她垂着头一言不发。

    目的达到了就好了,说的再多,物极必反了反倒是不美。

    荣昌侯便道:“这药,还是继续用吧。”

    不意荣昌侯竟还是说出这样的话来,荣昌侯夫人一怔,紧跟着便扑簌簌的落下泪来:“您这样纵着大姐姐,怕是把她纵得越来越不知分寸......”

    “不是纵着她。”荣昌侯柔声止住她,沉下声音叹气:“我现在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为了这个侯府好。我继续用药,那我的腿便不能好,不能好,王供奉就得继续来给我瞧病。他来了,就会知道,孔供奉进去了,我却还是中了毒......”

    原本冯淑媛的本意只是让他的伤势加重不愈合,等到王供奉来之前,自然会替他清洗伤口,不会再让他察觉出端倪来。

    可是荣昌侯若是不配合她演戏了,那她现在送来的这毒药,就是她自己的催命符了。

    没有人回怀疑荣昌侯自己也知晓这毒药的效用-----荣昌侯可是货真价实的用了这药了,而且还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以后甚至可能有站不起来的风险。

    除非他是疯了,才会下这么大的本钱只为了诬陷一个太医。

    冯淑媛再怎么说,只要荣昌侯夫妇不认,那她就是狡辩。

    荣昌侯夫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丈夫的意思,不由惊讶的喊了一声侯爷,看见他冷淡的眉眼,便不由得怔住。

    “她以后的胃口只会被纵得越来越大,野心也只会越来越大。我们荣昌侯府现如今才重新好了没多久,经不起她这样再三折腾。”荣昌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些年,我待她已经够好了,是她自己不知足。”

    怨不得旁人。

    荣昌侯夫人有些欣喜,她没有料到丈夫竟然会痛下决断。

    她原本还打算若是丈夫不答应的话,她也得拼着一拼,把冯淑媛推出去的。

    可是没料到荣昌侯自己做了这个决定,那她无疑是少了许多麻烦,日后也不会因为这事儿再跟丈夫起什么嫌隙,她几不可觉的松了口气。

    荣昌侯便对她挑了挑眉:“你底下的人,只有你嬷嬷知道这件事?”

    荣昌侯夫人领会过来:“您放心,我会叮嘱嬷嬷,她不会透露出半点的。”

    荣昌侯嗯了一声,就道:“按照姐姐的话来做罢,替我上药,而后.....去请王供奉来。”

    外头等候了许久的嬷嬷马上就要站不住了,听见吩咐便从外头推门进去,一进门便听说了一个时辰之后去请王供奉的吩咐,不由得惊疑不定的看了荣昌侯夫人一眼。

    荣昌侯夫人轻轻朝她点了点头,她心里便松了口气。

    看这样子,夫人应该是劝服了侯爷了才是。

    她随着荣昌侯夫人出来,便轻声问:“姑娘,咱们......”

    她是很担心的,荣昌侯夫人却一下子就笑了出来:“嬷嬷,咱们的苦日子要到头了!侯爷他.....他都知道,他都答应了!”

    她因为激动而声音都有些发颤:“您不知道,侯爷说了,以后府里的事便都由我来作主,还说祖宗基业不能被大小姐给毁了.....”

    早该有这个觉悟了,就算是没有丈夫欠印子钱这事儿,她也希望自家姑娘能得势,嬷嬷也跟着欢喜的笑起来:“这可真是太好了,姑娘您熬了这么多年,也总算是能熬出头了......”

    可不是,总算是能熬出头了。

    荣昌侯夫人急匆匆的回了房,让人重新去厨房点了几道菜,便又吩咐嬷嬷:“我歪一会儿,你等会儿看着时辰,若是王供奉来了,记得要叫我,还有许多事呢。”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是大事,要是不能亲眼看着,她心里是不会安心的。

    嬷嬷也知道她的心事,应了下来便又安慰她:“您放心吧,侯爷既然都已经决定了,哪里有更改的?至于侯爷的伤势.....您也不用着急,侯爷心里有分寸的,这个把时辰王供奉也就来了,应当不至于如何......”

    不管怎么说,痛一时总比痛一世的好,荣昌侯夫人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她重重的应了一声,看着嬷嬷放下了帐子悄无声息的出去了,才缓缓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没想到这事儿最终是这样的,她心里总算是觉得不那么堵得慌了,也能睡得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