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四·毁掉

一百六十四·毁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不到的人,那能怎么办呢?

    正常的人,知道面前的东西得不到,有的是转身就走,有的是退而求其次,可是也有一种,就是得不到宁愿毁掉,也绝不会拱手让人。

    他相信永和公主就是如此。

    事实上,永和公主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她在接到宫中送东西来的嬷嬷说的话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狂躁异常。

    这阵子好容易修身养性,想着要出去而装出来的乖巧温顺全在这一刻破了功。

    桌上的杯盘碗盏碎了一地,连茶几上摆放的花瓶都没有幸免,屋子里被她砸的一片狼藉。

    伺候她的小尼姑进来的时候,简直不知道从何下脚,看了她一眼,战战兢兢的躲在门后不知道如何动作。

    普慈庵不是什么好去处,多少公侯夫人们进来,照样是被修理的服服帖帖的。可是唯有永和公主,打也打过了,罚也罚过了,却总是梗着脖子不知道服输。

    一开始庙里的师傅们是根本不给永和公主什么脸面的。

    虽然是皇家公主,可是永安公主她们可都已经私底下交代过了,永和公主大约是永远没有回去的机会了,让她们尽可费心调教。

    她们会意,自然是能有多少手段就使出多少手段来。

    永和公主一开始很受了一些苦楚,自己挑水担柴,连饭也要自己动手。

    她不肯,那便饿着。

    饿了四五天之后,她实在饿不住了,终于开始妥协学着自己做饭烧火。

    那段时间一到入夜,她的胳膊根本无法直起来,连腰都好像断了一般,肩膀上的衣服一扯开,便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破了皮的通红的一片,都是扁担磨出来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位公主也傲气的很,这些小事可以自己做,可是说什么去念经抄经,佛前思过,那是万万不能。

    宫中后来也来过一两次的人,是隆庆帝派来看公主的,她直言受了虐待,虽然后来被庙里的师傅们遮掩过去了,可是从那以后,师傅们到底不敢对她太放肆,生怕她真的有朝一日能重回皇宫,回来找她们的麻烦。

    正因为这个原因,永和公主最近又开始故态复萌,脾气又大了起来。

    今天宫里来过人之后,她更是好像点着了的爆竹一样,将庵里闹的人仰马翻。

    可是平时还很严格的师傅们这回却没站出来指责的-----大家都知道,刚才来的是彭德妃宫里的宫人,公主不像是跟之前那些人说的那样,恐怕很快便要回宫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哄着她尚且来不及,没有人会那么蠢来找她麻烦。

    正因为这样,临时被遣来服侍的小尼姑瑟瑟发抖,目瞪口呆的看着永和公主大发脾气。

    永和公主尖叫着想哭,却竟哭不出来。

    这双手原本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到如今也已经粗糙得如同任何一个劳作过度的妇人的手。

    还有脸,还有她曾经引以为傲的种种优越之处,如今已经随着这大半年的清修而荡然无存。

    她原本是金枝玉叶,却因为卫安而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被一众尼姑所欺。

    而卫安,她却事事顺心如意,到了现在,竟要跟沈琛成亲了。

    成亲啊。

    真是可笑。

    当初她心心念念着沈琛,为了他不惜抛下自尊,不要脸面,只为了能跟他在一起,可是沈琛却对她不屑一顾,对卫安情有独钟。

    现在这两人还马上便要被圣旨赐婚。

    他们凭什么?!

    他们凭什么事事都可以顺心如意,她在这里受尽苦处,他们凭什么过的那么潇洒?他们凭什么能拥有那么多东西?

    她撑着桌面强自镇定的坐下来,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情绪。

    她已经不是半年前被人挑拨几句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那个公主了,这半年来的经历,足够磨平她的幼稚。

    彭德妃让人来告诉她的消息。

    可是从前彭德妃跟方皇后恰好是最大的对头,因为她们两宫关系不睦,甚至牵连了她跟永清的关系也势如水火。

    彭德妃哪里有这么好心,只为了送个消息给她,还跟隆庆帝美言要接她出去?

    接她出去?

    接她出去是假,恐怕要她当棋子去对付沈琛跟卫安才是真。

    她攥着手里的纸,觉得手心有些疼,又觉得似乎麻木了没有感觉,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缓缓的撑着桌面又站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能离开总是好的。

    没有人真的愿意一辈子就这么过一辈子。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尚且觉得清苦的生活,对于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公主来说更加是无法忍受。

    既然好不容易有机会送上门来可以从这个鬼地方脱身,为什么不呢?

    至于彭德妃的打算.....

    就算是她真的是想借助自己的手来对付沈琛跟卫安。

    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沈琛欠她的。

    她哪里不好?沈琛为什么就是看不上她的一片真心,非得去跟卫安那么下贱的人扯在一起?来羞辱她?

    卫安就不必提,这个人最该死,勾引了沈琛又陷害了她,她是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

    现在有了机会,她当然要紧紧抓住。

    至于彭德妃的目的?

    那重要吗?

    她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法儿出去了,现在却还能得到一个机会,就算是这个机会需要付出的代价大了些,那她也认了。

    她能付得起。

    她最终还是心平气和的吩咐了那个吓得几乎晕过去的小尼姑收拾房里,自己去了前头,让也被吓得不轻的师傅给上头带句话。

    她知道,彭德妃现在身边有太子撑着,势力大的很,彭德妃想借着她的手除掉沈琛跟卫安,她也同样想利用彭德妃的势力来这么做。

    毕竟能报仇呢。

    她过的这么不好,就是见不得卫安跟沈琛过的比她好。

    既然得不到,那就干脆毁掉好了。

    她的消息送出去不久,也就是隔天,便收到了回信-----宫里派人来接她了,还是熟人------彭德妃竟然将红苕和红豆送来了。

    看来这回彭德妃所求不小呢,她有些玩味的想,对着红豆跟红苕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