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一·入手

一百六十一·入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景谙经过上一次易二的事情的牵连被送去了救灾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从前就已经够成熟稳重了,不像是个小孩子,现在就更加如同一个心智深沉的中年人,全身上下都透露着老谋深算的意味。

    瑜侧妃虽然自来就聪明,可是遇上沈琛的事,难免就慌了手脚,她是很了解临江王的,正因为了解,所以才会顾忌跟害怕。

    一旦顾忌,她就很怕再沾染上对付沈琛的事-----沈琛已经成了气候,自己身边有足够的人手,也有不少心腹能供他驱使,加上身边有卫安帮忙,已经不好对付。要是一个不小心计划失败,那就很容易功亏一篑。

    而功亏一篑的后果?

    看一看现在出府了的临江王妃就知道了。

    因为有了顾忌和害怕,所以就容易畏首畏尾。

    可是楚景谙却不同,他去救灾的时候,看惯了生离死别,也经历过了人情冷暖,被父王一厌恶,连底下的官员都多的是敢不吧他当回事的。

    经历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不再惧怕,因为他知道怕也没什么用处。

    也因为不怕,所以更容易理智的思考问题。

    正如瑜侧妃说的那样,跟沈琛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地步,就算是此刻放手,沈琛未必能容得下他。

    何况就算是沈琛真的能网开一面,他也不放心-----沈琛可终究是向着除进屋的。

    这就已经注定不能友好相处了。

    既然如此,当然就该要先除掉他。

    免得日后他真的回了京城立下更大的功劳,就更难对付。

    他左思右想,要是要对付沈琛,不能自己动手-----瑜侧妃的担心是对的,他们要是出手一击不中,之后就惨了。

    那就只能让别人动手。

    而瑜侧妃有着天然的优势------她有一个耳根子软又极其暴躁容易被调唆的,偏偏如今又不可一世的姐姐彭德妃。

    彭德妃要对付沈琛的话......

    还真的没有那么难。

    瑜侧妃也反应过来了,看了儿子一眼,沉思一会儿便道:“彭德妃现在一听见林淑妃的事情便容易暴躁。”

    因为林淑妃又一次躲过了她的算计,而且引得隆庆帝勃然大怒,申饬了彭德妃不守妇道,妇德有亏。

    这让她觉得脸面全无。

    加上林淑妃的六皇子现在日益受宠,作为之前跟四皇子相争之后的既得利益者的彭德妃,其实心里也是很怕的,很害怕会落得跟之前的方皇后一样的下场。

    女人的疑心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一旦开始生起来,足可燎原。

    现在要是林淑妃那里再加上一个沈琛......

    彭德妃怎么能忍受得了?

    瑜侧妃微笑起来,觉得自己儿子果然跟从前不同,变得比从前更加聪明了,她既欣慰又有些心酸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半响才叹息道:“都怪母妃没用,若不是母妃当初......你也不会是如今这样,不会过的这样辛苦。”

    彭家卖女求荣不是一天两天,瑜侧妃也不过是一个牺牲品罢了,对于彭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瑜侧妃从前从来没有想过做别人的妾室,怕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抬不起头。

    所以就算是被迫当了妾室,她也是想扶正的。

    她自己无所谓,可是儿子却不能被她耽误。

    楚景谙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很是依赖的靠在她肩上半刻才摇头:“母妃别这么说,这么多年母妃都是为了我才这样忍让,虽然面上都觉得您过的风光,可是只有儿子知道,您心里是苦的。自小儿子便立誓一定要为您争光,要您以我为荣......”

    他仰起头看着雍容华贵的瑜侧妃,停顿片刻才又继续道:“我会让您成为父王的王妃,而不是如今这样,事事都要谦让,永远只能站在王妃身后。”

    瑜侧妃眼眶盈满泪水,她娘家那帮人全都如狼似虎,没有人把她当人。

    而嫁给了临江王之后,临江王待她的确不错,可是也仅仅是不错罢了,他对妾室的要求就是听话温顺,尊重正妃。

    可这都不是她要的人生。

    唯有她的儿子,跟她血脉相连,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跟她心意相通,对她孝顺懂事,凡事都替她着想。

    她心里想的,不敢说出来的那些盼望,他全都知道。

    她感动的摸了摸楚景谙的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母妃等着这一天。”

    而现在,自然是该继续努力,实现这些许诺的时候。

    楚景谙替她擦了眼泪,才缓缓的道:“母妃写封信给彭德妃吧,最近六皇子更加得圣上喜欢了,圣上又跟从前对待彭德妃和五皇子那样,开始不给自己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做脸了。他不知道这是祸根。”

    可彭德妃她们这些嫔妃们却不得不多想。

    毕竟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谁有能承受得到了再失去的痛苦呢?

    瑜侧妃会意的点点头,嗯了一声:“我知道了,至于到时候德妃娘娘怎么做.......那就是德妃娘娘的事了。”

    “也不尽然是这样。”楚景谙微笑,看着自己的母亲:“德妃娘娘总有些事情想不到那么周到,那咱们就该提醒提醒她,免得她最后反而被沈琛他们给算计了。”

    瑜侧妃疑惑偏头看他:“你的意思是,要我们给她想法子?”

    “这也没什么,反正您跟她之间的联系为了保密,也为了到时候牵扯到父王,父王都是不管的,您悄悄的再多带几句话过去,照样不会被怀疑的。对付沈琛很难,可是算一算,也未必就真的那么难。林淑妃不是很看重沈琛吗?林三少不是跟沈琛关系匪浅吗?”楚景谙笑起来:“您想一想,若是......若是寿宁郡主,要嫁给林三少了呢?那沈琛他会怎么样?”

    沈琛很看重卫安,这一点从郑王他们在临江王这里的待遇就看得出来了。

    而且沈琛还寄信回来给临江王,请临江王到时候促成他们的亲事,这已经足够表明他对于卫安的态度了。

    既然卫安才是他的软肋,那就从他的软肋开始动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