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六·平息

一百五十六·平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给的礼物也太厚重了一些!

    卫老太太给的东西加起来两万多两,卫安给的东西加起来,少说也同样有一二万两,虽然顾忌着没有超过卫老太太的数量,可是也实在太多了!

    朱元坐立难安:“她也是个还未成亲的姑娘家,怎么能给我这样多东西?我......”

    卫大夫人微笑拉着她安抚的拍了拍:“安安是个重情义的,她送你这些,是看在老太太和我的份上,你收了便是。她如今是郡主了,王爷把鱼幼的东西都给了她,这礼物虽然丰厚,可是她也是拿得出来的。你记住她的情谊便是了。”

    投桃报李,她知道卫安是为了自己照顾明敬而给出这么丰厚的回报,这礼物她收下,往后自然也会给卫安差不多的东西。

    朱元心里原本隐隐的那些担忧一下子就散去了。

    她也曾担心卫家不是自己正经的母家而怕以后遭人看轻,也怕以后跟卫家其他的兄弟姐妹们疏远而被婆家冷眼。

    可是现在看来,卫家是真正把她当成家人看的。

    卫安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卫家年轻一代的态度了。

    她心里原本的患得患失都被这将近五万两的银子给打消了,许久才从喜悦中回过神来。

    有了这样多银子傍身,就算是以后她看错了人,也绝不至于会跟母亲一样,被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不能脱身。

    卫安也正跟沈琛说起这件事:“表姐她受了姑母她们的影响,向来对婚姻之事很没有信心。可是问题是,她不能不成亲。因为大家都盼着她成亲,觉得只有成亲,才算是找到了归宿。我不能帮她什么,只好给她多一些银两和产业傍身,也好让林家知道,我们卫家对她的看重程度,这样一来,她或许会对往后的日子多些信心。”

    害怕是一种很恐怖的情绪。

    卫安曾经体会过,因此格外明白朱元的心情。

    她只是希望朱元的路能走的更顺畅一些。

    卫安对家人一向都是很好的,沈琛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放心吧,我已经让许大善人和王家的人都给打听过了,知道这个林公子的确是个人品端方的人。既然品行不错,表姐又是个明理通透的人,他们以后能过的好的。”

    沈琛会这么说,就表示也已经托四大家族照顾朱元了,虽然知道她们成亲以后,小夫妻会进京赶考,可是到底朱元还是要在福建住不久的时候。

    有四大家族替她撑着,林家是懂分寸的。

    卫安无端开心起来,很难得的感叹了一声:“有时候想一想,人生也不是那样艰难,还是有许多美好的事。”

    沈琛见她笑便忍不住也跟着开心,拉着她的手带她在花架旁边底下的石凳上坐了,嗯了一声就道:“这样想就对了,以后的路还很长,总避免不了遇上不开心的事。可是这世上也不是只有不开心的事,人总要把事情都往好的地方去想的,否则的话,人生漫长,岂不是太无趣了?”

    卫安便端详了他一阵,问他:“你甚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这些话好像不是在跟我说,倒好像是在跟你自己说,是不是江西那边传消息回来了?”

    沈琛替她倒水的动作便停了,笑着看她一眼:“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你猜的不错,江西那边我父王已经给我寄信回来了,说是打算让王妃去寺庙清修。”

    这个时候,临江王是不可能废王妃的,毕竟一要考虑王妃娘家人那边的影响,怕他们闹出事来,二是要考虑楚景吾。

    而禁足......

    之前便已经用过这个法子了,可是显然禁足这样的惩罚,对临江王妃来说并没什么用处。

    现在他把临江王妃送去清修,面上只说王妃身体不适,自从世子故去之后一直郁郁寡欢,以至于想要求佛信道,只要处理得当,是不会引起什么风波的。

    眼下来说,这已经是最妥当的法子了。

    卫安沉默了一瞬才道:“送去清修,也就是等同于被圈禁,以后王妃行动受了限制,自然就不容易做错事。虽然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可是说句实在话,这对于王府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现在京城彭德妃和林淑妃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随时都可能出大事。

    而一旦事情真的往他们设计的那个方向发展,太子跟六皇子哪个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以现在隆庆帝的身体,他是支撑不住多久的。

    总不可能真的让一个才几岁的太子担当国君的大任------要知道,虽然倭患已经解除,可是鞑靼那边却还是虎视眈眈呢,没有大臣会愿意捧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坐上那个位子的。

    而这个时候,作为最有希望的藩王,临江王的内宅必须一点差错都不能出。

    临江王妃再这么不知死活,只会坏了大事。

    因此沈琛只是稍稍一提,临江王就懂这里头的深意了。

    卫安握住沈琛的手,看着他,缓缓的道:“我知道你担心景吾的心情,可是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诚如你所说,做人总不能一直不开心。如果王妃一直想不通,我们就要一直做过街老鼠吗?这未免太不公平了。该退让的都已经退让过了,既然无法再退,那就只好继续先前,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沈琛当然知道。

    他自己还尚且没什么所谓,从前不过是光棍一个,加上性命都是舅舅舅母给的,再多委屈也能忍受。

    可是他现在有了想保护的人了,就不能一直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掣肘。

    他总得站出来保护他心爱的人不受伤害。

    这段仇是越结越深了,也只好委屈临江王妃。

    他握住卫安的手晃了晃,带着点笑意又带着点叹息似地点头:“我都知道,你放心。过段日子就要回京城了,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至于王妃的事情,事已至此,没有回头的道理,她不慈,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我不会后悔。”